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147章 水深,且脏!

第147章 水深,且脏!

茹升直直的看着江川,他完全明白了江川的意思。

可也正因为他明白,才会有些吃惊。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微微平静了片刻,茹升才问道。

“不是你说的么!”

江川看着他,说道“既然江阁老那么疼爱自己的小儿子,恐怕不会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袭击,差点全家被灭,而无动于衷吧?”

就连他们两个坐在这里聊上几句,就能够分析出这么多的可能性,或者换句话说,有这么多的可以追查的方向。

那么,江阁老难道想不到这些吗?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什么都不做?

这其中或许牵扯到某些人物,江阁老或许是出于某种顾虑,或者是因为其他某种原因,没有出手,亦或者是这其中还有江川所不了解的情况发生,这些,都可以暂且不管。

但是,直接操刀负责行动的人,或者是跟这件事情有牵扯的人,江阁老难道真的就可以任由对方逍遥快活二十多年?

至少,换做是江川遇到这种情况,不要说让那些人逍遥二十多年,他甚至不会让那些人活过二十四小时!

现在江川想知道的,就是在这二十多年里,江家,以及跟江家有关的那些人,有没有谁家里发生了变故!

如果有,只要不是真正的意外或者自然死亡,那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就一目了然了!

对方,很有可能就跟当年的那起袭击事件,有牵扯!

“这个问题……”

茹升皱眉,仔细的回忆了片刻,摇头说道“我一时间没办法回答你。”

江川问道“为什么?你们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包括舅舅,他也一直在调查,对吧?

难道在调查的过程中,你们都没有搜集这方面的资料?”

他知道,茹升很关注这起袭击事件,不仅仅是茹升,包括茹升的父母,同样也在关注。

他可以笃定。

因为,仅仅只是从茹升的只言片语中,就能看的出来。

在这之前,茹升可是亲口说过,他见过父亲江元廷很多次,而且还聊过很多次,只是父亲的话不多,大多时候都是他在说,父亲在听。

这意味着什么?

在父亲住进了疗养院之后,母亲娘家那边,跟父亲一直都还保持着十分密切的联系。

甚至,可能那个时候父亲就已经对江家的某些人有了戒备之心。

那他唯一还能够信任的,也就是茹升一家人了!

更何况,今天来的是茹升,而不是其他什么人,也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而从茹升说出这么多消息就能看的出来,他们家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暗中暗中的调查,那他应该掌握了很多情况才对。

甚至,如果说茹升是父亲与舅舅之间的联络员,应该也不为过。

“不是没有调查,而是……怎么说呢……”

茹升斟酌了一下,才说道“其实,这种暗中调查的事情,我参与的并不算太多,主要还是我父亲在做。

因为我之前还太小,根本接触不到这些事情,我只是知道还有一个小姑不在了,可具体了解,还是在大学毕业之后。

以前我即便是去看望姑父,也只是陪着姑父聊聊天,推着他晒晒太阳,不管是他,还是我的家里,都没有跟我说起过太多。

严格的来说,我开始了解,并且暗中调查这件事情,也就是这几年的时间。”

“随着我了解的更多,再开始自己分析调查的时候,当初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太长时间,很多事情都已经似是而非。

除非大张旗鼓的深入追查,要不然的话,很难说究竟谁家的变故跟这件事情有关系,所以这个问题我一时间真的没办法回答你。

况且……”

说到这里,他轻叹一声,有些惭愧的说道,“坦白说,因为个人的一些杂事缠身,我虽然暗中调查了,可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尽全力。”

江川微微点了点头,“理解。”

“你这么说,我反而更惭愧了。”

茹升苦笑道“兄弟,对不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川打断了,“升哥,我是真的理解,不是在跟你客套,也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

他是真的理解茹升。

这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茹升也才二十多岁,他真正懂得这些事情的时候,恐怕袭击事件都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很多事情都可能都已经湮灭在了这漫长的时间中。

更何况,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杂事纷乱,茹升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江川心中已经是很是感激,也十分的理解。

就凭茹升此前告诉他的这么多消息,就已经说明茹升是真的用心在暗中调查了,虽然还没有碰触到问题的核心,可也算是有不小的收获。

更重要的是,茹升还经常去看望父亲,陪着他聊聊天。

江川甚至都能够想象到,父亲虽然不喜欢说话,经常沉默不语,可当他看着茹升的时候,或许,脑海中会想到他自己的孩子。

可能茹升的探望,会让父亲心中对孩子的思念,得到一些慰藉。

仅于此,江川就已经对茹升感激不尽了!

他又怎么会责怪茹升,没有全心全意的把精力放在调查那起袭击事件上?

感受到江川话语里的真诚,茹升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要说变故,倒还真有一些。”

茹升忽然说道“只不过,具体哪些是属于意外,哪些是人为的,很有些似是而非。要想弄清楚这件事,就必须要师出有名,深入的调查。”

江川点了点头,说道“升哥,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茹升说道“你说。”

江川说道“后天,我要启程北上。但是,我要麻烦你找人在上京给我准备一下东西。”

“什么东西,一定要在上京买?”茹升皱眉问道,他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

江川说道“有些东西不能带上飞机,只能在上京当地准备。”

茹升登时心中一凛,“你要准备什么东西?你打算做什么?”

“只是准备一些防身的东西罢了。”

江川笑笑,“放心吧,我只是去见我父亲,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的。”

茹升却不敢完全相信,江川虽然在笑,可那眼中如霜一般的寒意,他却是看的无比真切。

他心中不禁苦笑一声,姑父交给他的任务,他一样都没有完成。

江川这一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小川,我不是想劝阻你。”

茹升沉吟着,说道“但是,有几句话,我还是想跟你说一说,如果你不喜欢听,就当没听到。”

江川点头笑笑,说道“升哥,你说,我听着。”

茹升说道“你的心情,我不说感同身受,但至少能够理解。所以,你去上京,我不再阻拦你。

但是,你这一去,千万千万不要冲动,更不要轻易的接受别人的邀请,不要一个人去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