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我夺舍了魔皇 >314.卖了你,你帮我数钱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314.卖了你,你帮我数钱

在韩莓离开后,屠山夷有心将幽暗地底世界的事情回报红尘古神教,不过陈洛阳一时间不动,屠山夷也不好离开。
同时,他心中对血浩然、王地二人的情况也感到好奇,想要看看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在这方面,他比韩莓要敏感,也更关注。
于是两人就静静坐在石殿内。
陈洛阳面上像是在漫不经心的闭目养神,实则暗地里分出一部分心神,沟通黑镜。
在“左眼”里,他看着漫天繁星,很快找到象征韩莓的那一枚。
白色的星光下,隐隐蕴含黑色,说明双方之间的“契约”达成。
于是他心念触动象征韩莓的那枚“星辰”。
其他“星辰”远去,这一团星光则扩张变大,很快出现在陈洛亚面前。
韩莓如今到这里也是熟练阵仗了。
面对这个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她便本性暴露:“前辈啊,为了您这株青果树,我今天真的大出血,被人狠狠敲诈了一番啊!”
那个敲诈你的人就是我了…………陈洛阳心中暗道。
红衣姑娘言下之意,无疑就是想报销,他怎么可能听不懂?
不过那种事情,她也就只能想想了。
“这次不错,没有拖延到最后时限才交差。”陈洛阳仿佛没有听到韩莓的诉苦,自顾自说道。
韩莓顿时苦了脸。
可她又不好说什么。
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她刚一开始确实没上心,而是采取观望的态度,对这神秘人抱有怀疑。
直到那第一个挑衅神秘人的倒霉和尚灰飞烟灭后,她才无奈认命,专心寻找天绒石锦。
总算运气好,劫了南楚皇朝一个地方的大量囤货,因而赶在最后时限到来之际交差。
于是这第二次任务她吸取经验教训,第一时间便去找那青果树。
现在听那神秘声音忽然又提起第一次任务,让韩莓不禁有点心虚。
陈洛阳这时则说道:“老夫喜欢聪明伶俐的年轻人,作为褒奖,这次给你换个奖励。”
韩莓一怔,顿时来了兴趣:“谢前辈。”
说话同时,她取出吞云袋,将吞云袋解开,然后从中放出一株巨大的青果树。
她现在看这株青果树也越来越感觉不同凡响。
之前在清风山顶一排树里,就数这株果树微微枯萎,长势最差。
但经过这么一场大闹,更被拔出土多时,这株青果树却并没有更进一步枯萎的征兆,跟先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联系当初就是这株果树破开虚空门户,将大家一起带得坠入神州浩土,就更让人觉察其中不凡。
至于果树落入神州浩土,韩莓倒不在意,只以为是巧合,坠下红尘时随意落入某一方天地中。
除了已死的血孤村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他曾经在青锋山得到那枚竹简模样的玉玦符诏。
准确说来,除了血孤村和陈洛阳这前后两任主人外,还没人意识到这枚符诏重现人世。
于是自然也就无法将青果树同符诏,同陈洛阳联系在一起。
青果树落在黑暗的虚空里,陈洛阳心念一动,这株果树便即消失。
然后他以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仔细听好,能领悟多少,看你自己悟性。”
韩莓闻言,连忙凝神静听,留心思索。
刚开始,她还有点莫名其妙。
但接下来,越听越觉得惊喜。
因为她隐隐感觉,陈洛阳传授她的道理,同幽冥剑术相关,可又并非幽冥之剑,而是与之意境相同的道理。
她凝神思索之下,发现这些法理,正可以用来克制幽冥剑术。
幽冥十二剑博大精深,涵盖广博。
这些法理深入浅出,倒不是说能真的破解幽冥剑术。
但是,竟似乎正好可以针对燕明空的剑术!
韩莓几乎要欢呼起来。
她连忙稳定心神,集中注意力认真听讲。
哪怕有一时无法理解透彻的内容,便先死记硬背,等之后慢慢思索。
待陈洛阳讲完之后,韩莓意犹未尽:“前辈……”
“贪多嚼不烂,自己下去好好琢磨。”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说道。
韩莓连忙低眉顺目:“是,谨遵前辈教诲。”
虽然还感觉有些没满足,但她此刻心花怒放。
前辈真是太贴心了。
果然我这次尽全力不计代价大出血,提前完成任务,前辈多半都看在眼里,所以给了我这么好的奖励。
回去后定要好好钻研。
下次再碰上那个冰块老女人,一定要她好看!
