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小说 >博弈傅华小说 >第1552章赶紧溜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1552章赶紧溜

钱全部都打回去,倒是可以显得她根本不在乎这五万块钱,让她可以很有面子。但是曲志霞转念一想,面子是有了,但是钱却没有了,这是何苦呢?再说老娘也不能白为你跑这么多腿的,既然你说了要我留五万,那我留了,你也放不出个屁来的。
钱打过去之后,都承安倒也没打电话再过来跟她要这五万块钱,对曲志霞来说,氮肥厂地块这件事情到此算是结束了。她虽然拿到了五万块钱,也不算是两手空空,但是却因为感觉受到了金达和孙守义的耍弄,生了一肚子的气。
而最让她生气的还是都承安的无情无义,这家伙简直是等于逼着她把钱给吐回去了。曲志霞在心中几乎问候遍了都承安的十八辈子祖宗,诅咒都承安和鑫通集团都赶紧破产。
女人要恨起一个人来,那真是可以恨得咬牙切齿,这个要强的女人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能有办法整治都承安了。不过她也清楚她并不是齐州的常务副市长,她现在身在海川,也就根本拿都承安和鑫通集团一点招都没有。
不过仇恨在她的心中却是深深地种下了,曲志霞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努力争取出人头地,到时候好来报复金达孙守义以及都承安这些混蛋。也就在这一刻,曲志霞最终下定了要跟吴倾读博的决心。
她心中也很清楚这么做是可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的,但是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有在背后吃得了苦,才能人前显贵,曲志霞清楚为了成功有些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也就决定坦然的去接受这一切了。
北京,傅华出现在汤言的办公室。汤言看到他,笑了笑,说:“傅华,最近可是有段日子没看到你了。”
傅华笑了笑说:“你汤少多忙啊,我没事哪敢随便来打搅你啊。”
汤言笑了,说:“这么说你来是有事了?”
傅华笑笑说:“是有事,通汇集团要出售海川大厦的股份,我想让你帮忙问问,在你朋友当中有没有对此感兴趣的?”
原来赵凯虽然放出消息说要出售海川大厦的股份,但是由于现在市场形势并不好,加上通汇集团并不控股,海川大厦还有海川市政府和通达酒店管理公司的股份,公司形势比较复杂,所以虽然有感兴趣的来问询过,但最终却都没有下文了。傅华是知道通汇集团现在是急于出手的,因此也在他的朋友当中寻找有没有感兴趣的公司。
汤言笑了笑说:“通汇集团问什么要出手啊?难道是海川大厦不赚钱?”
傅华说:“赚钱倒是赚钱,只是现在通汇集团遭遇到了资金上的困难,继续通过出售部分资产套现。海川大厦与他们的主业无关,就被列入了出手名单了。”
汤言叹了口气,说:“唉,现在整个市场都很差,除了房地产行业,很多实业都在萎缩,你想要找一个合适的买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诶,傅华,你为什么不干脆筹集点资金把股份买下来啊?”
傅华笑了笑,说:“汤少,你也太瞧得起我了吧,我一个小小的驻京办主任,上哪弄这笔资金来收购啊?”
汤言笑了,说:“我知道你没有,但是你可以从别人那里筹集啊,比方说郑叔,在他来说,弄几个亿来收购股份还是没问题的。”
傅华摇了摇头,说:“汤少,别开这种玩笑了,你要吓死他啊,他本来就觉得我娶了小莉是高攀了,如果我再让他出资金收购海川大厦的股份,他会觉得我是在想办法骗他的钱的。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小莉也不愿意跟他这个父亲有太多的接触。”
汤言笑了笑说:“你们俩啊,就是假清高,郑叔那么多钱,你们做子女的帮他花掉一点怕什么啊?我就是父亲没那么多钱,有的话,我也不需要现在还辛苦的想办法赚钱了。”
傅华笑了起来,说:“别说得这么委屈,你从你父亲那里得到的好处恐怕不止我岳父拿点钱吧?”
汤言笑笑说:“那是另外一回事,我虽然可以跟我父亲沾点光,但是总要辛苦去赚来才行的。好了,你这件事情,我没办法马上答复你,恐怕也没有现成的买家等着,我会帮你留意的,有买家了我会通知你一声的。”
傅华也知道汤言说的情况属实,买卖海川大厦股份可不是说买卖一部车那么简单,这是牵涉到上亿资金,买卖各方都得慎重,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买家,一时之间还真是很难的。
傅华就笑笑说:“那我就先谢谢了,如果成了的话,回头我请你吃饭。”
汤言笑笑说:“饭就省了吧,我又不少你一顿饭吃。”
傅华就站起来说:“那你忙,我就不打搅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傅华看了看汤言,说:“你有客人?”
