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第849章 849:没有商量余地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849章 849:没有商量余地

第849章849:没有商量余地
顾若熙站在慕容兰面前,这个女人,要比顾若熙高一些,身形纤细却不娇弱。
一双眼睛很漂亮,里面透着一股从小生长在高贵家族里的清冷傲气,却也因为这些年的磨砺,少了锋锐伤人的菱角。
慕容兰给顾若熙的感觉,就是剃去了利刺的玫瑰。
美丽,却不伤人。
“顾小姐。”慕容兰很感激,顾若熙可以给她这个谈话的机会。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不会同意的。”顾若熙直接掐断了慕容兰的想法。
“你又没听我想说什么,不要这么快拒绝我。”慕容兰还是带着一丝期盼,“我知道,我的要求,对你们来说会很过份,但我弟弟的情况……”
慕容兰的声音哽咽了一下,努力压制了一下,才找到声音,尽量平静地说。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是醒过来,也不知道会丧失什么能力,又能回复到什么程度。可以说,忽然有人告诉我,她怀了我弟弟的孩子,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慕容兰眼圈通红,晶莹的泪水,随时都会掉落下来。
“可当我知道,我哥哥的女人,我和妈妈当成宝贝一样护着的孩子,居然是别的男人的孩子时……犹如晴天霹雳,万念俱灰。”
“我知道,我知道!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慕容兰不住点头,但还是口气央求。
“顾小姐,你要我怎么补偿你们都好,就是不要打掉这个孩子,这是我们慕容家……唯一的希望了。慕容家虽然败落了,可我不能让慕容家断后啊……”
顾若熙安静地看着慕容兰眼角的泪珠掉落下来。
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那份守护的亲情,顾若熙很清楚慕容兰现在的心情。
但这绝不是她能改变主意的借口。
“我也有我要守护的人。”顾若熙目光平静,声音沉冷。
顾若熙转身,慕容兰要追上去,被保镖拦了下来。
“顾小姐!你想保护自己哥哥的心情,和我想要守护我弟弟的心情是一样的!就看在我们都是为了亲人的份上,哪怕就当是可怜怜悯我们,不要打掉这个孩子,让我和田丁丁见上一面。”
顾若熙缓缓停下脚步,没有回头。
“我答应与你谈话,就是为了告诉你,我不会改变主意。”
顿了下,顾若熙继续道。
“慕容小姐,回去吧,就当这件事从来都不知情,不要再来纠缠。”
“顾小姐,我知道你很生气,是我管教弟弟不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也知道,这是让你们蒙羞的丑事,可我真的真的……在我弟弟吉凶未卜的时候,真的不能让他的孩子出任何闪失。”
慕容兰大声喊着,目光紧紧锁着顾若熙纤弱的背影。
顾若熙微微回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举步离去。
有顾若阳守着田丁丁,顾若熙确实狠不下心当着哥哥的面,让医生动手。
本来想哄着顾若阳先回去,可哥哥就是不听话,寸步不离田丁丁。
“若熙妹妹,很疼我的小宝宝,怎么能狠心打掉他!”顾若阳委屈的看着顾若熙,就好像一个即将被抛弃的孩子。
顾若熙心口一酸,“哥哥,谁说要打掉孩子了,不要听他们胡说。”
“我不信!丁丁哭的这么伤心,她很伤心,不要让她伤心好不好?会伤到孩子!”
“哥……”
“妈妈走了,我只有若熙妹妹了,只有若熙妹妹对我好,我没用,不能保护拖洗妹妹,不能保护丁丁和孩子,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再发生争吵,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快快乐乐的好不好?”
顾若阳眼圈一红,悲伤的声音恳切地求着顾若熙,让顾若熙的心里更加难受。
顾若熙尖锐的目光,狠狠盯了一眼在哥哥身边瑟缩躲着的田丁丁,吓得田丁丁更紧地靠在顾若阳的肩膀上,深深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顾若熙转身出门。
乔轻雪站在门外,焦急地迎上来。
“顾顾,你真想要这么做?你真的忍心?”乔轻雪最了解顾若熙,向来心思柔软。
“这个孩子,必须打掉!”顾若熙恼怒地说。
“你别说气话,一时冲动!不管大人做什么,孩子都是无辜的。”
“那也必须打掉!没有商量的余地!”顾若熙愤慨地喝道。
“顾顾……”
“对不起乔乔,我不是冲你。”
“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想提醒你,怕你到时候冷静下来,后悔现在的决定。而且到时候,若阳肯定也会恨你,他心思单纯又善良……就是知道孩子不是他的,若阳也会视如亲生。”
“所以才要打掉!哥哥的情况,已经让人一辈子耻笑,再养个不是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一辈子都活在被人嘲笑之下!哥哥的个性确实乐观,却也自卑,我不要哥哥将来郁郁寡欢,难以面对。”
“我们都知道,你是为了若阳好,可是……我就是担心,这样处理,反而让你们兄妹产生隔阂。”
“当初真的不该纵容田丁丁,明知道她不会真心喜欢哥哥,却怕哥哥受到伤害,一再选择退让!现在看来,长痛不如短痛,田丁丁绝对不能再留在哥哥身边!”
