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339章 笼山船运

第339章 笼山船运

离开咖啡馆,江川没有去工厂,而是转道去了衡锐集团旁边的那家酒店。

郁清唱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是她一直在盯着云江的地下世界,同时也在盯着陈长流,尤其是黑熊,那更是警方盯防的重点。

要不然的话,郁清唱也不会说出黑熊是江川的人,并且对他言听计从这种话。

江川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意外,黑熊就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警方如果什么都不知道那才奇怪了。

更何况,此前段志国之所以会到云江来,为的是什么,江川同样心中有数。

不管警方怎么调查,江川都不会太过担心,他甚至都不会去过问这些。

以陈长流这个老江湖的行事风格,在沈毕阳倒下之后,他恐怕就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摘干净了。

可以说,现在陈长流已经洗白上了岸。

现在警方即便是要查,也是去查黑熊和云江地下世界的其他人,对此,江川甚至还支持云江警方去追查。

地下世界的人,江湖人士这个称呼说起来好听,可实际上其中有不少人都干过那种欺男霸女的恶事,甚至即便是现在,一定也有人在这么干。

让警方打一打这些人,至少能让云江民众的日子过的安稳一些。事实上,江川对于其中很大一部分江湖人士都没有太多的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很厌恶。

但江川同样也很清楚,凡事都有两面,在这个世界上有光明就有黑暗,地下世界是打不绝的,他所能做的,就是自己不去做那些恶事,同时尽量约束黑熊等人。

当然,江川也并不认为江湖人就是这个社会最大的毒瘤,实际上他很清楚,真正的毒瘤,往往是掌握着巨大能量但是又心术不正的人。

只不过,郁清唱所流露出的态度,却是让江川不得不重视。

既然郁清唱认为黑熊是他的人,那外界肯定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如此一来,黑熊的人打算插手河运,如果他们与笼山岛起了冲突,那无疑会让笼山岛认为这可能是受到他的指使。

江川并不惧怕笼山岛,但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暂时还不想跟其他的玄门势力对上。

太一门是如此,笼山岛也是如此。

所以,江川要去找黑熊问问情况,同时也是为了跟陈长流通个气。

因为保密卫星电话还没有到,所以这些事情江川没有在电话里说,而是决定直接面谈。

江川到达酒店的时候,陈长流和黑熊已经在酒店等着了。

“江爷。”

看到江川,黑熊急忙站了起来。

江川摆了摆手,让他坐下,开门见山的问道“黑熊,你最近准备插手河运?”

黑熊闻言不由一愣“江爷,您怎么知道?”

在他的印象里,江川可是从来都没有过问过江湖上的事情,只是告诫他不要做天怒人怨的事情,可今天怎么突然问起具体的事务了?

江川问道“这么说,这个消息是真的了?”

“是有这个准备。”

黑熊点头说道“江爷,您之前跟我说,一些祸害民众的事情不要做,从我接手那些生意以来,我也一直都在整顿,很多业务都逐渐的放弃了。

江爷您也知道,下面的兄弟之所以混江湖,其实也就是为了能够赚点钱,能养家糊口,出人头地。

但是那些放弃了那么多的业务,很多兄弟几乎没有了多少进项,所以我就寻思着,是不是能够找点其他的事情做。”

“所以,你就打算靠水吃水?”江川笑问道。

“是这个意思。”

黑熊说道“其实这还是陈爷给我指了一条路,我跟陈爷请教,陈爷说,现在建筑行业的材料价格不断的上涨,而且运输也永远不会过时,这个行业能安置不少人,所以我就想着,是不是能够也插一脚。”

“这的确是我给他的建议。”

旁边的陈长流点头说道“因为环保等政策的原因,现在黄沙石子是一天一个价,看起来这些东西不值钱,可实际上在建筑中因为用量太大,折算下来就是很大一笔成本。

以前我就有想过要进入这个行业,这样至少在原材料上就能节省不少成本,黑熊找到我,我就给了他这个建议。”

江川对于现在建筑行业的情况并不了解,但是在老爹徐国柱还健在的时候,江川却是清楚那些建筑材料的行情。

像老爹包下一个小工程,辛辛苦苦干个大半年,可能都还不如别人运输几船黄沙石子赚的多。

既然现在的原材料价格飞涨,那毫无疑问,这其中的利润自然就更大。

“江爷,我已经仔细的研究过了,以现在的行情,即便我们不直接采砂开山,只是跑河运,都会有相当大的利润。”

黑熊说道“这不但能给下面的兄弟们找口饭吃,而且也能消化一部分人,保证他们不会去惹是生非,更不会去祸害人。”

江川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相信,老陈是内行,他的建议肯定不会错。”

“江爷,是不是有其他什么问题?”黑熊有些忐忑的问道。

“问题倒是不大。”

江川摆了摆手,“你的想法并没有什么错,我只是有些好奇,云江就这么宽,现在河运这个行当应该已经饱和了吧?

如果你们现在进入这个行业,是不是要跟其他人起冲突?”

黑熊立刻苦笑道“江爷,现在除了高科技行业之外,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饱和了,没有好做的生意。

而且话又说回来,江爷,不怕您笑话,下面那些兄弟的文化程度都不高,我也没有念过多少书,那些有科技含量的行业我们做不来,也只能出把子力气。

现在河运虽然饱和了,但我们只要价格低一些,还是有生意可做的,无非就是少赚一些罢了。”

江川点了点头,其实问到这里他就已经清楚了,郁清唱的提醒并不是无的放矢,黑熊的人的确是在尝试着插手河运。

但是,黑熊的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些地下世界的江湖人之所以要过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无非就是想要多赚点钱。

既然黑熊逐渐把一些见不得光的产业都抛起了,必然就要从其他方面想办法弥补,要不然的话,黑熊也无法给下面的人交代。

“江川,河面上有麻烦?”

陈长流忽然问道。江川特意问起河运的事情,肯定不会是临时起意。

江川略微沉吟了片刻,问道“老陈,河运方面的事情,你了解吗?给黑熊这个建议,你是怎么打算的?”

陈长流在建筑行当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应该对于方方面面都很了解,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建议黑熊去做河运呢?

“云江上跑货轮,绝大部分都是以公司的形式存在,当然,其中有很多是私人的船只,但也要挂靠在其他公司名下。”

陈长流说道“在江北境内的几家跑河运的公司,跟衡锐集团都有业务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