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454章 同意!

第454章 同意!

“江川,你想动张金辉?”

酒店房间里,苏缪的眸子盯着江川,问道。

在与吴恩华分别之后,江川没有立刻去徐家,而是带着苏缪来到酒店,分别给两人各自开了一个房间。

此刻就是在苏缪的房间里,在没有吴恩华在场的情况下,她很是慎重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江川在车上跟吴恩华说的那些话,简直可以说是直白到不能再直白了,苏缪立刻就意识到,江川不仅仅是要动马保路,他同时也要动张金辉。

“难道你不觉得,张金辉这个一方诸侯做的很不称职吗?”

江川没有否认自己的打算,而是问道“马保路身为安城市局的局长,只是看他的做事风格,就知道此人绝对不干净,可他依然还能坐稳这个局长的位子,难道张金辉没有责任?”

以马保路此人的行事风格,就连最为基本的原则都不讲,哪怕是对徐国朝这个供电系统的领导,马保路依然是说上手段就上手段,可见此人是何等的霸道,简直把自己当做了土皇帝。

江川可以肯定,如果今天张金辉和吴恩华不出现,徐国朝只要敢不服软,那徐庆虎必然要背上一个伤人的罪名,到时候,判他几个月甚至一两年都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今天马保路固然是没有把事情做周密,但那也是因为他没有想多这么一件小事会引出张金辉和吴恩华。

更为重要的是,也正是因为马保路做事不够周密,才更能看出此人的张狂与肆无忌惮,对徐国朝这么一个供电局的副局长上手段,马保路竟然还敢如此的随意,这不但是没有把徐国朝放在眼中,更是对他自己的权势的无比自信。

马保路自信可以掌控局势,在他眼里,收拾徐国朝应该跟收拾一个普通的刁民没有多大的区别,所以他才敢如此随意的就决定派人抓了徐庆虎。

仅从这一点上就能看的出来,马保路这个人平日里在安城即便不是一手遮天,也相距不远了。

至少在对待职位比他低,权势比他小的人,马保路根本没有半点忌惮。

而且,只看马保路的手段是如此的熟练,就说明他绝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如果换个角度想一想,在其他事情上,马保路会不会也是如此?

答案几乎是显而易见的!

就连在管教儿子上都是如此的没有原则,更何况是在他的本职工作上?

马保路要是干净的,那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么,安城有这么一个局长,身为一方诸侯的张金辉难道就一点都不知道?亦或者,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要知道,张金辉可不是刚空降过来的书记,根据江川的了解,此人也算是半个安城土生土长的干部,如果说他不了解这些情况,不知道马保路是个什么货色,就算是傻子都不会相信!

反倒是安城市府的那位,是最近两年才从省里下来的,据说此人的背后是前江北布政使顾顺昌。

且不说顾顺昌现在已经倒台了,哪怕顾顺昌还在布政使的位子上,市府的那位在面对张金辉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因为张金辉的背后,是江北巡抚佟允哲!

即便马保路跟张金辉不合,跟市府那边走的很近,可如果张金辉想要约束他,难道真的办不到?

身为一方诸侯,张金辉想要动马保路,即便有难度,也一定可以办到。

可马保路到现在依然可以肆无忌惮,如果说张金辉没有责任,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江川,我承认你说的这些有道理,可你只要办了马保路也够了。”

苏缪劝说道“官场上的事情很复杂,有些时候,很多事情往往并不是非黑即白,张金辉能成为安城的诸侯,那不仅仅只是我爸一个人说了算的,这事当初肯定是经过了常务会,经过表决之后的结果……”

以前顾顺昌还是江北布政使的时候,虽然他在巡抚面前比较弱势,可也不是一点能量都没有。

哪怕只是为了斑子的团结,甚至是出于原则问题,佟允哲也不可能把顾顺昌压的抬不起头来,必须要给他一定的空间。

甚至,往往有时候佟允哲明知道顾顺昌的一些做法可能有那么一些不合适,他非但不能阻止,反而还要给予一定程度上的支持。

这是属于佟允哲这个巡抚的政治智慧!

要不然的话,一旦佟允哲把顾顺昌压的抬不起头来,堂堂一省布政使说的话甚至都传不出布政使府大院,中枢会怎么看佟允哲?

难道佟允哲这是要在江北搞他的duli王国?

这江北就成了佟允哲的领地了?

仅仅只是出于影响和原则,佟允哲都不可能把顾顺昌压的太狠,要给他一定的空间。

所以,张金辉能够成为安城的一方诸侯,这也是经过了省里的常务会,甚至是经过了一番斗争和妥协的。

现在江川要动张金辉,苏缪觉得父亲恐怕不可能会同意。

她不想看到因为一个张金辉,而使得江川和父亲之间闹的不愉快,甚至产生巨大的裂痕。

更何况,现在顾顺昌才刚一倒下,江川就开始收拾马保路,这多少会给人一种赶尽杀绝的印象。

而现在江川不仅仅要收拾马保路,甚至还要动张金辉,恐怕整个江北省里都会对他有很不好的看法。

江川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你笑什么?”

苏缪瞪了他一眼,“我跟你说认真的呢!”

江川摆了摆手,说道“我觉得,不如你先跟你父亲打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详细的说一下,或许他就同意了呢?”

苏缪狐疑的看着他,问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吗?”

虽然江川说的并不是太过肯定,可是他那口吻却显得信心十足,似乎老佟一定会同意他的建议,这让苏缪一时间有些摸不透江川的用意。

她快速的把整件事情思索了一遍,却发现并没有忽略的地方,同时更没有找到江川信心的来源。

如果说江川是因为救了老佟,就可以拿这件事情来作为条件,以苏缪对自家老爹的了解,那个老头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含糊,更不会轻易的那这种事情来做交易。

哪怕面对的是江川,老佟也肯定不会不讲原则。

“所有的事情你不是都看到了么,我也只不过比你早来半天罢了。”

江川说道“你还是先给佟巡抚打个电话,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苏缪斟酌了片刻,点了点头,“好,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不过,如果你们有什么分歧的话,我希望你不要介意。”

江川笑道“我又不是体制内的人,这江北的巡抚是你父亲,他做什么决定,这可不是我能左右的,我们能有什么分歧!”

“你能这样想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