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妖孽高手江川 > 第488章 大阵仗

第488章 大阵仗

许老爷子的二儿子,笼山船运的总经理许保坤被警方带走了。

海事部门、工商以及纪检部门的人员,在同一天进驻笼山船运、笼山文旅等笼山控股旗下的子公司,开始对笼山控股进行全面的审查。

更为重要的是,笼山船运旗下的所有船只,不管是停靠在码头的还是正在江面上跑的,都已经被海事部门查扣。

这个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笼山一系的公司,以及跟笼山岛有关的人耳中。

在整个云江的船运行业,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侧面,听到这个消息,绝大部分船主都不由得大喜过望,甚至有人长出了一口气。

不仅仅是因为笼山船运霸占了云江上的绝大部分业务,其他船主也只能跟着喝口汤,而且有时候连热汤都未必能喝的上,一些人甚至只能跟着吃几口残羹剩饭。

更为重要的是,笼山船运平日里实在是太过霸道,所有在云江上跑的船只,都要遵从笼山船运的规矩,笼山岛的人说的话,在云江上就是王法,就是规矩。

谁敢违反,就要等着船只被查扣,甚至可能就连船工乃至于船主都要被狠狠的教训一顿,说一句笼山船运是云江上的霸王,绝对不为过!

可现在,官方终于开始对笼山船运进行整治了,而且传闻是因为笼山船运的大靠山倒了,而那位大人物就是前江北布政使顾顺昌,笼山船运跟他关系密切,中间肯定少不了利益牵扯。

当顾顺昌倒下之后,笼山船运明显就没有以前那么霸道了,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察觉到了危机,但不管他们再怎么低调,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终于,官方出手了,霸王必将变成王八。

不管是那些曾经被笼山船运狠狠教训过的船工或者船主,还是那些一直被笼山船运乃至于笼山岛欺压的人,心中都感到无比的畅快,有些船上甚至在开怀大笑,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如果说云江上的那些船主和其他船运公司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在放声大笑,那么笼山船运被审查的消息传到另外一些人的耳朵里,就别有味道了。

因为,不管是海事部门也好,亦或者是警方等其他部门也罢,他们在同一天行动,却又没有进行联合办案,并没有因此而成立专案组,这无疑就说明,对笼山船运的审查背后一定是有强有力的人物在进行推动。

但是,笼山船运的案子还够不上成立专案组的资格,所以才会多部门同时行动,但是却没有联合办案。

可即便如此,这阵势也足够惊人了。

那么,既有足够的理由去推动这么多部门对笼山船运下手,又具有这么大的能量的人物,放眼整个江北恐怕都不会有多少。

而一些了解笼山船运和顾顺昌一案内情的人,更是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了老城区的一处位置,那里,是江北布政使府所在地,而在那布政使府的大院里,新入主了一位大佬。

江北布政使,茹传碌!

茹传碌来自上京,说是从上京空降而来的或许有可能不太合适,但至少他的到来显得有些意外,因为此前这个人物的名声并没有太过凸显,虽然级别上没有任何的问题,登上布政使的宝座也只是向上垮了一大步。

然而实际上,整个华国每一个巡抚,每一个布政使的职位,都会被内部和外界的很多人放在聚光灯下仔细地研究,甚至是包括有可能登上布政使位置的人,都会成为外界的重点观察对象。

甚至更有传言,国外,尤其是以米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华国的情报机构,都会专门搜集这方面的情报,仔细研究每一个有可能登上,或者说在未来有大几率登上巡抚、布政使宝座的人的具体情况,性格喜好,行为习惯乃至于成长经历和环境等等等等……

因为,华国未来的中枢和内阁的大佬,几乎百分之一百的可能会从这些人之中脱颖而出,组成华国的权力中枢!

