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第483章 决定,真的爱了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483章 决定,真的爱了

第483章决定,真的爱了
烤串店里,根本没有客人,中年女老板在吧台上打瞌睡。当听见挂在门上的门铃响了,老板眼皮也不抬,懒洋洋地说了一句,“本店包场了,不接外客。”
顾若熙转身就要走,陆羿辰却依旧抓着她的手臂往里走,最后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上。
老板抬头,一见落座的客人,即刻满脸堆笑地迎上来,还让服务员将店门锁上,落下防盗门,将店里的一切全部遮盖在铁皮卷帘门之后。
顾若熙诧异万分,夜风黑高进入一家封闭的店面……最主要,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十分烫手,份量十足十的超级大金元宝,不安油然而生,怵然抬眸望向对面的陆羿辰。
陆羿辰看到她那双泉水般透彻的眸子中浮现的不安,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带着两分求救地望着他。
这一刻,陆羿辰终于找到了被她依赖的成就感,心中欢喜满溢,唇角绷不住,兀地绽出一抹笑意。
“我包了场,安心吃饭。”
他的暖暖的掌心,轻轻罩在顾若熙微凉的手上,声音轻缓低柔,就像安慰不安小孩子的大人。
顾若熙心头一颤,似有源源不断的暖意,沿着他们相互碰触的手指流入心坎,驱散她心中所有忐忑。
但只一瞬,她就将她的手,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回来。
陆羿辰唇角的笑意,反而更深一分,只当她羞涩不好意思。见她怀里还抱着那个正方形箱子,一副怕被人抢劫的小心样子,就更觉得她这样子可爱的想要搂在怀里亲一口。
他从她怀里将箱子接过来,随手丢在桌上。
顾若熙微微一愕。他居然当那东西只是一件毫不值钱的小物件,有钱人的气场就是强大。转念想想,也是哦,越是紧张兮兮,越让人觉得可疑。在说了,反正那是陆羿辰的东西,就是真的遇见打劫,也跟她没什么关系。
“大半夜的,你忽然送我这么个东西,不会是故意的吧。”顾若熙狐疑地盯着陆羿辰,他依旧一副笑得清风朗月的样子。
他不否认,也不承认。
他若在白天将那个大元宝送给顾若熙,很容易走漏风声,让顾若熙成为被瞩目的焦点。她现在因为祁少瑾的千万礼金,已成为焦点,但只要不是跟他扯上关系,她都会安全。
他和顾若熙之间的过去,已被他清除干净。他不会再让顾若熙,因为他的关系,暴露人前,推上风尖浪头。尤其在席老,总是派人调查他身边女人的时候,他更要小心翼翼。
“想吃什么?自己点。”陆羿辰将单子直接递给顾若熙。
“我不想吃什么,不饿。”她真心打算减肥的说。再说了,他要她请客,反倒一副他请客的样子。他陆大boss气场强大惯了,吃个饭还包场……
包场?
等等!
“你喊我请你吃饭,你却包场,我可没有那么多钱。”在医院,她苦逼地给叶薇薇垫付了住院费,钱包里现在也就剩下一两张百元大钞,根本付不起包场费。
陆羿辰抬手笃了笃桌子上的金元宝箱子,“这个东西还换不来你请吃一顿饭?”
“我又没打算要!”顾若熙白他一眼,他依旧面带笑容,不愠不恼,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这个元宝,大有来头,特意找风水大师设计,五行搭配,招财之物,正适合作为镇店之宝。”
顾若熙差点“噗”的一声笑出来,“陆先生居然还信这个!”
“经商之人,都讲究个好彩头,不能说信,也不能说不信。”陆羿辰顿了顿,又道,“你不点东西,我就让店家每样来一点。”
“不要那么浪费!”顾若熙见自己的声音不够冷,不够刻薄,不够表现对陆羿辰发自内心地嫌恶,就凉凉再补上一句,“陆大boss,平平常常吃个饭都包场,怎么就那么虚荣!”
“想保存点私人空间,与虚荣无关。”
“你不是说你从不否认你自己虚弱?怎么现在就急着撇清关系了。”顾若熙靠在座位上,目光凉凉地盯着陆羿辰那张美得连烤串店老板都要多看几眼,还要暗暗地和服务员夸赞一句。
“长得真标准,好像画出来的。”
顾若熙听了那中年女老板的赞美,脸色就更冷了一分。怎么到哪里,他都要吸引不管多大岁数女人的目光?
