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150章 江川的缺陷?

第150章 江川的缺陷?

二人在后山并没有待太长时间,回到前院的时候,正碰到迎面走来的陈长流父子。

“陈总,你没有去准备?”江川问道。

“没有什么好准备的。”

陈长流摇了摇头,微笑道“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总共也就只剩下这么点人手,都已经布置在了阳天会所附近,剩下的,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江川笑笑“你可不是一个认命的人。”

陈长流摇头笑道“没办法,人不能跟命争,最终还是要认命的!”

江川说道“其实,陈总你可以选择离开,这并不丢人。”

陈长流笑道“一步退,步步退,世界虽大,但又能退到哪里去呢?再说了,我这半辈子都在江北,在华国,不习惯去其他地方,也不想走。”

江川点了点头,为茹升做了介绍。

“茹先生。”

陈长流父子点头致意。

茹升温和的笑笑,目光不动声色的从陈长流的身上打量而过。

“陈总,现在还有一些时间。”

江川说道“如果你们想走,现在还来得及。”

陈长流微笑道“见识过你的风采之后,我这把老骨头也有些热血,还想再搏一把,希望还能跟你并肩作战。”

江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头笑笑,“你们先自便。”

他与茹升离开。

陈长流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禁若有所思。

“爸,这个人不一般。”陈泓宇在旁边低声说道。

“何止是不一般,这人一定很有来头。”

陈长流说道。

以他的阅历,一眼就能看出茹升身上的那股独特的气质,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气势,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培养出来的。

陈长流不禁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有想到,江川竟然还有这样的朋友,这与他所了解到的情况有很大的出入。

刚才江川称呼对方为升哥,能让江川叫哥的,必然不一般!

陈泓宇说道“自从他来了之后,江川的态度才会转变这么大。”

陈长流说道“这是江川的私事,我们不要多打听,该说的,他自然会告诉我们。”

“明白。”

陈泓宇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

茹升也在询问陈长流的事情,“小川,刚才那位陈总,不是普通的生意人吧?”

江川点头“他是云江地下世界的一位大佬,是湖了。”

茹升有些诧异,不禁问道“来之前我就听说你跟云江地下世界的人起了冲突,麻烦大吗?”

“没什么麻烦。”

江川说道“今天晚上就可以解决了。”

闻听此言,茹升不由皱眉,问道“小川,究竟是什么麻烦,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江川说道“到前面坐,我跟你详细的说。”

二人来到一片花圃边上,直接席地而坐。

“这事说起来其实有些荒唐,前段时间我从国外回来,发现我的房子被人占了……”

他从回国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中间与那些人所起的冲突,都说了一遍。

包括澹台星和赵经纶师徒二人,以及云江地下世界的形势,同时还有今天晚上即将举行的宴会,都仔细的解释了一遍。

然而,茹升听罢,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你今天晚上要带我去的,就是那场宴会?你要在宴会上跟赵经纶一决高低?”

“不是一决高低,是解决麻烦。”

江川说道“要去上京了,总要先把云江的事情解决掉,不然的话,我走的也不安心。”

茹升问道“那个叫赵经纶的,很厉害?”

江川笑道“应该还算可以吧,没有跟他交过手,暂时不好评价。”

茹升不禁说道“小川,这种事情,你不需要以身犯险,不如交给警方处理,如果你不方便出面的话,我去联系警方……”

“升哥,不用麻烦警方了。”

江川说道“这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解决,不会有危险的。”

茹升还想再劝,却被江川制止了。

“我之所以要带你一起去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就是要让你放心。”江川微笑道“今天晚上过后,你会对我接下来的北上之行,更安心一些。”

茹升不禁眉头紧皱,不太赞同江川的这种做法。

在他看来,解决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动用警方的力量。

即便是这毕阳集团在江北盘踞已久,关系网盘根错节,那大不了异地用警,或者直接动用防爆力量!

到时候不管是什么云江地下世界的大佬也好,什么商会的会长也罢,等待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

认罪伏法!

可是,江川却要去参加宴会,与赵经纶一决高下。

这种带有一些草莽江湖气的做法,茹升实在是不赞同,也完全不符合江川的身份。

堂堂江阁老的孙子,竟然要去跟地下世界的人决斗?

这怎么听起来都不对味!

当然,或许这并不算是决斗,可不管怎么说,这种举动,也实在是有些冒险,同时也太过抬举那个叫赵经纶的人了!

可看到江川那坚决的神色,茹升也不好多劝。

他意识到,这恐怕就是江川与他在思维方式上的不同,通过这一点,他也隐约感觉到江川身上所欠缺的东西了。

要知道,不管是哪位上京的大少,都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去解决对手,运筹帷幄,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然而,江川与那些人不同。

他生于野,成长于草莽之间,平时所接触到的,所看到的,都限制了他的眼界。

原本茹升跟江川长时间的交谈过之后,还震惊于江川那敏锐的反应,以及缜密的思维,同时还有那不一般的眼力。

茹升心中很是惊讶,他不知道江川这究竟是遗传了江阁老和江元廷的智慧,还是因为徐国涛教的好,怎么会如此的不凡!

而现在看来,江川固然是有这些优点,但终究还是被他的出身与成长环境,限制住了他的眼界和思维方式。

然而!

越是如此,茹升反而越不好劝说。

他总不可能居高临下的对江川说,你的这种做事方式不对,你应该如何如何。

那不是在教江川,而是在羞辱江川!

也是在羞辱他自己!

所以,尽管心中再如何的不赞同,茹升也只能任由他去了。

只不过,他同时暗暗决定,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必须要亮出身份了,哪怕这种事情传回去会引起非议,甚至会给人以话柄,却也只能如此了。

打定主意,茹升又问道“陈总他们父子,今天晚上跟你一起行动?”

江川笑了笑,说道“那就要看他们的决心了。”

茹升问道“什么意思?他们有可能会临阵退缩?”

“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知道呢?”江川说道。

茹升听出,他这话似乎意有所指,却想不明白,只能说道“不管如何,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小心。”

江川说道“放心吧,升哥,我不会主动找死的。”

茹升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不禁暗暗摇头,的确没有人会故意找死,可是,一旦争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