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小说 >无耻之徒 >第1069章 天涯远,足下既家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1069章 天涯远,足下既家

光辉时刻身边总是能聚起一些人分享光明,然而至暗岁月里的守护才是最弥足珍贵的。
一个无根浪子,只需一点点真情就能铭记肺腑。
老李的心中有一座放不下的江湖。
卤味馆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和隽永的酒气,对比满大街的工业流水线味道,这里仿佛还能嗅到上个世纪的烟火气息。这里是老李的私人江湖。
外面的世界变化太快,这个小江湖圈子里的人都是些固执之辈,所以有些跟不上形势了。
王红军和老袁都有些醉意,往日里,他们喝到这个程度都会离开的。但今天,他们都似乎没有散去的意思。焦小凤不吃不喝,却也没离开。
他们有事却不肯说,老李故意憋着不问,只是一个劲儿的添菜加酒。
老袁终于摆手拒绝,道:“不要再添了,再喝就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就知道你们几个肚子里憋着东西呢。”老李点头一笑:“有话说,有屁放!”
“我们也知道瞒不过你的眼睛。”老袁叹了口气,语气迟疑道:“我们遇到了一个大难处,如果你们也无能为力,我们这几个老货活着也没什么味道了。”说着,却瞥了安意如一眼。
安意如道:“你不用看我,不管什么事,我全听老李的。”
王红军道:“算了,还是我说吧,事情是这样,现在有一群人,坚决的拒绝了人工智能政府的豢养式社会,跑到西南的大山里生活,为首的几个人呢,本心是想靠着自己的能力自给自足生存下去,可恨那些没腚眼子的畜生容不下这些人,硬说这些人是非法种植和违法养殖。”
“缺吃的了?”老李打断他的话问道。
老袁道:“什么都缺,连着下了三天酸雨,土地寸草不生,养殖的动物都被那些畜生带走了,他们换了人工智能身躯后虽然不用再为吃喝奔波,却也享受不到口福之欲的乐趣,便也不希望我们过想过的日子。”
“你们能有多少人?”安意如替老李问道。
袁成德看一眼焦小凤,后者说道:“包括太岁村的老少爷们和我们几个亲眷在内,总数超过十万人了。”
老李嘿嘿一笑,道:“嚯,难怪你们几个难以启齿,人数是真够多的。”
王红军叹了口气,道:“知道这件事难办,赶上这混蛋的年月了,就想做个生老病死人间烟火的老百姓都不行,这人工智能政府就是想把所有人都改造成没腚眼子的傻逼样子。”忽然醒悟了什么,看一眼焦小凤,摆手示意道:“我说这个不包括你,老焦你是特殊情况,这身体算是帮你大忙了。”
“滚蛋闭嘴吧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焦小凤嘴上骂着,倒不是很在意的口气。
袁成德接着王红军的话,继续说道:“牧野,你别为难,赶上这年月了,只要不是活神仙,谁都是凑合活着,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去,人工智能政府逼人太甚,大家伙迟早都得走那条路,我们老哥几个早就打算好了,实在不成就自行了断!”
老李道:“不至于到这步田地吧。”
“怎么不至于,太至于了!”王红军道:“我不瞒你说吧,那边早就揭不开锅了,白芳冰带着大伙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几座古墓,弄了一些黄金,勉强维持到现在,这年月,钞票都不如擦屁股纸,人工智能政府不让孩子们种作物搞养殖,这么一大群人全指着硬通货养活,时间长了谁都顶不住,老袁的家底够厚实吧,几个月下来就败光了。”
“白芳冰也跟你们走到一起了?”
