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神话之我是传奇 >第539章 队友的背叛,女娲的绝境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539章 队友的背叛,女娲的绝境

大殿内。
十数尊生灵大多来自不同种族,除了女娲一个人族外,其他基本连个人样都没有。
而除了女娲之外,这里还有李昊的半个熟人,那就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小鹏王。
只是小鹏王相比女娲,还要更加凄惨。
他腹部有着一道尺许长的伤口,身上金光璀璨的羽毛更是掉了不少,显然受伤不轻。
其他人的情况,各不相同。
但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全都比较狼狈。
女娲轻呼了口气,两道浊气宛若白龙缠绕。
她环顾四视,黛眉紧蹙,面容上写满了担忧。
这是女娲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也是为数不多撑过了三天的人。
至于其他人,活得最久的一个已经活了五天,正是金翅小鹏王。而其他人,来到这里的时间相对较短,大部分实际上只是初入葬天城一天,最多两天罢了。
不过仅仅是一两天的功夫,已经足以让所有能够活下来的生灵认识到这里的危险。
无处不在的危险!
“现在外面全是亡魂,我们短时间内怕是出不去了。”一条赤金色的蛟龙透过神殿的缝隙看向外面,担忧地低声道。
“艹,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还有些那些亡魂是什么鬼东西。”
一条雪白的九尾狐俯卧在地上,腿上流着潺潺的鲜血。
她惊惧地看着神殿的大门处,颤栗道:“这些怪物,根本打不死。”
其他人没有言语,但阴沉的脸色,以及担忧的神情,无不表露了他们不安的心情。
但凡能够活到第二天的人,都已经或多或少的领教了亡灵的厉害之处。他们完全无视任何形式的攻击,最可怕的是他们身上恐怖的时空力量,能够泯灭天地间的一切。
纵然是强大的法宝,在这些亡灵诡异的时空神力下,都无法抵挡片刻的时间。
正是因为明白亡魂的可怕之处,这些人才更加的恐惧不安。
面对完全打不过的存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躲起来。
但,时空亡魂的恐怖,又岂是想躲就能躲开。
经过这些天的摸索,他们发现城中的某些房屋,可以短暂的躲避时空亡魂的追杀。只要躲入其中,时空亡魂就好像瞎了一样,无法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众人才能坚持下来。
只是这些房屋的分布非常散乱,而且能够坚持的时间长短不一。有些房间可以熬到第二天,有些房子可能半夜就失去了防护的作用。
而一旦如此,他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脱离,并且尽可能的寻找新的庇护所。
时间,一点点流逝。
房间中,不知何时响起了奇异的声响。
那声音没有根源,好似来自虚空,又好似穿越了时空,来自亘古的过去。声音先是低沉,转而多了几分少女的悠扬与婉转,隐隐还带着悲戚与痛苦。
随着声音的响起,众人无不神色大变。
“该死,这间房子坚持不了太久了。”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我们必须换个庇护所,不然就死定了。”赤金色的蛟龙满脸焦急,低声道。
“老规矩,遇上那些恶魔,必须要有人引开他们。”
赤金色的蛟龙紧盯着众人,神色阴冷,无情。
众人闻言,沉默不语,虽然每个人都显得非常害怕,但却没有人开口反驳。因为正是这样,他们才得以活了下来。
这是规矩,没有人可以改变的规矩。
毕竟包团还有希望活下去,孤身一人可就真的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
葬天城,其他区域。
李昊看着空岚,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房屋的庇护有着时间限制?”
空岚道:“所谓的庇护所,只是因为时空节点变化形成的特殊领域,对时空亡魂的感知造成了扭曲与屏蔽。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时空亡魂只是无法感知到躲藏在时空节点内的生灵,并不表示害怕他们,又或者无法伤害他们。
现在我们这里的时空节点即将发生变化,所以最好在时空扭曲结束前找到下一个节点,否则很有可能会被时空亡魂发现。”
李昊闻言,稍微理解了一些。
时空节点,时空亡魂。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时空力量?
李昊心中疑惑,看了看少女的裤脚,道:“你好像受伤了。”
空岚皱眉道:“昨天碰到几个不知死活的混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蠢,还是非常蠢,居然一下子引来五六个时空亡魂。要不是我有着圣物护体,可能就要被那些时空亡魂吞噬了。”
空岚说着,但神色没有丝毫的紧张与气恼,倒是更像在说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
她说着,低声笑道:“我告诉你,城中可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等白天时空亡魂休息,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李昊皱了皱眉。
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玩。
李昊道:“你知道葬天井在哪里吗?”
空岚闻言,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她不满地嗔了李昊一眼,无语道:“喂,你也是天族人,难道连葬天井的事情都忘了。算了,真是服了你了,葬天井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跑为妙。”
空岚说着,小脑袋从门后探了出去,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
深夜的葬天城死寂,而又凄凉。
远方有萤火闪烁,宛若彩霞悬挂,在深夜分外的吸引注目。
“找到了,那边就是下一个时空节点。不过有点麻烦,最近的时空节点距离我们也有不短的距离。”
空岚皱了皱眉,有些担忧。
她现在腿上有伤,眼下距离另一处节点有着足足数里的距离。如果是其他地方也就罢了,但这里可是危险重重的葬天城。
数里的距离,已然是无比危险的路程,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段路上会有多少时空亡魂。
李昊顺着空岚的目光望去,很快找到了所谓的时空节点。
空岚沉吟片刻,道:“你对时间神力掌控的怎么样?”
