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滚开

第一百四十四章 滚开

当那第一声“青君”响起。

众人皆不知道这个几息前才刚刚急驰而来的年轻儒生在呼唤谁。

可是当他急切的靠近被银白剑气弹飞,并莫名其妙的轻呼了一声后。

奇迹发生了。

当那年轻儒生再次冲去时。

那连金丹剑修无法丝毫寸进的银白剑气,随着它主人的颤抖。

退缩了。

不敢再触及他丝毫。

就像幼鹿碰上了下山的猛虎,羚羊看见了缓缓绕圈的饿狼。

可是还没等众人惊奇多久。

下一瞬间。

那个年轻儒生已经上前牵住了赵灵妃的左手。

是的。

没有看错。

他牵起的……就是赵灵妃!

他……他做了什么?

江彻白起伏不定的胸口骤然一缩,嘴里顿时发出了“嗬……嗬……嗬”的吸气声,突起的眼珠里遍布血丝。

宁婴瞪大俏目,小嘴微张。

太清府一行人也瞠目结舌,甚至还有人揉了揉眼。

其他诸多原本是看热闹的修士亦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

此时此刻。

光阴的长河仿佛在幽山下的这一处地方短暂的停滞不流。

场上所有人几乎都僵硬在了原地。

时间好像过的很慢很慢,

连表情都停留在了上一秒,更不上情绪的变化。

而唯二还在动的事物之一。

便是他们缓缓转动的脑袋。

眼睛追随着场上那两道执手同行的身影。

一袭青衣,一袭白衣。

被连接在一起。

众人的目光在赵戎抿着嘴的平静的脸上、赵灵妃看不见表情的低垂的螓首、二人牵在一起的手上,来回打转。

赵戎牵着赵灵妃,无视众人,目不斜视的大步向前。

要带着他的娘子离开。

赵灵妃在被他从身后直接攥住手后,便一直低头愣愣盯着那只霸道的大手。

她除了最初微微挣扎了一下,被他用力一捏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反抗,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走。

赵戎在前,赵灵妃在后。

二人如同两条游鱼,穿梭一条停滞的河流。

水动了。

前方的人群如遇礁石般分开。

可是。

却还有人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赵戎微微眯眼,轻点下巴,语气认真的吐出一句:

“滚开”

江彻白正怔怔盯着赵戎腰间叮铃作响的黑白玉牌。

此刻闻言。

他猛地抬头,怒目而视。

但却撞上了赵戎平静的眸子。

江彻白绷着腮帮,鼻翼颤动,眼睛直直的瞪着赵戎。

赵戎眼眸一眨不眨,面无表情。

二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

无声的僵持在原地。

赵灵妃没有去插手这两个男子的僵持。

她乖巧的站在赵戎身后,依旧垂首端详着与赵戎牵在一起的手,俏脸上,表情愣愣,不知在想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江彻白紧握拳头,咬牙盯着赵戎的眼眸。

那双眼眸中,从刚刚到现在,依旧是古井无波的平静……

时间似乎要永远的这样过去。

二人似乎要永远的站在这里,化为一尊石像。

可是。

某一刻

在赵戎毫无波澜的眼眸的注视下。

江彻白布满血丝的瞋目微微偏了偏。

赵戎顿时动了。

牵着赵灵妃一往无前的笔直前进。

脚步极快。

下一秒。

二人仿佛便要撞上。

江彻白心神一颤。

身体还是下意识的侧开了。

赵戎脚步不停的带着赵灵妃从江彻白身前经过。

无视了江彻白反应过来后再次怒瞪的眼神。

之后的道路,早已被众人让开了道。

与赵灵妃一起来的宁婴与太清府一众人,不知何时,已经让步到了一边。

赵戎牵着赵灵妃从他们眼前毫不停留的穿过。

一道道目光各异。

宁婴玉手捏起她削肩前的一缕秀发,轻轻捻着,美目随意的瞥了眼面色涨红的江彻白后,便回过目光,认真打量着她身前走过的赵戎。

宁婴微微低头,轻咬着唇,纤手随意的捏弄着那一缕乌发,她的美目略微上翻,一眨不眨的瞧着赵戎的侧脸,眼神逐渐亮起。

在她身旁的玉儿师姐,正眼神复杂的注视着赵戎的背影。

对于这个不久前还“猥琐”的跟在他们身后,目光“痴痴”的男子,她还有印象,不由的又再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他竟然就是赵灵妃的那个青梅竹马的儒生夫君?

赵戎与赵灵妃的步伐很快。

不久便就走远了。

但是众人依旧无声的目视着二人的背影。

直到他们消失在街角。

才纷纷收回目光。

只是。

一时之间,场上还是悄无声息。

原本只想看个热闹的修士们,面面相觑,眼神交流着。

不多时,众人便又不约而同的望向江彻白,表情古怪。

江彻白原本普通但白皙的面孔,此刻正涨的与猪肝一样赤红。

他发鬓凌乱,满目血丝,嘴角渗出鲜血,牙齿像在打架般咯咯作响,通红的面孔上满是汗水,双拳捏的发白。

江彻白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赵戎与赵灵妃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此时,似乎是感觉到了众人犹如看了个笑话般的或玩味或怜悯的目光。

他仰头深呼吸一口,喉结滚动。

江彻白突然转身,面向那柄被某个女子狠狠掷地的寒蝉,缓缓走了过去。

在众人眼里,他的背影摇摇欲坠。

撕拉——

当江彻白走到那儿,弯腰捡起寒蝉后,也不知道他要干嘛,竟然探手一抓,一扯,将右边袖子上那道象征天涯剑阁司寇府执法修士身份的金色小剑刺绣给撕了下来。

一刹那。

江彻白手中的寒蝉再次震荡蝉鸣。

声音比不久前在赵灵妃手里时那次,似乎更加凄切。

众修士目光好奇。

只是有人微微皱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江彻白面色灰败,眼神枯寂,右手直立寒蝉,左手倒转握住白布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