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我有一棵忍界神树 > 第三章 大哥哥是...大姐姐?(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章 大哥哥是...大姐姐?(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给我老实点,否则我第一个就宰了你!”

“可是…小兰的脚好痛。”

面对暴徒的呵斥,小家伙眼中泪光闪烁,但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眼见此,冷月忍不住开口道。

“她还只是个孩子而已,没必要这样吧。”

“少啰嗦,你想逞英雄吗!”

为首的男人大喝道,而其身后的黄衣男子直接走来,并掏出一把短刀作势要砍下,但就在这时,冷月突然来了一句…

“我可是个医生,你确定要攻击我吗?”

“医生!等一下!”

为首的男子呵止了黄衣男子,然后他侧身让出了身后瘫坐在地上的绿衣男子,只见其肩膀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此时还在向外渗血,而为首的男人指着冷月说道。

“你,过来给他治疗!”

“可以,不过那个孩子的脚扭伤了,你们要先放掉她。”

“还敢跟我们讲条件?你不过来,我就一刀劈了你!”

“那我们就是谈不拢喽。”

冷月说着,闻声绿衣男子一咬牙。

“你给我治疗,然后我允许你给她治疗,但人不能放,你同意我们就算交易达成,你要是拒绝…我就杀掉她,反正我们还有很多人质。”

说着,其直接凝聚风刃于手,看到那个,冷月眼神一凝,然后迫不得已道。

“好,我同意,但是先从她开始!”

“少废话,快过来!”

闻声冷月抬起双手一步步走向车头,接过方芸兰时,对方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松了手,然后又随手拉起一旁一名女学生作为人质。

而脱下小家伙的鞋子,脚腕处的大片淤青显露在了眼前。

“疼吗?”

“嗯…”

“没事,一会就不痛了,哦对了,大哥哥忘记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叫方芸兰,姐姐叫方芸可…啊!”

少女惊呼一声,而趁着刚刚转移注意力,冷月以熟练的手法将小家伙扭伤的脚踝复位,再双手结印,淡淡的绿色微光亮起贴合在了淤青的位置。

待阵阵暖意传来…

“真的不痛了,这就是灵能吗,好神奇!”

“如果你喜欢的话,等安全离开后我教你啊,不过现在你得乖乖的。”

“嗯,大哥哥你真好!”

小家伙破涕为笑,并不再恐惧,而一旁的绿衣男子则更是激动。

没想到自己不光碰到了一名医生,还是一名医疗灵能者,等不及的他立刻大喊道。

“已经够了吧,快来为我治疗,我可是还在流血啊!”

“你怕什么,多流一会又不会死人。”

“你这个家伙…”

男子正要动怒,冷月已经动了,走来之时其双眼中血色蒙上。

“血瞳,你是冷家的人!”

闻声,另外两名暴徒立即警惕了起来,而冷月则是说道。

“这双眼睛能让我的治疗更加细致,还是说…你想痛一点?”

“嘁,谅你也不敢轻举妄动,赶紧帮我治疗!”

“如你所愿。”

说着,冷月从随身携带的忍具包中取出了之前抽卡获得的忍具,以苦无为手术刀,以千本为手术针,再配合钢丝线的缝制,冷月操起了前世的老手艺活。

“嘶,你能不能轻一点。”

“那你找别人啊。”

“你!!!”

绿衣男子正欲发作,为首的男人急忙说道。

“算了,我们马上就要到了,你就忍一忍吧!”

闻声,冷月以写轮眼的余光瞥到了暴徒们提前准备好的地图,其目的地就是一座地下水处理中心,看来这帮家伙要借助地下管道和水路逃跑。

而眼看目的地就要到了,冷月思索一下,然后取出了一张起爆符。

“喂,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止血绷带,怎么,你不需要吗?”

“净搁这废话,赶紧给我贴上!”

“好!没问题!”

