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383章 犯病

第383章 犯病

“卫戍军的总长?”

苏缪瞪大了眸子,她知道江川是江阁老的孙子,也知道江元廷是军人,可却没有听说江元廷竟然会是卫戍军的总长!

“对,江元廷此人,是一员虎将,军方的事情,我了解的也不多。”

佟允哲知道女儿平时对于这些并不太关心,关于军方的事情,他也不便多说,就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就冲他的面子,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也不能教训他的儿子。”

苏缪怔了怔,不由问道“那,那你如果不帮江川呢?”

“我逼我选择,但实际上,即便我不做选择,他也不会伤筋动骨。”

佟允哲摇头笑了笑,“他……咳咳咳……”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原本有些蜡黄的脸也随之涨红。

苏缪面色一变,急忙上前帮着他轻拍后背,关切的问道“爸,你怎么样,你的药呢?”

佟允哲指了指自己的胸膛,猛然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苏缪大急,赶紧拉开佟允哲穿着的夹克拉链,从他衣服里面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打开盖子倒出了一粒黑色的丸剂,急忙放到了佟允哲的口中。

佟允哲仰头吞下药,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粗重的喘息,喉咙里发出如同拉风箱一般的干涩呼噜声。

苏缪急的脸都红了,关切无比的看着佟允哲。

“佟……”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只见鲁哥快步走了进来,看到佟允哲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巡抚吃过药了?”

苏缪点了点头,说道“鲁哥,这里有我照顾,你不用担心。”

鲁哥轻叹了一声“巡抚的身体……那行,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及时的叫我。”

等到鲁哥把房门从外面带上,苏缪脸上的镇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焦急,不时地抬手看看手腕上精致的女士腕表,随着时间的流失,她脸上的焦急之色越来越浓郁。

终于,足足七八分钟之后,佟允哲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缪缪,别担心,我好多了。”

佟允哲看到女儿脸上的焦急之色,似乎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由轻声的安慰。

苏缪急道“你别说话了,休息一会!”

“我已经好多了,韩真人炼制的丹药效果很不错,你看我只服用了一颗,现在立刻就好多了。”

佟允哲轻声安慰女儿。

可苏缪却没有半点轻松,反而带着哭腔说道“你还骗我,韩真人炼制的丹药是好,可是对于你的病情能起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弱了,上一次你发病,吃了丹药之后用了四分多钟恢复,可这一出错,你用了将近十分钟,如果下一次……”

“人呐,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谁都逃不掉,也躲不过。”

佟允哲却是异常的平静和淡然,“就连那些玄门中人,修炼延寿,可穷极一生,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够长生不死?”

他看着女儿,说道“缪缪,能争取来这段时间,其实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多了,不过遗憾的是,很多事情我还没有做完,这个国家,还不够强大,但我已经尽力了,不会带着遗憾离开……”

“爸!你别说了!”

苏缪红了眼眸,“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治好你的办法。”

佟允哲摇了摇头,说道“韩真人也只是说,那种叫赤炎草的植物或许能治疗我的病,但他也只是听说,并不敢肯定。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希望越大,最后的失望反而就越大。”

苏缪急道“那不是虚无缥缈,顾建勇就听说过!”

“傻丫头,你是真的相信,还是在骗自己?”

佟允哲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且不说顾建勇是不是真的知道赤炎草的下落,他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立刻拿出来,要不然的话,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什么一直没有进展?”

苏缪当即说道“那是因为,他不知道生病的是你……”

话未说完,她的声音便弱了下去。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佟允哲摇头,说道“你呀,还是太单纯。”

苏缪不由回想起了今日在度假山庄,顾建勇说的那番话,她忽然有些迟疑了。

“虽然你母亲装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总有人能猜到。”

佟允哲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江川连我的面都没有见过,他都能猜到,更何况是那些老狐狸?缪缪,没有必要再去在意这些。”

“江川他……”

苏缪刚要说什么,忽然眼眸一亮“对,江川!爸,江川也是修炼者,他说想取代顾建勇,或许他有办法,爸,你要写个条子,我要去警局见江川!”

佟允哲摆了摆手,说道“你现在不用去找他,等他出来之后再去见他也不迟。”

苏缪立刻问道“爸,你决定帮他?”

“不是帮他,而是必须要做出选择。”

佟允哲说道“这不是为了我的病情,是大势所趋。这个大势,还是江川推动的,所以我才说,江家多了一头幼虎。

江川敢效仿班超斩匈奴使者,就是因为他精准的把握住了局势的变化,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一手把局势推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哪怕是从未见过江川,可以佟允哲的眼光,仅仅只是看江川所做的这些事情,他对江川就越发的欣赏。

这个年轻人,当真了不得。

苏缪不由问道“可,可如果江川他也没办法……”

“韩真人都束手无策,江川又能有多好的办法?因为你是女孩子,所以从小我就在教你一个道理。

一个人,如果只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反而是最没有希望的。

爸爸真的希望你能切身的感受,并且记住这个道理。”

佟允哲看着苏缪,目光中充满了慈爱“在这一点上,江川做的就相当不错,尽管他是在学班超,逼我做选择,但是,他却没有把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因为他不了解我。

既然是做选择,那必然就有是和否两个选项,他不敢肯定我会选择哪一个!

所以,才有了昨天他与顾顺昌,以及笼山岛那些修炼者的约斗,也才有了今天暗中拍摄的视频。

你仔细想一想,即便是没有你的参与,甚至我也出手对付他,你觉得他被定罪的可能性有多大?”

说到这里,佟允哲不禁笑了“这些才是江川的底气,而不是因为他把我逼到迫不得已的境地,这其中的主次关系,要理清楚。

所以丫头啊,你一向冰雪聪明,那你就仔细想一想,他利用的究竟是你,还是我,亦或者是那边两父子?”

苏缪抿了抿嘴,父亲的分析,让她立刻就明白了江川的做法和用意,但现在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我不管他想做什么,我现在只关心,他说想取代顾建勇,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苏缪说道,“他坏了大事,如果他不能帮忙找到赤炎草,我肯定不会饶了他!”

“哈哈哈……”

佟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