提前研究清楚他们的情况,几乎就等于是提前掌握了华国未来中枢权力人物的特点,以后再与华国打交道的时候,就可以有针对性的布置,就会越发的从容,也就更加容易拿捏华国。

不只是巡抚和布政使,甚至就连一些表现出色的诸侯,刺史,都会进入国外情报机构的视线。

由此可想而知,堂堂一个布政使的位置,究竟有多么的扎眼,又有多少人在关注。

当然,相比起国外情报机构,华国内部的人,包括江北的人所关注的侧重点自然完全不同,他们更关注的是谁有可能登上江北布政使的位置,又是什么执政风格。

可不管如何,茹传碌的突然冒起,依然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料。因为在此之前外界预测过很多人选,比如几大家族的人,或者是其他省份干的比较出色的干将,甚至就连江北的两位左右布政使都在预测之列。

唯独茹传碌,此前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预料到他会成为新一任的江北布政使。

但是,当一些人得知了茹传碌的身份之后,惊讶也就渐渐变成了释然。

茹传碌,跟江家有关联。

尤其是跟江家的那位曾经声名战功都相当不一般的老四江元廷,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而顾顺昌的倒台是因为什么,在一定范围内并不是什么秘密。

那么,茹传碌的上位看似出乎意料,但仔细想想多少也有些顺理成章的味道。

只不过,正是因为茹传碌跟江家之间的关系,现在多部门忽然发起对笼山控股的调查,就不免让人把这两件事情往一块想了。

而如果这件事情是新任布政使茹传碌亲自推动的,会有这么大的力度,以及多部门同时行动,也就不难解释了。

至于说这背后的原因,一些人不免就想到了笼山岛与顾顺昌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想到了江川。

笼山岛与顾顺昌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在云隐山的度假山庄里,江川又与笼山岛的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甚至因此还引发了顾顺昌的儿子顾建勇动了枪,当时有大批的云江名流在场,这场冲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江川跟笼山岛的人动了手,他以一己之力击败了五六个对手,那种场景,即便是一直到现在很多人依然记忆犹新。

这种种交集,实在是让人很难不想到其中的关系。

哪怕现在还没有得到任何准确的消息,可一些人也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次的行动,应该就是新任布政使茹传碌推动的,并且很可能跟江川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许保坤被警方带走,背后还是布政使茹传碌在推动,这意味着什么已经是不言而喻。

作为笼山岛上的核心人物之一,同时也是笼山岛对外的脸面,许保坤被带走,这已经足以说明官方真正要对笼山岛下手了。

不管是作为云江乃至于江北的一大势力,还是笼山船运作为云江航运上的一个霸主,显然都挡不住布政使茹传碌的强力手腕,更挡不住执法部门的强力执法。

笼山岛能发展到今天,能在江北的上层名流之中有着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虽然与他们自身的神奇手段有关,但同样也是顾顺昌的支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可是现在,当新任布政使决定要动笼山岛的时候,尽管私下里消息满天飞,可整个江北真正能够抵挡住茹传碌的,怕是还没有几个。

现在被带走的是许保坤,那接下来恐怕但凡是在笼山一系的公司里有股份的,或者说参与过笼山船运经营的人,都要被波及到。

或许下一个被调查的,就是其他的许家子弟,甚至是许保水也有可能。

笼山岛,恐怕要大难临头了!

然而,还没有等众人消化完这个消息,紧接着,又有一个消息传来。

国土和城建等几个部门,正在对笼山岛的土地使用情况进行审查,为此,足足二十几人的执法队伍,乘坐快艇登上了笼山岛。

这个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岛屿,早已经被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视为了许家的独立王国,这似乎已经形成了惯例。

然而今天,这个惯例被打破了。

一些人听到这个消息,更是下意识的变了脸色,甚至有人惊的直接失态。

笼山岛,那上面住的可是许肆德大师!

不要说那些普通人,哪怕是江北的名流,富豪老总乃至于一些级别不低的官员,想要去拜见许大师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就连登上笼山岛,都要寻找合适的机会,而且还是放低姿态,客客气气的。

如果官员的级别低一些,或者是资产不够,地位不算太高的人,就连登岛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说去拜见许大师了。

整个云江,甚至是大半个江北的富豪名流,都渴望能够跟许大师搭上关系,就算不是为了许大师的人脉,仅仅只是能够在自己和家人生病的时候,能求的动许大师出手,那可就等于是多了一份保障!

就更不用说,在很多人的心目中,许肆德已经是世外高人的代名词,说活神仙可能夸张一些,但要说他跺跺脚,整个云江绝对要震三震!

然而现在,多部门的执法人员竟然直接登岛了,这哪里是要打击笼山船运,分明就是要动许大师啊!

