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71章 托付

第71章 托付

“陈总的机会?”江川挑了挑眉,笑道“陈总的意思是,我与沈毕阳有了冲突,可以让你藉此从毕阳集团脱身?”

陈长流知道昨天晚上在码头上所发生的事情,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他显然也就知道了沈毕阳栽了一个大跟头。

或许也正因如此,陈长流似乎看到了可以制衡沈毕阳的希望?

然而,陈长流的回答,却是有些出乎江川的预料。

“并非如此!”

陈长流摇头,说道“说句自夸的话,虽然我陈长流没有什么大本事,但如果想要从毕阳集团脱身,这对我来说,也并非什么难事。”

江川笑了笑“那我就有些不明白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刚才陈总还说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无法从容脱身?”

“我这不是自相矛盾,我所说的,也都是肺腑之言。”

陈长流说道“我说沈副总盯上了我,让我无法脱身,那是因为我心中还有贪念,不想一手放弃我多年的心血。

另外……”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轻叹了一声,“不管怎么说,我与董事长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多少回鬼门关都是联手闯过来的,说一句过命的交情,应该不为过。

只可惜,那个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时移事易,人心也变了。

但反过来说,人老了,反而就更是念及旧情。我是不想伤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更不想对自己的过命兄弟拔刀!

况且,现在也不是当初那个了无牵挂的时候了。”

陈长流说的很坦然,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

因为他很清楚,在江川面前撒谎,那今天也就没有必要请江川来了。

江川看着他,没有说话。

但是从陈长流的话语中,他却能听出一丝悲凉。

陈泓宇在旁边抿着嘴,一语不发,只是眼中却有着一抹悲愤。

江川问道“那陈总的意思是……?”

陈长流说道“我说你是我的机会,那是因为,你可能是整个云江唯一能够让我托付的人。”

饶是江川想过无数的可能,也没有想到陈长流竟然会是这种说法。

他皱眉道“陈总,我没有听明白。”

陈长流说道“董事长的两个儿子,几乎可以说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尤其是沈副总,我对他的性格太了解了。

所以我很清楚,他要的,绝对不仅仅只是我的那些股份,还有我的人头!

我陈长流,将会是他立威的绝佳对象!

我虽然惜命,但也是在生死边缘走过几趟的人,真到了份上,死也就死了。

但是,我的家人不该死!”

陈长流的声音不高,更没有任何的慷慨激昂,但是,他那话语中的郑重与决心,却是谁都能听的出来。

“陈总的意思是,如果你死了,沈毕阳父子还会对你的家人下手?”江川问道,“但是我听说,你们江湖上有祸不及家人的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就有人去破坏它。比起这个规矩,斩草除根这四个字,或许更深入人心?”

陈长流笑笑,“更何况,我了解的可不仅仅只是董事长和沈副总,我更了解我的儿子。”

他看了一眼在旁边坐着的陈泓宇,“如果我死了,泓宇一定会去跟他们拼命,那结果只能是去送死!”

“爸!”

陈泓宇喊了一声。

陈长流摆摆手,微笑道“没什么好忌讳的,从踏入这个江湖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有这个心理准备!”

江川摇头失笑“陈总,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你就要把家人托付给我?况且,即便是我答应了,你觉得我能对抗的了沈毕阳这位云江地下世界的大佬?

或者,你就不怕我为了自己的小命,直接把你的家人给卖了?”

“江先生,或许在你看来,你跟我们董事长之间只是有过结,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他绝对不是这样想的!

揣蓉被你生生逼的断了腿,这对他来说,就是生死大仇!

如果说,整个云江,乃至于整个江北,谁最不可能跟他和解,一定是你。

而谁有那个能力,值得我以家人相托付,也唯有你!

所以我才说,江先生,你,是我的机会!”

陈长流说话的时候也是带着笑,“至于说你有没有能力对抗我们董事长,这个问题江先生不应该问我,只要我相信你能,就足够了!”

江川摇了摇头,“陈总,至于吗?”

他问的没头没尾,陈长流却明白他的意思。

“我在这个江湖里扑腾了这些年,风光过,狂傲过,也遭受过很多的屈辱。”

陈长流笑呵呵的说道“但是如今老了老了,我的身子骨反而变得僵硬了,跪不下去了!”

闻听此言,江川就明白了。

如果陈长流现在净身离开毕阳集团,未必没有机会。

毕竟以他的描述来看,他与沈毕阳之间还没有到立刻要分出生死的地步,如果这个时候他主动低头,或许能够全身而退。

他应该也可以带着家人远走他乡,去过一过普通人的日子。

但是,陈长流却不愿意再低头,更不愿意跪着生!

这其中或许有他心中的不甘和愤懑的因素,亦或者是有他被那个结拜兄弟的儿子一步步逼迫的憋屈,也有可能是陈长流心中有着自己的坚持和骄傲。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陈长流显然都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不再打算退让!

“爸?!”

陈泓宇却是惊愕无比的看着父亲,他虽然也知道父亲跟沈毕阳父子之间的关系有些僵,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开始对立了,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在这之前,父亲可从来都没有在他面前表露过半点!

陈长流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江先生,我的这个请求,你能答应吗?”

江川没有点头,但也没有立刻否定,而是又问道;“陈总,你刚才说,你这次让我过来,有利用我的想法?”

“没错!”

陈长流坦然的点头。

江川问道“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打算怎么利用我?”

陈长流说道“如果江先生没有答应我的托付家人的请求,那我就只能以股份相托付了。”

他刚一说到这里,江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由笑道“陈总,你是要把你在毕阳集团的股份转给我?”

此话一出,陈泓宇和钟贝三人都惊愕不已。

“对!”

陈长流点头,说道“如果你接受了我的那些股份,我虽说同样不能全身而退,但风险却是小了很多。”

江川接过了话“只是这么一来,风险就全部转嫁到我的身上了,沈毕阳父子也会直接把矛头指向我,对吧?”

陈长流点头说道“没错!”

江川笑问道“那陈总打算转给我多少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