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第1520章 1520:生娃机器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1520章 1520:生娃机器

第1520章1520:生娃机器
于奉天醉倒在赵默怀里。
赵默一脸嫌弃,“这家伙,还挺重!”
就在赵默想将于奉天抛弃在冰冷的地上时,席初云缓步走了过来,赵默赶紧抱紧于奉天,一副生怕于奉天摔在地上的样子。
“云少,他醉了,没想到他这么不能喝。”赵默挤出一脸的灿烂笑容,还换了一个更贴心的姿势,舒服地抱着于奉天。
他总不能当着席初云的面,怠慢了于奉天,让席初云当众没脸。
席初云站定脚步,目光疏淡地扫了一眼醉得双颊通红的于奉天,接着目光落在赵默身上,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却让赵默莫名紧张起来。
“真的,只是喝了两杯,他就醉了。”赵默心底暗暗擦汗。
席初云扫了一眼桌上几个空酒瓶,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脸色更加绷紧。
席初云今天只带了于奉天前来参加宴会,总不能让他纡尊降贵亲自搀扶醉得不能自理的于奉天回去。
赵默赶紧自告奋勇,“云少,我帮您送他回去!”
“你添的麻烦,自行解决。”席初云冷漠转身。
他向来讨厌喝得酩酊大醉的人,而这种人也绝对不能上他的车,污染他呼吸范围的空气。
故而,于奉天现在被他抛弃了。
赵默抱着于奉天,跟着席初云不是,不跟也不是,一阵尴尬。
“还是送你去酒店客房休息一下,等醒酒再说吧。”赵默吃力搀扶于奉天,上了电梯。
席初云正要独自离开宴会,董天磊走过来,答谢席初云百忙之中还来参加婚礼。
今日前来参加婚宴的人,除了亲近的朋友亲人,其余人都没有请帖,都是闻讯自发前来送上贺礼。
所以,米米能被酒店工作人员放入婚宴现场,也不奇怪。
米米今天穿了一条银色的镶钻长裙,高贵典雅又雍容华丽,长发微卷随意搭在肩膀一侧,精致的五官妆容恰到好处,整个人被衬托的妩媚又性感。
米米笑着送上一份贺礼给工作人员,称自己是董佳琪的朋友。
米米一向在名媛圈活动频繁,即便很多人和她并不熟,也都能被她称之为“朋友”。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都自发带了帽子,米米却没有戴。
工作人员给了米米一顶帽子,米米心下嫌弃丑陋,最后还是笑着戴上了。
米米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席初云,而前来参加婚礼也做好了会撞见席初云的心里准备。
米米握紧双拳,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在这么多权贵在场的宴会上,席初云定然不会将她怎么样。
席初云纵然再厉害,总要给董市长面子。
席初云也看到了米米,淡淡瞥来的一记目光,就已吓得米米汗透衣襟,不禁双腿发软。
席初云琥珀色的眸子收紧,迸射出一抹幽寒。
这个女人,总算现身了。
米米察觉到席初云眼底的危险,赶紧走向人群之中,远远躲开席初云……
今天,是她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绝对不能被席初云破坏。
米米开始在人群中,寻找祁少瑾的身影……
董佳琪和顾宇轩坐在舞台上的钢琴后,俩人一起演奏了一曲“爱上你”。
这是董佳琪曾经想要向顾宇轩表达爱意,却不敢,只能用歌曲传达心中情愫的一首曲子,算是他们的定情曲。
“我们今天,要将这首歌,送给在场的各位,希望大家也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曲调优美的钢琴曲,在他们的指尖下缓缓流淌。
董佳琪望着身边的顾宇轩,双眸中噙满甜蜜的爱意,“甜蜜的滋味,长发中纠缠,在手掌心还残留你温柔的叮咛……”
“暧昧的言语,窒息的温柔,余味将要融化我似糖的心……”
甜美的歌声如黄莺出谷,婉转动听。
顾宇轩和董佳琪一边演奏,一边歌唱,互相凝视彼此,眉目之间只有彼此的深情画面,甜软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陆羿辰抱紧怀里的顾若熙,紧紧的好像要将顾若熙嵌入他的骨血之中。
他们当然记得,那一年在董佳琪的生日宴会上,董佳琪也演奏了这首歌,而陆羿辰也是这首美丽的歌声中,将顾若熙紧紧拥入怀中,并且告诉顾若熙。
“被你征服不算什么,这个世界不能没有你,不要再迷失了回家的路……”
顾若熙靠在陆羿辰的怀里,目光柔柔地望着他,爱意浓浓。
陆羿辰低头,声音粗重,“我好想吻你。”
顾若熙腮颊倏然通红,羞得浑身烧热起来,“这里好多人。”
“好想……”
陆羿辰低头下来,嘴唇就要碰触到顾若熙的嘴唇,羞得顾若熙赶紧低头避开。
“回家,让你吻个够。”她羞答答地说。
陆羿辰低笑起来,就是喜欢看她羞赧无措的样子。
顾若熙轻轻掐了他一把,他的皮肉紧致又有弹性,手感极好,“好啊,你又戏弄我。”
“呵呵……”
陆羿辰笑得眸光灿灿。
祁少瑾搂着怀里的李梦涵,听着优美的旋律,感动非常。
“我们的婚礼一定要比他们的更盛大,更感人。”祁少瑾道。
“谁答应嫁给你了。”李梦涵微抬眼角。
祁少瑾低头望着她,“你不是早就答应了,嫁给我!”