整个云江,但凡是消息灵通一些的人,无不惊愕。

布政使茹传碌真的太狠了,顾顺昌已经倒台,可茹传碌竟然还要穷追不舍,要直接动许大师,这种狠辣,让人心惊,也让很多人对于这位并不了解的新任布政使有了一个直观的初步印象。

手腕强硬,背景深厚。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既然那些执法人员已经登岛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茹传碌这是要把整个笼山岛一系的人连根拔起?

若是如此,那牵扯的范围可就真的太大了。

要知道,许肆德不单单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世外高人,同时他还是许家的掌舵人,就连顾顺昌都不止一次的登门拜访过许肆德。

可想而知,许肆德在江北有着怎样的影响力。

所以这些年来为了能够跟许肆德攀上关系,亦或者是能够跟以许肆德为首的许家的关系网搭上边,不知道有多少人跟许家有来往。

这些人之中,不但包括了江北的老总,富豪,甚至还包括了江北下面地级市的很多官员。

可以说,以许家和笼山岛为中心,几乎构成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江北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牵涉其中,甚至有些人还陷的很深。

现在茹传碌竟然要动笼山岛,要动许肆德,这怎能不让他们心惊肉跳?

许肆德那高人的身份他们可以不管,因为在江北还有比许肆德的医术更为高明的人,芒石的尹家就是在医道上有着极为高深的造诣,同时还有各大医院的那么多的专家。

但是,笼山岛在这张关系网上所处的位置实在是太过要命了,笼山岛一旦被连根拔起,到时候一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不知道多少人会受到牵连。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关注,更有人四处打探消息,左右布政使,长使等人的府邸开始频繁的有人来拜访,所为的目的只有一个……想要弄清楚布政使茹传碌的真正底线。

换句话说,外界想要弄清楚的是,布政使茹传碌究竟是想一查到底,真的把整个江北翻一遍,还是只针对笼山岛。

亦或者,茹传碌针对笼山岛的举动,是有其他什么用意。

比如说,是要藉此向巡抚传达什么信息?

一时间纷纷扰扰,无数人位置侧目。

但实际上,关注此次事件的可不止江北的一些人,远在上京,同样也有人在密切的关注着茹传碌的举动。

其实自从茹传碌确定要接任江北布政使以来,关于他的一切信息,就成了很多人关注的焦点。

而当他正式上任之后,无数双目光就已经紧紧地盯在了他的身上。

上京的人密切关注茹传碌,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就任江北布政使,更为重要的是,茹传碌跟江元廷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茹传碌在江北的执政,在很大程度上能够看出江元廷的一些想法,甚至于江家未来的一些动向和战略。

现在茹传碌才刚到江北,竟然就如此迫不及待的对笼山岛下手,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值得深思。

然而,外界侧目也好,有人议论纷纷,甚至是暗中猜测茹传碌的心思也罢,这些都是外人站在他们的角度的看法。

而身处暴风眼的笼山岛,此刻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自许肆德以下,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愤怒!

尤其是以许保水为首的笼山岛众人,包括年轻一代的子弟,对于那些执法人员的登岛,无不是脸色难看,双眼冒火,如果不是许保水没有下命令,他们早就想冲上去把这些没规没矩的东西给扔到云江里去。

在许保水等人的视线中,城建执法部门的人正在对笼山岛上的建筑进行核查,在核查的同时,他们还不时地对岛上的那些建筑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甚至信口评价某一房屋是违章建筑,某一条路的修建与国家的政策以及申报项目不符,又有哪几栋建筑是属于破坏岛上的自然环境……

而国土部门的人,则是带着各种仪器,有人负责测量,有人负责拍照,并且还动用了不止一架的无人机,此刻就盘旋在笼山岛的上空,却是不知道究竟要做什么。

而在笼山岛的外围码头上,还停放着几艘快艇,那并不是属于笼山岛的,而是属于海事部门的快艇。

这些快艇上还有留守人员,其中还有几个身穿警服的人,他们看向岛上的目光,让附近的一些笼山岛子弟心中很是有些不太舒服。

但是,比起岛内的那些许家子弟来说,他们的感受反而会好一些。

此刻在岛内的一个小广场上,那些执法人员正在忙碌,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周围那些笼山岛子弟的愤怒目光。

而最让笼山岛众人双眼冒火的,是其中两个执法人员的对话。

“这里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