李昊疑惑地看去,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
“所谓庇护所,就是时空扭曲形成的特殊异域。我们天族生而掌控时空神力,所以只要掌控了方法,可以制造出同样的扭曲领域。
不过这种领域通常只适用于静止状态,运动状态下不仅无法做到屏蔽时空亡魂感知的作用,反而会吸引时空亡魂的注意。
这段距离有点远,路上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时空亡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战斗,我们要尽可能的躲开时空亡魂。”
李昊闻言,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疑惑道:“如果你有这种力量,我们直接在这里再造一个庇护所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冒险前往另一处庇护所避难。”
空岚翻了白眼,没好气地哼道:“喂,人家还是个小孩子耶,小孩子懂不懂。”
李昊好笑不已。
这小东西不仅自来熟,而且还颇为傲娇啊。
他故作恍然:“懂了,你还是个小孩子,所以你做不到。”
空岚闻言,神色微僵。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总感觉有些不对味。
什么叫是个小孩子,所以做不到。
虽然我确实是个小孩子不假,但,好吧,我确是做不到。
空岚不爽地扁着小嘴,如果不是看李昊是最后第二位天族人,已经忍不住送他一JIO了。
这混蛋,肯定是故意的。
空岚不爽地暗自嘀咕,哼道:“别废话了,现在跟我学。我先教你怎么制造庇护所,然后教你怎么短暂控制时空亡魂。
时空亡魂因为特殊性,普通的攻击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唯有我们的时空神力才能对他们造成一定的伤害。
不过想要消灭他们近乎不可能,这些东西属于残留在时空长河上的魔物。
除非我们能从根本上抹除他们的存在,否则就算是杀了他们,第二天他们又会重生。
所以你一定要记住,如果碰上时空亡魂绝对不要恋战,只要暂时控制住对方,然后尽快逃离就行了。否则要是被三五个时空亡魂缠住,你就算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还有,我才不是关心你,只是无聊而已,哼。”
空岚说到后面,傲娇地昂起了小脑袋。
李昊好笑,并未继续挑逗对方。
同时他将空岚的话完全记在心里,毕竟这可是关乎性命的大事情。
空岚简单的阐述了事情的重要性后,也没有继续为难李昊。她先是为李昊讲解了时空神力的源泉,又解释了时间与空间不可分割的特性,随后才解释道庇护所的成因。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倒也颇为顺利。
尤其是李昊对时空大道的掌控,更是让空岚都颇为惊讶。
因为她发现,李昊在时空大道的领悟上,竟然还要超过了自己!
短短时间,李昊就已经领悟了庇护所的构造。
简单来说,庇护所就是扭曲时空对时空亡魂造成干扰,并不算什么特别困难的技巧。
相对来说,想要控制时空亡魂,则是比较麻烦的事情。
因为时空亡魂属于超脱了时间线的诡异,所以想要对他们造成有效的伤害,必须同样对时间线造成影响。这也就意味着,除了能够御使时间神力的强者,普通生灵遇到时空亡魂就是送菜。
而即便是有着时间神力在身,想要对时空亡魂造成伤害,依旧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需要在短时间内扭曲时间线,如此才能将时空亡魂限制。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时间神力,将时空亡魂短暂的放逐到其他时间点。如此,方可摆脱时空亡魂的纠缠。
在了解了其中的操作缘由后,李昊已经大致放下了心。
他可是已经能够做到短暂超脱维度的人物,这些小技巧在他看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如果可以,他甚至可以做到更好。
当然,在李昊看到小萝莉羡慕嫉妒的眼神后,决定还是不要刺激已经眼红的空岚。
李昊:“我准备好了。”
空岚撇着嘴:“空壳子,一定是空壳子,等遇到时空亡魂,你可不要向我求救。哼,就算你求救,人家也不会救你,除非你诚恳的进行求救,并高喊空岚好厉害,这样.....”
李昊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空岚的小脑袋,无语道:“别这么多废话了,快走吧。”
“喂,你太过分了,居然嫌弃人家烦。还有,不要摸我头,我不是小孩子。”空岚打掉李昊的手,有些气恼地哼哼道。
李昊笑而不语。
刚刚好像是谁在说自己是小孩子来着?
空岚似是想到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脸色微红地昂首轻哼一声,仿若在说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也什么都没说。
葬天城,幽寂,孤寒。
这里的时光,仿佛被冰封一样,这里的氛围,犹如永恒的梦魇。
死寂的街道上,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
女娲满脸疲惫,神智已经有些模糊。
她艰难的在城中复杂的小巷中步履蹒跚的前行着,右臂上被撕裂的巨大伤口不断倾洒着鲜血。
跑!
必须跑!
虽然神智已经变得模糊,但女娲还是本能的跑着。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一旦停下就是死!
危险,有时候不仅来自于外界,更来自于所谓的队友与朋友。
“贱种,去死吧。”
就此此时,九尾妖狐突然出现在女娲身侧不远处的地方。她脸上满是阴狠之色,双爪宛若寒光闪烁的神兵,向着女娲袭去。
锋锐的利爪尚未来到面前,带起的劲风已经切断了女娲的一缕青丝。
女娲看着转瞬即至的利爪,清秀的面容上露出一缕苦涩。
终于,还是要死了吗?
因为团队的特殊性,女娲与九尾狐成了这次引开时空亡魂的诱饵。只是面对根本不可能战胜的时空亡魂,九尾狐显然没有与之对抗的打算,不,是根本没有与之对抗的信心。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要,重要的是九尾狐想要活下去。
而在无法战胜敌人的情况下,九尾狐只能想办法战胜队友。她需要一个诱饵,一个能够替自己吸引时空亡魂注意的诱饵。
如此,同样被派遣出来吸引时空亡魂的女娲,自然就成了最佳的牺牲品。
九尾狐狰狞地看向女娲,瞳孔中满是凶残与兴奋。
重伤她,只要重伤她,我就能逃过那个怪物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