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第1768章 072:要做他的新娘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1768章 072:要做他的新娘

第1768章072:要做他的新娘
席圣昱靠在一颗大树下,低着头,琥珀色的眸子里,渐渐盈上一层水雾。
“唯惜,你都不理我了,我好难过。”席圣昱清浅的声音,带着难过的轻哽。
陆唯惜抿着唇角,声音细弱,“不是不理你,是我哥哥不让。我怕他再欺负你!”
席圣昱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我爸爸也不让我见你。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你……”
陆唯惜见席圣昱哭了,她的眼眶也微微泛红,轻轻拉住席圣昱的小手,柔声哄他,“不要哭,即便我们见不到面,但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席圣昱抬起泪湿的琥珀色眸子,生生望着陆唯惜,“只是最好的朋友吗?你之前说……说你长大要做我的新娘。”
陆唯惜小脸通红,抿嘴羞涩一笑,“我记得,当然不会忘。”
“还算数吗?”席圣昱哽声问。
“当然算数。不要哭了,眼睛都红了。”陆唯惜拿了一张手帕纸,轻轻擦拭席圣昱漂亮的琥珀色眸子。
她的动作小心又轻柔,就好像在擦拭一件价值昂贵的珍品。
席圣昱终于笑了,琥珀色的大眼睛里又恢复了往常璀璨的光泽。
陆唯惜望着他笑起来,“对嘛,这样才好看。”
小嘟嘟在珍妮的手里不住挣扎,珍妮担心小嘟嘟发出声音,被席圣昱和陆唯惜发现,赶紧拉着小嘟嘟离开这里。
回到祁家大宅,小嘟嘟终于掰开珍妮的手,飞扑向杜启睿和苏婷婷,大声喊着,“唯惜姐姐要做圣昱哥哥的新娘啦!爸爸,妈咪,唯惜姐姐要当新娘啦!”
小嘟嘟的喊声格外清脆,偌大的客厅里众人的谈笑声戛然而止,安静下来的大厅回荡着小嘟嘟清脆的回音。
所有人的视线统统看向小嘟嘟。
随后,众人的视线缓缓移向陆羿辰和席初云。
席初云正和慕容兰低声说着什么,他们两个正在商量去哪里找席圣昱,那孩子自从到了祁少瑾家,不转眼便不见人影了。
席初云和慕容兰不但担心席圣昱,又很担心席关关,因为小绵绵的生日宴会上,陆家和殷家即将宣布订婚的消息,席关关肯定会伤心难过。
如今听见席圣昱竟然和陆唯惜在一起,还被苏家那个小嘟嘟当众这么大声喊出来,席初云的脸色别提多难看。
珍妮赶紧抱住小嘟嘟,试图捂住嘟嘟的嘴巴,怎奈嘟嘟的力气很大,三两下便将珍妮推开,漆黑的大眼睛星光熠熠地继续对众人说。
“他们好羞羞哦,唯惜姐姐和圣昱哥哥,他们可亲密了!”小嘟嘟说着,小脸绯红,都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席初云的脸色难看至极,胸口一阵起伏不定,怒目瞪向不远处的陆羿辰,声音寒若冰霜。
“他们现在在哪里!!”
小嘟嘟的小手遥遥指向窗外花园的树林,“他们就在树林里。”
席初云大步冲了出去。
“初云!”慕容兰赶紧追上去。
顾若熙和陆羿辰对视一眼,陆羿辰的脸色也不太好,大步往外走。
一群人浩浩荡荡涌入花园深处的树林里。
陆唯惜和席圣昱手牵着手,坐在树林中一块空地上,用石头在地上画来画去。
“不对不对,婚纱要长长的拖在身后才漂亮。我妈咪设计的婚纱,都很漂亮,不像你画的这么丑。”
“好好,这样够长吗?”席圣昱赶紧修改。
“太长了太长了,会被踩到的。”
“那这样,这样可以吗?喜欢吗?”席圣昱耐心修改。
陆唯惜满意地笑起来,“这样不错,很漂亮!等我长大了,穿上给你看。”
席圣昱抬起漂亮的眸子,目光盈盈闪动地望着陆唯惜。
“你穿上,一定是最美丽的新娘。”席圣昱真心道。
陆唯惜小脸绯红,抿嘴浅笑。
“席圣昱!!”
一声低吼,撕碎了两小无猜的美景。
席圣昱和陆唯惜吓得仓惶起身,赶紧并排站好,刻意挡住身后的画。
席初云冲上前,目光风卷残云,吓得席圣昱抿着小嘴,马上就要哭了。
陆唯惜很心疼,赶紧张开双臂,挡在席圣昱的面前。
“他没有做错事,席叔叔不能吼他!”
席初云看向陆唯惜,眼里的愤怒犹在,但脸色相较之前舒缓了很多。
“唯惜,你让开。”席初云道。
对于陆唯惜,席初云除却很喜欢这个漂亮又懂事的女孩子之外,还有一股深埋在心底多年的惭愧。
当年顾若熙是因为不能再怀孕,才收养了陆唯惜。
但这件事,这么多年陆唯惜自己都不知晓。
“我不让开!”陆唯惜的态度十分坚决,因为她担心,自己一旦让开,席圣昱很可能会挨揍。
席圣昱小心翼翼躲在陆唯惜的身后,双手紧紧攥在一起,一双泛红的大眼睛求救地看向慕容兰。
“初云,好了,这么多人都在。”慕容兰轻轻拉扯了一下席初云。
“他们这么小,居然……居然……”席初云顿觉颜面扫地到不能再丢人的地步。
他的女儿,已经够让他丢人了。
而他的儿子,居然也和陆羿辰的女儿牵扯不清!
最要命的是,他们还这么小!
陆羿辰也很不高兴,他的女儿又没做错什么,席初云凭什么这么愤怒,就好像他女儿高攀了他席家似得。
“唯惜!过来!”陆羿辰冷声低喝。
陆唯惜为难地望着陆羿辰,见他的脸色很不好,便也有些怕了。
席圣昱赶紧一把拉住陆唯惜,大声对陆羿辰说,“都是我的错!不怪唯惜,是我拉着唯惜一起玩的!陆叔叔生气的话,就惩罚我一个人吧!”
一向胆小的席圣昱,竟然有胆量在大人面前大声说话,还真是让人意外。
慕容兰曾经经常感叹,估计是怀席圣昱的时候,保胎药吃太多,才导致了席圣昱软糯的性子。
但现在看来,席圣昱也很有阳刚之气,只是平时不会轻易被激发出来而已。
陆唯惜吃惊地望着身后的席圣昱,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她站在他面前保护他,忽然被他保护,心里漾起一股甜甜的暖流,下意识更紧攥住席圣昱的手。
席圣昱和陆唯惜对视一眼,俩人都笑了,似乎这一刻什么都不害怕了。
“我喜欢唯惜,我长大要娶她!”席圣昱脆生生说。
“我喜欢圣昱,我长大要做他的新娘。”陆唯惜也无比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