“吃醋了?”陆羿辰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暖热的气息忽然拂面而来,顾若熙赶紧向后远离他隔着桌子贴近的脸。
“我这些年,什么都吃,就是从不吃醋。”
陆羿辰目光灿亮犹如缀满星辉,她气鼓鼓小嘴微嘟的样子,几乎和小王子如出一辙。虽然小王子长得没有像顾若熙的地方,一些神情举动完全就是顾若熙的翻版。
他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类似自豪的滋味。就像得到了至宝,而那至宝正是面前这个小女人所馈赠,他只能用余下的一生相还。
陆羿辰见顾若熙进店里半天也不点单子,就只好随便画了几样递给服务员。
“我不想吃,不健康。”顾若熙真心不想和陆羿辰同桌吃饭,心里乱糟糟的只想跑。
“我记得某人曾经说,晚上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去小店吃点烧烤,喝一杯啤酒,是人生最享受的事。”
顾若熙没想到,陆羿辰居然还记得当年她对他说过的话。但也只是短暂的惊讶,她就已恢复清凉的神色。
“我也记得某人曾经说,烟熏火燎,最不健康。”她道。
“我说过的话,原来你还记得这么清楚。”陆羿辰的俊脸又靠了过来,声音低柔的好像汩汩温泉之水。
顾若熙皱眉,“其实互相记得曾经彼此说过的话,也不能证明什么。”
“可我觉得能证明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陆羿辰端着一副很有理性理智,很有思维逻辑的状态,一眼不眨地望着顾若熙。
顾若熙笑了,“也只能说明我们的记忆力很好,尤其你还没到未老先衰的状态。”
陆羿辰的眼角微微收紧,这个小女人,再一次说他老!
“我有没有衰老,你亲自证实一下,就知道了。”陆羿辰的俊脸忽然再次放大,简直就要贴上顾若熙的脸颊,口中滚热的气息,犹如撩起的火焰。
顾若熙心头一惊,慌忙就要逃避开,却不经意跌入他那双更加漆黑如深渊的眸子,似要将她吸附进去,直接将她套牢在他眸子中泛起的柔情蜜意之中。
顾若熙想逃,却一时间挣脱不开,就像被他下了咒语,明知道他的目光现在有毒,还受到蛊惑,被他深深吸引。
“我……”陆羿辰缓缓开口,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上,烫得她肌肤刺痛。
她猛地一个激灵,瞬间有思绪回归脑海,不待他开口说出更多的字眼,她就已先开口。她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颤抖着。
“我觉得……一个人,说出的话,最好做到……反反复复,前后矛盾,像个病入膏肓的……患者。”
“我现在只想为某人,做尽她想做的事。”他温柔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是发自肺腑的郑重。犹如千金一诺,此生不变。
这也是他送她黄金的真正寓意。
顾若熙浑身一颤,再一次深深的跌入到他深邃黝黑的眸子中,犹如千丝万缕的蚕丝,将她束缚其中,再难脱身。
他口中说的那个某人,就是她吗?
现在这么深情的目光,是对着她吗?
他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的脑子里瞬间乱成一团麻线,怎么理都理不出头绪。
明明对他死心了,为什么听到他这样说的话,看到他那柔情款款的目光,她的心还会为他而悸动,跳个不停。
陆羿辰掰开一次性筷子,相互搓一搓,去掉上面的倒刺,将筷子递给顾若熙,终于拉回顾若熙神游的思绪。
不知何时,餐桌上已经放满了飘香的烤串。
“再不吃,就冷了。”他道。
顾若熙缓缓抬手,接过他递来的筷子,正要动手,最后又放下筷子。她平时挺喜欢吃这种小吃,现在忽然变得毫无胃口。望着面前,被他搓得很干净的筷子,还有他亲自用面巾擦干净的杯子,倒上一杯啤酒。
她的心,又乱了。
像陆羿辰这种人物,定是从不来这种小店吃东西,居然还这么细心……她原先也知道,他很细心,也正因为他的细心细致懂得照顾人,将她迷得神魂颠倒。
而如今,再一次感受到他的贴心,却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满心雀跃,反而鼻头泛酸。
顾若熙平复一下声音,尽量不让陆羿辰听出她的异样,“这些年,我的口味已经变了,这些东西,早就不爱吃了。”
也如同她的心,原来爱着的,现在已经不爱了。
“一个人的改变再多,终究还是那个人。”他明明在她的眼睛中看到了对他还不能彻彻底底的冷漠,但凡有些许动摇,一切就都还有机会。
即便已没有机会,他也会再度创造那个机会,这是他想了几天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