汤言笑了笑说:“约了一个香港的朋友,财力雄厚啊,最近让我在帮她收购一家公司的股份。诶,你等一下走,也许她会对你们海川大厦感兴趣。”
站起来的傅华就坐了下来,笑着说:“那你帮我问一下好了。”
汤言就走过去开门,然后傅华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在问:“诶,你有客人啊?”
傅华愣了一下,扭头一看,居然原来汤言约得朋友是乔玉甄,他心里暗自好笑,心说这天地实在是太小了。那一次他跟乔玉甄吵起来之后,彼此就再没联系过,他实在没想到会在汤言这里遇到乔玉甄。
傅华心知乔玉甄是不会买海川大厦的,就算是乔玉甄要买,他也是不愿意让通汇集团卖给她的。他也不想留在这里看乔玉甄傲气凌人的嘴脸,就站了起来,说:“汤少,你招待朋友吧,我先走了。”
汤言愣了一下,看着傅华说:“诶,你不是要我……”
这个就不用了,傅华说着冲着乔玉甄点了点头,说:“幸会啊,乔女士,你跟汤少慢慢聊吧。”
乔玉甄笑了起来,说:“诶,傅华,怎么我一来你就要走啊?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汤言笑了起来,说:“你们原来认识啊?”
乔玉甄笑了笑说:“当然认识了,我们是朋友。”
傅华笑了笑说:“朋友是高攀不上了,好了,我真的是要走了,你们聊吧。”
乔玉甄就有些愠怒的说:“喂,傅华,你还算男人吗?至于那么点小事就耿耿于怀吗?”
傅华心说我算不算男人关你什么事情啊?反正我是不想搭理你了,就笑了笑说:“汤少,先走一步了。”
汤言有趣的看了一眼傅华,他倒也清楚傅华的为人,知道傅华绝对不会是因为什么男女之情才对乔玉甄这样的,就笑了笑,说:“行啊,你先走吧,回头联系上买家我给你电话。”
傅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汤言的办公室,根本就没再理会身后的乔玉甄是什么表情。乔玉甄似乎也很有风度,并没有在他背后叫啊嚷的,很平静的让他离开了。
傅华就离开汤言这里,回了驻京办。他并没有太拿遇到乔玉甄的事情当回事,现在的他跟乔玉甄似乎是两个世界的人,既然不发生接触,那就不没必要再去介意乔玉甄对他是个什么态度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汤言打过电话来了,上来就笑着说:“老实交代,你跟这个乔玉甄是怎么一回事啊?”
傅华笑了笑说:“还能是怎么回事啊,原来是朋友,后来这家伙太盛气凌人了,我受不了,就掰了。”
汤言愣了一下,说:“盛气凌人,没有吧?我接触乔玉甄这段时间,她给我的印象完全是一个很八面玲珑很会来事的人啊,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摆过架子什么的。”
傅华笑了起来,说:“你汤少是什么人啊,她哪敢在你面前摆什么架子啊?我就不同了,小人物一个,人家随便都能欺负欺负的。”
汤言笑了起来,说:“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其实你这家伙骨子里比我还傲气。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啊?其实我感觉乔玉甄真的不像你说的那样子的,她的来头也不小的,介绍她给我认识的那个家伙现在正得势,她真的要摆架子给我看,我也得老实受着的。”
傅华笑了笑说:“这倒也是,那个女人身后有着一批实力雄厚的人物在支持的。好了汤少,这种人物你跟他来往还是可以的,而我就无法高攀了。”
汤言笑了起来,说:“恐怕你不想高攀也得高攀了,你在帮通汇集团寻找买家的情况我跟她说了,她很感兴趣,你等着吧,估计她很快就会找上你的。”
“她要买海川大厦的股份?”傅华惊诧的问道。
汤言说:“对啊,她说她很感兴趣的。”
傅华苦笑着说:“这个女人,她买这个干什么啊?莫不成她要投资旅馆业?”
汤言笑了起来,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她想买下海川大厦的股份,然后专门去摆架子给你看呢?反正那个女人真是很有钱。”
傅华笑了起来,说:“别开玩笑了,汤少,她就是再有钱也不至于那上亿的资金来专门的逗我玩。”
汤言笑笑说:“是不是专门逗你玩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看她说对海川大厦感兴趣是认真的,你等着吧,这回她已经从我这里开了,估计过一会儿她就到你那去了。诶,你要不要赶紧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