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72章 沈毕阳打算怎么对付我?

第72章 沈毕阳打算怎么对付我?

江川问道“什么事?”

陈长流说道“江先生之所以能够让我们董事长认栽,是因为你的强悍身手,那么,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大敌,你会怎么做?”

江川摇头笑笑“我没有遇到过,想象不出来。”

到目前为止,他遇到的敌人的确也有身手强悍的,但是,这个强悍却也是有限度的,最终也只能带着不甘和屈辱的倒在他的脚下!

“那可能是因为你的战力太强吧!”

陈长流摇头笑笑,说道“但如果换做是我遇到先生这种大敌,如果我决定要报复,那我会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我会进行相对周密一些的计划,寻找合适的机会,对敌人一击必杀!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比先生更强大的高手,从正面击败你!”

闻听此言,江川不由挑了挑眉头,问道“陈总的意思是说,沈毕阳有可能会对我进行偷袭?”

陈长流摇头,说道“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至于说我们董事长会怎么做,就不是我能把握的了。”

江川笑问道“只有这两种选择吗?”

陈长流笑道“先生的意思是……?”

“陈总刚才的话倒是给了我一些启发,我觉得,想要对付一个人,倒是不必这么麻烦,甚至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江川说道“比如说,如果能够设一个局,引对付入瓮,到时候只要找一个热心群众去打一个报警电话,那一切问题也就都解决了。”

陈长流怔了怔,“做局?报警?”

他讶然的看着江川,实在是因为江川的这个答案太过出乎他的预料。

江川点头,说道“做一个真实的犯罪现场,比如说凶杀案,然后留下足够多的证据,再把人引过去,即便是不能一举坐实对方的罪名,也可以让对方麻烦缠身,分散对方的精力。

甚至,如果再心狠手辣一些,就直接派人去跟他拼命,到时候不管是把他杀了,还是派去的人被杀了,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陈长流怔住了。

他这才意识到,江川竟然会是这种思维!

看着江川那带着微笑的脸,陈长流心中不禁凛然。

不是因为江川说的太过狠辣,这些年刀口舔血的生涯,比这残酷的多的事情他都见过不少。然而,这话是从江川的嘴里说出来的,那就很可怕了。

实在是因为,江川真正强大的,是他的身手,或者说,是他那强悍的战力,这也是沈毕阳认栽的主要原因。

但现在江川所展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种缜密的思维,这就很可怕了。

如果一个人只有某一个特点极为突出,并且十分的仰仗这种优势,认为一招鲜可以吃遍天下,那这种人或许可以横行一时,但有朝一日绝对会栽跟头。

善用刀剑者,必死于刀剑!

然而,如果这个人以他最强悍的优势做后盾,但却不是完全依仗着这种优势,反而是借用其他的力量,那无疑就十分的棘手了。

就比如江川所举的例子,如果他真的按照这种方法去对付一个人,绝对会给对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会让对方陷入泥沼中无法自拔!

这恐怕比直接杀了对方更狠!

由此,也让陈长流明白了一件事,江川不是江湖人,他这也不是江湖人的思维!

一个不在江湖的高手,却又有着这么强悍的战力,江川究竟是什么来历?

陈长流心中突然一动,他隐约想到了一种可能,看向江川的眼神都有了一些变化。

“当然,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毕竟陈总更了解沈毕阳。”

江川笑笑,说道“如果按照陈总的思路,你觉得沈毕阳接下来会怎么做?”

“以我的思路……”

陈长流回过神来,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也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两种方法。”

江川问道“那陈总觉得,沈毕阳采取哪种手段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陈长流沉吟道“以我对我们董事长的了解,他恐怕会请其他高手。”

“其他高手?”

“没错!”

陈长流点了点头。

江川问道“这个高手是谁?”

陈长流摇头,说道“这也都只是我的猜测,可具体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江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虽然陈长流说的很不明确,甚至完全只是猜测,但江川却知道,陈长流说的这种可能性很大。

虽然江川不知道陈长流这么说的依据是什么,但他却信了七八分。

因为,陈长流对沈毕阳的了解,远远超过其他人,如果就连他都判断沈毕阳很可能会请其他的高手来对付自己,那应该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江川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感谢江先生听我啰嗦了这么多,希望下一次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喝茶。”

陈长流笑道“请。”

江川说道“一定有机会。”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谈论跟毕阳集团有关的事情,只是闲聊了几句,但实际上两人却都是收获不小。

至少,通过这初步的接触,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立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江川明白了陈长流的立场。

没有待太长的时间,江川就提出了告辞。

陈长流一直把他送到楼下,在临分别之前,他说道“江先生,保重。”

江川笑笑“你也一样。”

随后,他便启动了车子,缓缓离去。

“爸,你今天怎么突然跟江川说这些?”看着江川三人开车离去,陈泓宇不禁问道。

“你觉得太冒昧了?”陈长流问道。

陈泓宇点头,说道“毕竟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陈长流问道“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托付江川?”

陈泓宇沉吟着,没有回答。

实际上,他现在也有些不解,他们听说江川这个人,也还不到两天的时间,今天更是父亲第一次和江川见面。

可父亲却直接以身家性命相托付,虽然陈泓宇隐约能够明白一些,但心里的疑惑同样也是不少。

“爸,你是想通过这个举动,向江川表明你的态度?”陈泓宇猜测道。

“继续说。”

“还有就是……让江川去跟沈总斗?”陈泓宇问道。

陈长流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你觉得,就算没有今天的这次见面,江川会不会跟董事长斗起来?”

陈泓宇脱口而出“肯定会!”

虽然陈泓宇对沈毕阳的了解不如父亲深刻,但他却也明白,沈毕阳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一定会报复江川。

所以,不管今天江川有没有来,他与沈毕阳之间一定都是解不开的死仇,比如会分出一个你死我活!

想到这里,陈泓宇反而更不解了,既然如此,那父亲的那一番话又是什么用意呢?

“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