“是吗?我有说过吗?我怎么忘了!”李梦涵故意抵赖不认账。
祁少瑾脸色一黑,“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女人!”
李梦涵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有没有人说过,你黑脸的样子,很可爱?”
“没有,他们说像恶魔。”
“不会啊,真的很可爱。”李梦涵抬手,用力揉搓了一下祁少瑾的脸颊。
“你还是第一个,说我可爱的女人。”
乔轻雪靠在殷凯怀里,望着在一侧说笑的祁少瑾和李梦涵,“看来我们又有喜酒可以喝了!”
“少喝点,我们还要老三呢!”殷凯拍了拍乔轻雪的小肚腩。
“我才不要了!”
“那不行!我们说好儿孙绕膝。”
“你可以将绕膝的任务,交给你还在吃奶的儿子!”
“他还那么小,要等好多年!”殷凯不满撇嘴。
“万一你儿子继承你花花公子的秉性,十几岁就给你抱回来一个孙子呢?”
殷凯白了乔轻雪一眼,居然又翻旧账!
接着,殷凯笑嘻嘻地凑到乔轻雪耳边,“轻雪,我们也去试管,生一对双胞胎吧!就像若阳和冰冰一样。”
“我不要生了!好痛的!要生,你自己生!”
“我怎么生,若能生,我还要你做什么!”
乔轻雪一把揪住殷凯的耳朵,“感情老娘是你生娃工具!”
“不是不是!我口误,口误……”殷凯痛得赶紧求饶。
顾若阳和沈美冰牵着手,看着殷凯和乔轻雪又在吵架,都跟着爆笑起来。
顾若阳伸手放在沈美冰的小腹上,沈美冰幸福地偏头靠在顾若阳的肩膀上。
大家都成双成对,只有一旁站着的乔沐风,孤家寡人一个,看着份外孤单。
夏紫木在月子里,不能来参加婚礼,乔沐风总要到场,送上贺礼和祝福。
大家对乔沐风喜得贵子,贺喜一番,并告诉乔沐风,满月酒的时候一定要发来请帖,大家也好凑在一起热闹热闹。
殷凯和乔沐风,谁都没跟彼此说话,乔轻雪也刻意避着乔沐风。
乔沐风也深深感觉到,因为错误证据的事,乔轻雪和他之间的关系更远了,想要让这个妹妹认祖归宗,只怕也更难了。
“夫妻都是同仇敌忾,想要单独为其中一个人好,只怕最后连两个人都得罪了。”
清凉的男音传来,乔沐风回头,就看到杜启睿已站在他的身后。
在杜启睿的身旁,正是笑容恬静得体的苏婷婷。
苏婷婷不会在这种场合给杜启睿难堪,本来外界就传,说杜启睿是看上了苏家的财产,才会独揽大权,掌控苏家。若苏婷婷当众表现出任何一点对杜启睿不满,都会让杜启睿将来在商场上难以作为,也会被大家用异样的眼神看待。
这个圈子里,都是有钱人,最看不起也最忌讳那些,因为贪慕金钱而趋炎附势品性的人。
乔沐风脸色转冷,“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给我的。”
杜启睿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最后我成了最大的恶人。”
“难道不是吗?是我错信了人。”乔沐风态度冰冷。
杜启睿不想解释,等到一切调查清楚,自然清者自清,“我公司还有事,贺礼已经送上,便先走了。”
杜启睿转身就往外走,苏婷婷赶紧跟着追出去,一起离开婚宴现场。
苏婷婷吃力地追了几步,穿着高跟鞋,实在追不上。
“还不回家吗?”她对着杜启睿高俊的背影喊道。
杜启睿定住脚步,似乎要回头,最后终究没有回头,只是丢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我还有什么资格回去。”
“……”
杜启睿大步离去。
苏婷婷只觉得心口窒闷的难受,眼泪不经意中噙满了眼眶。
米米一直悄悄关注着祁少瑾,见祁少瑾终于去洗手间,得了这个好机会,她赶紧悄悄跟上去。
祁少瑾从洗手间出来,猛然撞见米米,着实吓了一跳。
这个女人,竟然追到男厕来了!
也太难缠了吧!
“祁少……”米米激动得双眸泛红,泪水氤氲,一副楚楚可怜梨花带泪的样子,实在惹人怜惜。
“我有话要说,就给我三分钟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