“不只是她,还有她和恶来生的两个孩子也都在。”袁成德道:“大人死了活了都还好说,关键是还有很多孩子,都没到觉醒原力的年纪,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咱们这代人也就这样了,保不齐人类的未来还要指望他们当中的某一个。”
“知道你不喜欢管闲事,我们几个也就一直憋着不提。”王红军道:“自从你回来,又把这小馆子开起来,见天不问价钱的招待我们几个,我们就大约猜到了,你背后多半跟白云城还有些关联,这年月也只有白无瑕能没口子的提供这么多违禁物资了,所以我们就想跟你商量试试。”
“不用试,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就直接说。”老李道:“如果是要食物,我馆子冰窖里还有几吨存货现在就能装车,城郊庄园里更多。”
“能有多少?”老袁关切的问了一句,随即叹了口气,又道:“不管有多少都是杯水车薪,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其实我们是另有打算。”
“什么意思?”老李问。
袁成德道:“我们这些人想要移民到白云城去,但是我们不想吃她那个刺激人潜能开发的药。”
那是不可能的。
以老李对白无瑕的了解,这坏娘们儿向来刚愎强硬,言出法随。她一手打造的白云城,是她用药物控制的手段建成的所谓理想国度。在她统治下的白云城势力范围囊括了整个中北美州和部分南美洲。总人口数量达到三亿。
白云集团的科学实验室栽培创造了大量新植物,用来提炼药物,作为食粮发放给民众。白云城的居民不需要劳作生产,只要定时定量服用药物就可以保持健康的体魄。如果愿意遵照白云集团提供的训练方式锻炼自我,还有很大几率觉醒原力,锻炼出强大的不可思议的体魄。
在药物的作用下,白云城的居民们已经在进化之路上跟从前的普通人类走在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上。人工智能生命体的负重极限记录是八十吨,而有着白云城最强运动家之称的一位墨西哥裔大汉的记录却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因此又被尊为人力起重机。
这一切都得益于白无瑕从华夏江湖圈带去了世外江湖的六大门派,这些人为白云城带来了江湖文化和竞争。在白无瑕无可抗拒的药物控制下,这种竞争是可控的,并且是良性的。整个地区都充斥着崇尚强者的精神信仰。
白云城是多族裔混居之地,对待外来移民持开放态度,唯一的条件就是所有移民都必须服用药物来维系生存的条件。留在白云城定居,除了要绝对遵从白无瑕的意志外,还要从事一些满足衣食住行需要的工作。而这些都是没有报酬的。
在白云城唯一能得到报酬的工作只有一个,就是把药物贩卖到其他势力控制的地区去。
这样的举动等同于挖人工智能世界政府的墙角。故此,施罗德称其为罪恶根源。虽然恨的咬牙切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却始终不敢轻举妄动。由于白无瑕个人的强大,以及白云城中强者如云,连归墟魔国都不愿意招惹她。
世界总是这样,你得到的同时还会失去。
在白云城,人们可以享受生而为人的一切乐趣,贪嗔痴妄,七情六欲都可以尽情的得到释放。而唯一的不自由就是必须服用白无瑕的那些药物。药物控制是白无瑕掌控白云城的根本,已经写入城中法典,断然不可能因为任何人或事更改。
袁成德想要带着他们的人去白云城定居不难,但是想抗拒服药接受白无瑕的绝对控制却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老李思忖了片刻,道:“这一点我恐怕无能为力,如果你们只是需要食物,我倒是可以无限制供应。”
王红军一拍大腿,道:“果然让小孟说中了。”
安意如问道:“她说中什么了?”
王红军道:“临出门前小孟跟我说,这个事情谁都指不上,那白无瑕已经灭情绝性,想要加入白云城就必须成为她的奴隶,吃了她的药,生死都只能由她主宰,骨子里其实跟世界政府那帮人都是一丘之貉,这种人怎么可能因为一段旧情而动摇,听你男人这么一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嘛。”
焦小凤道:“你少说几句牢骚话吧,毕竟老板还答应了提供食物。”
袁成德点点头,道:“有食物供应也至少能解我们的燃眉之急,只是这么多人全指着你和弟妹养活,短时间可以,却不是长久之计啊。”
安意如道:“你们就没想过往东北去?东西伯利亚虽然生存环境恶劣一些,但是却没那么多限制。”
袁成德道:“恶来已经帮我们探过路了,那边爆发了大面积生化病毒,中毒的人都会变得力大无穷铜皮铁骨,但是会逐渐失去记忆和大部分人格,成为只遵从生存本能和领袖意志的行尸走肉。”
安意如叹了口气,道:“难得糊涂,其实那样活着至少比死了好些吧。”
老李被困归墟的那段日子,她带着李麦留在东西伯利亚生活,深受李中华和刘长风的影响。私心里早已认定,人类未来的进化方向就是东西伯利亚的模式。
病毒对四级以上觉醒者无效。原力觉醒者在东西伯利亚可以享受高高在上宛如神祗一般生活。而芸芸众生受到生化病毒感染后,拥有适应时代变化的强悍体魄和继续繁殖生活的权力。在原力觉醒者们的指引下浑浑噩噩的生活。
袁成德断然否决道:“若甘愿生如行尸走肉,我等又何必贪嗔痴妄迷恋红尘,去追求什么自由?”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让老李丢开他们不理又万万不能。为今之计,除非他们也能像白无瑕那般盘踞一方乐土,否则连好好活着都是奢望了。在这个天涯咫尺的年代里,各方势力都在极力争取资源,弱者根本不配保留个性。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保障,这种想法也只能想想而已。
“没别的办法,看来只好咱们自己弄一块地盘了。”老李道。
袁成德先是惊喜,随即道:“这个年月里,天下已无桃花源,咱们这么多人能躲到哪里呢?”
老李嘿嘿一笑,道:“谁说要带你们找什么桃花源了?就在这座城市里住着不就挺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