韩莓顿时感觉即将付出的天霖甘露,没那么让她肉疼了。
然后她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个问题。
“前辈……”韩莓欲言又止,讷讷问道:“那个冰块……不是,是玄二那边,您会不会也奖励她破解我一身所学的法门啊?”
“眼下没有。”陈洛阳淡淡答道。
韩莓闻言,顿时满嘴苦涩。
眼下,没有……那不就是说以后随时可能有吗?
“老夫磨练你们,奖励你们,是为了什么?”陈洛阳淡淡问道。
因为我是可堪造就的天纵之才……韩莓心里嘀咕,嘴上则说道:“为了我们能尽快有所提升。”
她向着黑暗的虚空行了一礼:“晚辈明白了,我们彼此之间,也可互相磨砺对方。
跟其他人不认识也就罢了,我和玄二之间,正可较量切磋,互相砥砺。
关键不是抓住对方的漏洞破绽,而是消除我自己的不足之处。”
她深吸一口气,徐徐说道:“同样,玄二,也可能提升自己,在我领悟您指点的法门前,她自己就先明白过来,予以弥补,我若是一心依赖的话,可能反而为她所趁。”
“明白这个道理,说明你确实可堪造就。”
陈洛阳言道:“好了,今天散了吧,你自己下去好好体悟揣摩,静待第四次试炼。”
“是,前辈。”韩莓躬身一礼。
然后她眼前便景象变幻,黑暗虚空和星光都消失,人重新回到红尘界先前所在的方位。
红衣姑娘晃晃脑袋,重新上路,前往自己的小窝之一,取那天霖甘露。
韩姑娘是个讲信用讲口齿,高风亮节,一诺千金的人,怎么可能赖账?
虽然那个姓陈的家伙趁火打劫,实在可恶……
黑暗的虚空里,陈洛阳望着那株青果树,则满意的笑起来。
他心神收敛,离开黑镜“左眼”的同时,将那株青果树也一并带出来。
这里由实变虚,由虚变实都很方便,唯一问题是,必须自己分出部分心神在这里。
当“左眼”完全没人的时候,便无法保存东西。
这方面,跟“树屋”那边也比较相似。
现实世界,神州浩土上,那方幽暗地底世界内,屠山夷正在他面前。
不过早有准备的陈洛阳指掌之间偷龙转凤,利用这地底幽暗世界的帮助,悄无声息让青果树消失不见。
屠山夷也不敢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紧盯着,自然也就难以发现方才让韩莓珍而重之的青果树,又重新回到神州浩土,回到陈洛阳掌控中。
光头大汉此刻的注意力,重新放到那两个剑客身上。
“圣皇,他们两人现下……”屠山夷看向上首的陈洛阳。
陈洛阳闭目养神,眼皮都没眨一下:“急不得。”
屠山夷默默点头。
他此刻大概能猜到陈洛阳的打算了,那倒确实着急不得,甚至几年、几十年功夫都说不定。
只是那样一来,未免也等太久了,自己眼前这个年轻人,有那个耐性吗?
屠山夷深吸一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天河与血河剑道近乎同出一源,比起其他绝学来说,或许真可能用不了那么久。
尤其血浩然和王地,两人本身天赋都极其出众的情况下。
这样一来,连他都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只是,这是从纯粹的习武角度来考虑问题。
而那是两个活生生的人。
牵扯到人的感官情绪,事情可能就不一定了吧?
他悄悄瞄了一眼陈洛阳,就见对方神情安然,始终在闭目养神。
屠山夷便也沉住气,耐心等待。
陈洛阳眼下,确实很淡定。
不过有些事情也确实急不得。
武道领悟尤其如此。
可能多年苦功不得道,也可能一朝顿悟冲天起,这种事情都是因人而异的。
他借助先前同燕明空交流幽冥之道的机会,摸清楚对方几分底细。
但正如韩莓所说,燕明空同样也可能有所进步,弥补自身缺失。
总体来说,对血浩然和王地,陈洛阳觉得他们能成功,但具体成功到什么地步就不好说了。
他想放水把他们放回红尘去,也不能做得太明显,放水也要讲技巧才行。
不放他们两个回去,有屠山夷在,地底幽暗世界的存在也将为红尘中人所知。
陈洛阳觉得不要小看对手比较好,姑且当对方能找到破解之法,到时候就该有人再次降临神州浩土了。
然后,他就可以用新东西招待客人了。
倒是后面再一次善后,需要多花心思。
陈洛阳心中盘算。
而血浩然同王地二人,确实没有让他失望。
陈洛阳渐渐感觉到,被他镇压的两把剑,慢慢有了不同寻常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