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第628章 628:你在,胡说什么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628章 628:你在,胡说什么

第628章628:你在,胡说什么
顾若熙这才想起来,不知不觉,哥哥竟然已经跪了那么久了。
顾若熙对身侧的保镖,使个眼色,保镖当即会意,就过去搀扶顾若阳起来。
顾若阳却将他们推开,沙哑着嗓音低声说,“让我再陪妈妈一会!”
“若阳哥哥!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样……妈不会高兴的!”田丁丁见劝说不动,也只能陪着在一侧,生闷气不说什么了。
“哥,起来吧。”顾若熙飘忽的声音,幽幽响起。
顾若阳的泪水,有一瞬的凝滞,缓缓回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顾若熙。
“若熙妹妹……我不是个孝子……我连妈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还没有养妈妈老……我还没有……”
“那你就哭吧,哭够了,自己站起来。”
顾若熙转身,沿着台阶,就往下山的路走去……
不少人,赶紧跟上来。
“若熙姐姐,你慢点走。”沈美冰追上来,小手拽住顾若熙的袖子,小心翼翼地摇了摇。
“若熙姐姐,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沈美冰很小声地说。
顾若熙停下脚步,目光看向远方,蓝色的天空,雪白的云朵,苍翠的青山……
远处,一眼望不到边际。
这样风景美好的墓地,是席老花巨资为两位妈妈买下来的。
有些无奈的可笑,活着没享受到的待遇,却在成为一撮黄土的时候,两位妈妈成了最贵墓穴的主人。
顾若熙笑起来,“我为什么要难过。”
“若熙姐姐……”沈美冰抓紧顾若熙的袖子,同情地看着她,眼角也红彤彤的。
“阿姨的事,想开些,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但在医院里,也见多了生离死别,也最受不了这些……若熙姐姐……逝去的人已经安息了……”
沈美冰哽咽地哭了起来,“不要太难过了,若熙姐姐……”
顾若熙的眼角,瞬间就湿了。
但眼泪,她还是忍了回去。
一路走下山,清凉的风,从面颊拂过,扬起她墨黑的发丝,她安静的犹如那一缕清风。
祁少瑾一直深深凝望她的身影,想要安慰她,一样也不知该说什么。
但最后,还是冲上去,一把握住顾若熙的纤细手腕,用力一带,将她的身体转过来,让她看着他。
“够了!不要这个样子!”
祁少瑾过激的举动,就好像一把重锤,将封闭住顾若熙心灵的坚壳给击碎了,隐藏在其中的暗流,一下子涌了出来,彻底失控。
“我要怎样都是我自己的事情!都别管我!”
她大声喊着,一把将祁少瑾祁少瑾的大手甩开。
祁少瑾又抓住她的手,掌心用力,捏得顾若熙手腕生疼,而那种疼,似乎缓解了心口的不适和难受,格外觉得痛快。
是在用自虐的方式,来释放心底的悲痛吗?
“已经死了,难过也无济于事!你还活着,想好你将来的路怎么走!”
祁少瑾大声说,一双阴黑的眸子,晦涩无光。
“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从今以后,谁都别再拦着我!”
顾若熙用力将祁少瑾推开,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完全将祁少瑾当成她可以发泄的出口。
“……”
祁少瑾沉默地看着她,手还是紧紧攥着她,不放手。
转而,他不顾所有人在场,直接拽着顾若熙就要上他的车。
数名黑衣保镖冲上来,将祁少瑾围住,虎视眈眈地盯着祁少瑾。
席初云缓步上前,琥珀色的眸子,无波无澜,寂静无风,但浑身渗透出来的霸气,依旧让人嗅到了危险在靠近。
顾若熙挣脱不开祁少瑾,只好安静地站在一旁。
“都滚开————”
祁少瑾阴黑的脸色,一副铁了心,不管顾若熙愿不愿意,也要将人现在带走的架势。
而前面挡路的人,没有一个会畏惧祁少瑾现在难看的脸色。
外围的人,就好像在看笑话,一场好戏。
“不会吧,这个时候抢人,也要分下场合。”殷凯嗤笑一声,双手环胸。
乔轻雪见殷凯一副看好戏嘴脸,抬脚就踹了殷凯一脚。
殷凯气恼,但也只能躲开,俊脸凝着没有发作的怒火。
顾若熙清楚看到陆羿辰眼角的凉漠,就好像在审视一个女人在两个男人之间左右逢源,还带着点讽刺。
顾若熙冰凉的心口,没有太多的感觉,却更安静地处在那里。
脑子是乱的,心也是乱的。
她不懂得,自己在想些什么,抑或在等什么。
眼角的余光,却一直不着痕迹地注视着陆羿辰,期盼着……他能够有一点点的举动也好。
但他,始终那样安静地,不疾不徐地,没有丝毫反应。
“祁少爷,请放开我未婚妻的手。”席初云平静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浅,没有起伏,没有情绪。
给人的压迫力,却很迫人。
祁少瑾冷笑一声,“这个女人,我早就看上了,云少也要讲求个先来后到。”
“但她现在已经是我席初云的女人!”