“你也看到了,若阳舍不得田丁丁,怎么分开他们。”
“就是强行,也要分开!”顾若熙无力地靠在走廊里。
陆羿辰心疼地望着顾若熙,一侧的赵默低声问陆羿辰。
“boss,我们需要做什么?”
陆羿辰也有一些为难了,这种事,不管怎么做都不能圆满,进一步也好,退一步也罢,顾若阳都会受到伤害。
……
席初云守在席老的病房里。
“再住两天,我们就回去,在这里什么都不习惯。”席老道。
“医生允许出院的话,我会尽快安排父亲回家。”席初云声线温和,对席老总是那么的谦恭有礼。
但席老的心里,却不太舒服。
一直觉得席初云都是自己可以随便掌控的傀儡,可越来越发现,席初云已在渐渐脱离他的掌控。
这本是他想要的,他终究有老去的一天,不可能永远掌控席家大权。
所有的权利,终究都要交给席初云来掌控。
“小童也务必跟我们一起回去。”席老道。
如果他真的已命不久矣,在临死之前,必须完成自己女儿和席初云的婚事,这样他才能瞑目。
“父亲……”席初云呼唤一声,话没有说下去。
“父亲知道,你不忍心见到小童伤心,舍不得拆散他们。但你说过,小童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现在可以瞒得住所有人,等到时间一长,小童留在陆羿辰身边的事败露出去,席家那些个大家长,会对小童造成很大的伤害。”
“是的,这个我知道。”席初云垂下眼睑,遮住琥珀色的眸子。
“既然知道,还在纵容,你真的是为了小童好?”席老质问道。
“父亲,她不想回来。”那个女人,根本对他没有感情。
“那就抢!她只是叛逆不懂事,等到知道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的时候,就能明白过来了!她现在只是被什么狗屁的爱情,冲昏了头脑!”
席老可笑地笑了一声,“爱情?连亲情都败给了现实,何况是毫无血缘关系的男女之情。”
席初云没有说话。
“等到陆羿辰知道当年的事情后,还能这样对她?那就不是陆羿辰了!”席老恼喝一声,紧接着不住咳嗽起来。
席初云赶紧奔过去,帮席老顺心口。
“父亲,你不要激动。事情还没到不能挽救的局面,不要考虑的那么坏。”
“就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能将危害降低到最小!”
席初云搀扶席老躺下。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手下的保镖打来。
“少爷,宋小姐在即将上飞机的时候,冲出去跑了!”
席初云猛地攥紧手机,手指的骨节根根泛白,眼底也迸射出道道寒光。
“一群办事不力的家伙。”他平静的声音,无风无浪,就是让人感觉到强大的摄人心魂的气场,另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少爷,我们一定尽快将宋小姐给找回来!”
席初云收了电话,看向病床上闭目养神的席老。
席老虽然没听见什么动静,但也猜到了,缓缓开口,“小晴那个丫头,又不安分了?”
“又偷偷放走了珍妮。”
“所以呢?”席老的声音,沉了一分。
“现在珍妮被扣押在警察局,没有放出来。”
席老缓缓睁开眼睛,声音沉闷地浅浅笑着,“小晴从小就想嫁给你,包括慕容家那个丫头,也喜欢你。小童自然成了小晴的最大敌人,但这个危险……”
“父亲,小晴只是太小,还不懂事。”席初云出声道。
席老又缓缓闭上眼睛,若有似无地叹息一声。
“算了,到底从小在身边长大的,不要闹出大的麻烦就好。小打小闹的,随便她去吧。”
“是的,父亲。”
“也不知道老宋那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他没了,宋家的势力,就会落在秉文的手里,到时候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不过初云啊,秉文和你的交情不太好,你自己要想想办法,怎么才能稳得住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