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238章 很期待

第238章 很期待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今天如果老……如果我不让你们跪下来磕头赔礼,我他妈跟你们姓!”涂勇华已经打完了电话,他咬着牙开始叫嚣。

江川就那么看着他,冷笑道“涂勇华,包玲玲的丈夫,对吧?”

涂勇华不由一怔,目光审视的盯着江川,随即便冷笑了起来“看来你还有点能量嘛,还真的打听到我的根脚了,怎么,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我告诉你……”

“呵!”

江川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这么跋扈,原来是仗着包家。”

旋即,他脸色陡然一冷,“就算是包玲玲在这里,今天我也照打不误!”

涂勇华闻言顿时微微愕然,脸上的冷笑都僵了一下,“你,你是谁?”

江川摇头笑笑,随即他突然双腿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身形暴涨,瞬间到了涂勇华跟前。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涂勇华的脸上。

涂勇华惨叫一声,瞬间被扇在了地上“啊——”

他捂着脸,惊恐的抬头“你……”

“啪!”

又是一记耳光,将涂勇华剩下的话扇了回去,打的他又是忍不住惨叫一声。

“跪下磕头赔礼?”

“啪!”

“老包家的女婿?”

“啪!”

“发展司的官员?”

“啪!”

“江家的旁系?”

“啪!”……

江川每说一句,便是一记耳光抽在涂勇华的脸上,随之而起的是涂勇华一声声的惨叫。

到了后来,涂勇华的惨叫声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恐惧。

哪怕他早已经被扇的晕头转向,可仅存的理智却让他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惹了麻烦。

江川在明知道他是包玲玲的丈夫,是老包家的女婿,而且还是江家的旁系,却依然敢这么一巴掌一巴掌的抽他,这分明就是没有把包家和江家放在眼里!

在整个上京,除了那几个顶尖家族的人,剩下的绝对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对待他!

可是,脸上的剧痛却让他意识到,他所依仗的岳父的家世,根本没有被江川放在眼里!

“啪!”

又是一巴掌抽过去,江川终于停下了手,他看着瘫在地上的涂勇华,目光冰冷,“还要不要磕头赔礼?”

涂勇华整个人几乎都被扇懵了,他的脸早已经高高的肿胀了起来,那原本俊朗的面庞此刻却像是猪头一般,他的嘴角和鼻子都在流血,整个人不仅狼狈到了极点,看起来更是凄惨无比。

“你,你……”

涂勇华的眼睛肿成了一条缝隙,他含糊不清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江川笑了笑,双手抓住涂勇华的两条胳膊,把他扶了起来,“站好!”

随后,江川又为涂勇华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西装,微笑道“我叫江川,我的父亲,名叫江元廷。”

“什么?!”

刚一听到江元廷这个名字,涂勇华那原本只剩下一条缝隙的眼睛猛然睁大了,他惊愕无比的看着江川,“你,你就是江川?”

江川微笑道“看来你也听过我的名字。”

“你,你……”

涂勇华看着江川,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狂扇他耳光的年轻人,竟然会是江川!

涂勇华知道江家还有个老四叫江元廷,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因为他跟包玲玲结婚的时候,江元廷已经残废,住进了疗养院。

涂勇华同样也知道,江元廷有个儿子失踪了,一直到最近他才听人说起,江元廷的儿子找到了。

但是他却没有在意,因为不管是在包家还是在江家,江元廷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甚至就连那些小辈,也都没有人提起过江元廷,就好像这个人早就死了一般。

江家真正能够当家做主的,是江阁老和江元山,至于说江元廷,这就是一个活死人,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偏偏就是这个废人的儿子,今天竟然一耳光又一耳光的扇在了他的脸上,把他打的这么凄惨。

一股怒火从涂勇华的心头升腾而起,他眼中的惊愕渐渐变成了愤怒。

身为包家的女婿,什么时候敢有人这么对他!

更何况,江川还是一个活死人的儿子!

哪怕那是江家的老四,又能怎么样,到底是包家的人份量重,还是他江元廷的份量重,这都还要两说呢!

更不要说江川还没有回江家,即便是江川回到了江家,他也只是一个小辈,他怎么就敢这么打自己?

涂勇华越想越气,浑身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你刚才说,如果不能让我跪下磕头赔礼,你就要跟我姓?”

看着咬牙切齿的涂勇华,江川的笑容变得很是灿烂“我老子给我的姓,你恐怕配不上,倒是你刚才在我面前自称老子,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闻听此言,一股怒火猛然冲向脑门,涂勇华含糊不清的怒道“我要是不给你解释,你能怎么样?”

江川微微一笑,抬起了右手,“就这样!”

啪!

又是一记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涂勇华的脸上,后者惨叫一声,仰面摔在了地上。

江川又把他扶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不变“还是给我一个解释的好。”

涂勇华浑身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疼痛,他只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尤其是江川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更是让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嘀~呜~~嘀~呜~”

就在这时,警笛声传来,一辆警车快速的驶了过来,两个警察从车上下来,立刻把江川两人分开。

看到涂勇华脸上的凄惨模样,两个警察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情况,便直接把江川三人都带到了派出所。

对于警察的询问,江川很是配合,完全不带半点火气,而警察的批评教育,江川更是笑眯眯的虚心接受。

但是,当警察开始调解的时候,涂勇华却是一语不发。

涂勇华一张脸肿成了猪头,但是除此之外,他却没有其他的伤势,只凭着脸上的伤并不能达到轻伤的级别,构不成伤害罪,甚至都不够立案。

更何况,涂勇华先动手打了酒店的司机,严格说起来这算是他先进行挑衅。

所以,警方的做法显然是要各打五十大板,批评教育,调解了事。

然而对于这样的结果,涂勇华显然是极不满意,甚至是难以接受,等到警察说完,他一语不发的转身就走,甚至就连警察让他在调解书上签字都充耳不闻。

“上京来的大领导,官职高,脾气也大。”江川笑眯眯的说道。

“你也少说两句。”

警察瞪了他一眼,“虽然你的行为没有构成伤害罪,但也已经触犯了法律,如果对方坚持追究的话,你是够得上拘留的,知不知道?”

江川点头笑道“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