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462章 别有用心!

第462章 别有用心!

笼山岛提出的条件,已经足以表明他们的态度。

哪怕是早就亲自领教过笼山宗的傲慢,在听到这些条件的时候江文星依然是忍不住的怒火升腾。

然而,在愤怒之余,江文星却意识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如此苛刻到毫无诚意,甚至已经可以说是近乎屈辱的条件,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答应,更何况是堂堂的江家长孙?

尤其是,这其中还有涉及到江川的条件!

不要说江翰翔,哪怕是大伯江元山,也不可能轻易的替江川做主,更无法轻易的逼江川做什么。

想到了这一点,江文星心中立刻就意识到,江翰翔必然是别有用心,他的目的应该不在于笼山宗,而是有着其他的图谋。

以江翰翔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出笼山宗的条件是何等的缺乏诚意,可即便如此,江翰翔依然答应了下来,这是为什么?

江文星猜测,如果说江翰翔在确定笼山宗是不可能被收服的情况下,他依然坚持答应这些条件,那么,他真正的目的,就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笼山宗所提出的条件里,所涉及到的具体的人……江川!

在笼山宗提出的那三个条件里,其中有两个条件是直接谈及到笼山宗的利益,并且没有针对江家的任何人,而是针对整个江家而言。

可唯独剩下的一个条件,却是要让江川登岛,亲自去给笼山宗做一个保证。

很显然,笼山宗所要的可不是江川的什么保证,而是江川登岛这个动作本身所代表的含义。

要知道,江川和笼山宗之间可是有着很深的过结,这种过结即便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可却也已经相差无几。

且不说笼山宗有弟子被江川打伤,这的确是打了笼山宗的脸,也是两方敌对的开始。

然而,真正让双方势同水火的,是江川一手打掉了笼山宗的靠山!

笼山宗的靠山是顾顺昌,然而,顾顺昌却栽在了江川的手中,这对于笼山宗来说必然是极大的打击!

原本笼山宗之所以能够垄断云江的河运业务,笼山宗能够在江北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并且可以安稳的发展,最重要的就是有顾顺昌在背后支持。

可是,江川打掉了顾顺昌,这不仅仅使得笼山宗一下失去了一个强大的靠山,甚至还让笼山宗都被牵扯到了这个案子里,使得笼山宗麻烦缠身,在一段时间内都会相当的头疼。

更为重要的是,在失去了顾顺昌这个靠山之后,笼山宗这个在玄门中不算太过强大的宗门,立刻就会成为很多势力眼中的一块肥肉,笼山宗随时都会有被人吞掉的风险。

江文星相信,这一次笼山宗之所以会这么快就倒向某一方势力,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笼山宗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如果他们不答应投靠,那未来等待他们的,很可能就将会是宗门被灭。

再不济,他们至少也无法继续在笼山岛待下去。

当然,这其中肯定还有江川的因素。

因为笼山宗知道他们与江川之间已经没有了和解的可能,如果他们不投靠一方势力,那接下来江川必然会对他们进行报复。

如果江川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修炼者,笼山宗或许还不会太过惧怕,可江川的身后是江家,笼山宗就算是再如何的狂妄,他们也绝对不敢以一个宗门的力量去对抗堂堂的上京豪门大族。

不然的话,那就是找死!

也正因如此,笼山宗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选择,如此一来,他们与江川之间的仇怨,就再难以化解,双方已经是水火不容。

而在这种情况下,笼山宗却提出了让江川登岛去向他们做出保证的条件,这哪里是要保证,分明就是要逼江川低头。

或者说的更为严重一些,他们这就是在故意的用这个条件来羞辱江川,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不可能答应,就更不用说江川了!

那么,在明知道江川不可能答应的情况下,为什么江翰翔偏偏答应了下来?

这其中的味道,就值得玩味了。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江文星才果断的拒绝了江翰翔的要求,他不可能前往五方村去命令柳晚珺给江川打电话。

不要说柳晚珺和江川还没有结婚,江文星没有这个立场和身份去命令柳晚珺,即便是他们已经结婚了,他江文星也绝对不会做这个恶人,更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情!

所以,在听到江翰翔的这个要求之后,江文星尽管心中已经不怎么愤怒,可却充满了悲哀。

这就是他们江家年轻一代的掌舵人?

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达到他自己的目的,竟然非要压江川一头?

这哪里还是一个领军人物该有的气度和手段?

如果在十几二十年之后,江翰翔真的成了江家的掌舵人,那等待江家的,绝对不会是什么辉煌的前途,即便江家没有迎来灭顶之灾,也注定了会没落。

这一刻,江文星甚至忽然有些羡慕江川,因为江川从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依靠过家族,他甚至就待在江北,都没有去过几次上京。

并且,江川更没有依靠过江元山和江翰翔,甚至就连老爷子的身体,都是江川治好的,如果从整个家族的角度出发,江川非但不欠家族的,反而是整个江家都欠江川的!

也正因如此,江川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可以挺直腰板,不需要跟任何人低头,不需要顾忌任何人或事!

这是江文星向往而又无法做到的。

因为,从出生开始一直到出国留学,江文星享受了家族所的资源,那么,他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你不愿意去五方村,我能理解。”

江翰翔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你直接联系柳晚珺,让她到这里来,我有事情交代她。”

闻听此言,江文星忍不住的皱眉,“柳总她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何必要去折腾她?”

“折腾?”

江翰翔脸色一沉,“文星,你这是说我乱折腾?”

江文星没有跟他争论,只是轻叹一声,说道“江川的性格我多少也能看出一些,他跟柳总的感情相当好,说句不好听的,在江川的心里,我们的份量加在一起恐怕都抵不过柳晚珺一星半点!

所以我的想法是,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江川沟通,他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至于说柳晚珺那里,还是不要让她卷入这件事情里……”

“既然是我江家的子弟,当然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想要收获,就必须要有付出,这方在任何地方都是真理!”

不等江文星说完,江翰翔就直接打断了他,“顾顺昌这堂堂一省布政使,如果没有家里的推动和出力,就凭江川能动的了顾顺昌?

不止如此,还有四叔,如果不是老爷子跟武相以及大长老多年的交情,他又怎么可能复起?”

听到这些话,江文星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对江翰翔呵斥一句,你放屁!

江川的确是江家子弟,可他却没有拿过家族的半点资源,何来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