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神圣念师 > 第十九章 背叛与出卖

第十九章 背叛与出卖

见自己终于变回了人类形态,李临渊开心得差点落下了眼泪——真是太不容易了!

回想起这两天变成二哈……不,是三焰碧睛兽之后,那种手不能提,口不能言的日子,李临渊心头万分感慨。

还是做人好啊!

这下子终于不用考虑以后是要去山上做狼王还是下山做萌宠了。

老子都不选,老子要回帝都去钓金龟妹子,老子要当小白脸,老子要恰软饭!

嗷呜!

想到激动之处,他差点忍不住嚎叫起来。

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的艾咪也露出了一脸的喜悦。

“临渊哥哥太厉害了,不但拥有那么强大的群体治疗能力,而且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初步掌握了异兽之力,以你的天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掌握巨兽之力了!”

“额……”

听到艾咪的话,再看着她一脸开心的样子,李临渊愣了一下,内心突然有点惭愧。

刚才光想着回帝国恰软饭,居然把她给忘了。

虽说这货刚开始的时候好像有点动机不纯,但是通过几天的相处,李临渊发现她对自己似乎也有几分真心。

最重要的是,之前两人都“坦诚相见”过了,这时候要是瞥下她不管,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虽说不是我主动的,但是咱既然占了人家便宜,也不能不认账,否则不就成渣男了吗?”

想到这里,他仔细了考虑了一番,然后认真的朝着艾咪开口问道“艾咪,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了!”

面对这个问题,艾咪回答得毫不犹豫“从临渊哥哥你在机舱上保护我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决定非你不娶了!”

“额……”

听到艾咪这话,李临渊先是一愣,然后才想起她说的应该是上次在空中巴士上,面对突然袭击的空盗,自己在卧倒时下意识保护了小猫形态的她的事。

想到这里,李临渊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上次你不是也救了我吗?所以我们算是扯平了……”

“才没有扯平!”

不等李临渊把话说完,艾咪就打断了他,同时再次紧紧抱住了他。

“一辈子都扯不平,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要娶你,而且我只娶你一个人,以后我还要给你生好多好多狗子……不是,是孩子!”

李临渊“……”

你丫刚才又说漏嘴了吧!

不过这样的告白,好像也还不赖?

想到这里,看着如同一块牛皮糖似得粘在自己身上的艾咪,李临渊忍不住笑了笑,然后也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好了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先坐好,我有一个事情要问你,你要老实回答我。”

“没问题!”

李临渊话音刚落,艾咪就立刻松开他坐回了原位,双腿并拢,两眼直视前方,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李临渊再次笑了笑,然后开口问道“我打算回家去,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额……跟你回家?”

艾咪似乎没想到李临渊会问她这个问题,所以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然后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是要去见岳母和岳父大人吗?是不是有点快?呃……不不不不……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太高兴了,那个……那个我要准备好结婚的彩礼吗?大概要多少?”

“……”

看着激动得满脸通红,并且都有些手无足措的艾咪,李临渊忍不住捂住了自己额头。

“不是见父母,更不是结婚,我就是问你愿不愿意离开反抗军,跟我一起回去过平凡的日子?”

“额……”

闻言,这下子艾咪总算明白了,她愣了一下,随即沉默了下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李临渊也没有催促,只是一脸平静的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艾咪才露出了一脸的苦涩。

“如果我不愿意,你会离开我吗?”

“是的!”

李临渊回答得也是毫不犹豫,脸上满是认真。

“说实话,我不喜欢战争,更不希望哪一天突然听到你战死沙场的消息,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我之前去帝国神念师学校读书,确实抱了想嫁进豪门的想法,不过现在我可以不去,我们回去之后可以找份工作,或者做点小买卖,总能生活的。”

“呃……这……”

听到李临渊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艾咪的脸上有些为难,同时也有些心动。

犹豫了一会之后,她才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点了点头。

“好,我愿意离开反抗军,跟临渊哥哥你回去,不过我们现在正在空中要塞里,人多眼杂,等到天黑之后,我们就找机会离开!”

“恐怕你们已经没有机会离开了!”

几乎在艾咪话音落下的同时,外面的房门就打开了,一个黑袍女人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黑袍女人,艾咪的脸色顿时变了,当即就站起身来,挡在了李临渊的面前。

“营座,我们不是……”

她似乎准备辩解什么,但是她的话才刚说了一半,当她看到黑袍女人后面的人时,剩下的话就说不出来了,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军装的美丽少女,她的面容和艾咪有几分相似,不过看上去年纪却要大一些。

进门之后,她就脱掉了自己的军帽,露出一头银色短发,同时朝着艾咪笑了起来。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吧,亲爱的妹妹……不,应该说是背叛了帝国,让家族蒙羞的可耻罪人——艾咪!”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面前的银色短发女孩,艾咪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直到自己的腿被后面的床抵住时才停了下来,然后一脸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