席初云迈前一步,暖风拂过他细碎的短发,在他的眼底落下一缕暖暖的阳光,折射出来的光芒却是冷的。
祁少瑾清楚看到席初云眼底的锐色,却毫不在意。
“云少是真的想娶她?还是因为她身上能给你带来的利益?这个女人,你想利用她,帮你彻底夺得席家大权。”
祁少瑾的话,让很多人都震惊了。
顾若熙却表现的很淡定,没有任何反应。
幸好,她还有价值被人利用,一个自己本就不在乎的人,利用了又何妨。
她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杀害妈妈的真凶,谁能帮到她,她就依附谁。
最后,顾若熙还是挣扎开祁少瑾的手。
“少瑾,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顾若熙安静地抬眸看着祁少瑾,她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她不肯跟他走的失落和茫然。
“我根本不是当年救了你的那个顾若熙,我真正的名字叫顾小童。因为我们的妈妈是双胞胎,我和真正的顾若熙,长得很像。”
顾若熙淡淡的声音,无情地给了祁少瑾一记重锤。
“你在胡说什么!”
“你都知道席家娶我是利用我了,怎么会不知道背后的内情。”
顾若熙哂笑一笑,“真正的若熙,已经死了。”
祁少瑾的身体,猛地一晃。
“我觉得,你对我的感觉,不只是爱情,而是一份寄托,还有当年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唯一伸出援手,你感激又愧疚。你本以为,救你的女孩已经死了,当我还活着的时候,你以为我就是那个女孩,你激动得只想守护我,来偿还你这么多年的愧疚。”
顾若熙的话,每一个字,都在扎着祁少瑾的心房。
“你觉得那是感情,或许吧,也都是感情,但都分析开来,其实我只是你孤单生活的唯一寄托。你爱的人,未必是我,只是我能给你一点让你觉得不再孤单的安慰罢了。”
“你在胡说什么!”
祁少瑾完全不敢想象,这些话是从顾若熙的口里说出来的。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是事实。”
顾若熙继续无情地刺激祁少瑾。
“当年的顾若熙,跟你一同坠海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尸骨无存。恰巧那一天,我也坠海,爸爸救我上岸,为了保护我,将我交给姨母抚养,顶了顾若熙的名字,因为我们长得很像,不是亲近的人,根本分不出来。”
“你胡说!”
祁少瑾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已经死了。
那个给他帮助,笑容如阳光灿烂的女孩子,怎么能被他害死了!
“你就是不是她,我爱的人,也是你!”
祁少瑾低吼一声,就要再度抓住顾若熙,但她已退后一步,不着痕迹地躲在席初云的身侧。
祁少瑾被席初云挡住,目光阴狠地对视。
顾若熙漠然转身,向着自己的车走去,却在即将打开车门的时候,回头看向不远处的陆羿辰,还有在陆羿辰身侧的小王子。
她唇瓣嗡动,想要说什么。
最后,她还是走向陆羿辰。
俩人之间,相隔三步的距离,却陌生的好像彼此中间隔着一道天山。
席老站在不远处,被于奉天搀扶着。
自从杨舒容离世,席老的身体大不如前,今日的葬礼几乎起不来。
席老见顾若熙走向陆羿辰,很担心,转而也无奈地叹口气。
顾若熙静静地看着陆羿辰,他也静静地看着她。
许久。
“节哀。”
陆羿辰低沉的声音,很平静,也很疏离。
顾若熙从中没有听到任何熟悉的味道,一下子自己的心,也冷透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哽咽在喉口之中,纵然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来任何一句,最后只能化为一句陌生又客套的……
“谢谢。”
她看向陆羿辰身侧的小王子,很想唤一声儿子,小王子黑曜石的大眼睛,却带着点抗拒地瞪着她。
“哼!”小王子气鼓鼓地嘟着嘴。
顾若熙心口有些难受,也忍不住宠溺的想笑。
她的儿子,生气的时候,真可爱。经历了妈妈的离世,对于亲人,反而更加眷恋。
欢迎加入越越福利群,127757414,为了感激广大读者的支持,明天爆更,送月票,送红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