冷月狡黠一笑,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准备,而通过公车的监控看到这一幕。

……

央都治安会内。

“暴徒们到哪了?”

“已经进入学院区外环,马上就要通过央河大桥进入外城区。”

“对方很可能是想通过地下管道逃离出城,立即安排人员布防,另外,我们的追踪人员呢?”

“报告冷华队长,对方手上有人质,所以为了人质的安全考虑,我们的人都在距离公车外三百米的范围行动,无法靠近,不过我发现,公车之上有我校的灵能者。”

“是谁,能联系上吗?”

“是他,名叫冷越,c级体术灵能者,不过…之前因为服用禁药,已经被开除了。”

“冷越!”

冷华眼神微微眯起,服用禁药被开除的学员和走私禁药的暴徒在一辆车上,不是说他疑心太重,而是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再通过监控看到为暴徒治疗的冷越,其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就在这时…

“方会长,你可算回来了!”

“情况怎么样了?”

“您看过就知道了。”

冷华让开了位置,而看向监控,被称作会长的方芸可大惊失色。

“小…小兰!”

“什么,方会长的妹妹也在车上!”

情况紧急,冷华来不及多想直接下令道。

“所有人在预定的路口严防死守,等我命令,直接突击!”

……

而画面回到公车之上。

看着贴满一排起爆符的伤口,绿衣男子活动了活动手臂,然后满意地称赞道。

“算你有两把刷子,我就让你多活一会!”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啊。”

说完,冷月起身假意要离开,但目光却一直锁定在窗外。

那是一座横跨央河的大桥,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前疏散的原因,上方没有任何车辆来往,见此,冷月心中一动,就是这里了!

在公车上桥的一刹那,冷月突然指着窗外大喊道,你们看,那是不是治安会的人。

“什么!”

三人齐齐看向窗外,河面上果然有一条快速驶过的船只,而趁着这个敌人视线偏移的机会,冷月四只手里剑捏好。

写轮眼!

预判和洞察的瞳力全开,冷月挥手将手里剑掷向窗外,在‘啪嚓’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后,一排手里剑精准地刺在了前方的桥面上,而注意到这动静。

“嗯!你要干什…”

怪力!

揽过小萝莉,冷月一拳轰向为首男子的凶手,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和骨骼挤压的声音,男子直接冲破公车的前挡风玻璃飞出,而这一下,剩余的两人反应了过来。

“你找死!”

匕首挥下,灵能涌动,眼看对方要对人质和冷月暴起发难…

“抓好了!”

冷月的突然一声让所有人下意识抓好扶手,下一秒‘嘭’的巨响传来,竟是公车的轮胎被倒插在路面的手里剑刺破了。

一时间,失衡的公车漂移而出,然后撞在了大桥中央的隔栏上,而巨大的惯性让保持站立以观察车内情况的两名暴徒直接摔出了没有玻璃的前车窗。

在地上滚落几圈后,看向逼停的公车…

“可恶,我要让你好看!”

灵能就要释放,起身的冷月却微微一笑。

“不用了,因为我觉得还是你比较好看。”

话音落下,‘呲呲呲’的燃烧声自男子身上传来,意识到什么的绿衣男子急忙拉开衣服,而上面三张起爆符已经开始燃烧。

“这个是…”

嘭嘭嘭!

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绿衣男子虽然在最后一刻以灵能护身,但还是被炸飞了出去。

而见其之时重伤却依然还活着,冷月不得不佩服这个世界灵能者的生命力,这都炸不死,至于说被爆炸掀飞后又站起的黄衣男子…

“可恶,你到底是谁!”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一个医生,不过…”话说到一半,冷月话锋一转。“是专门‘治’死人的那种!”

话音落下,冷月一个冲锋过去,怪力用出,负伤的男子受击快速倒飞出去并在撞到桥梁支柱后昏厥了过去。

搞定了这一切,冷月长出了一口气,同时车上的众人也匆忙下车,还来不及道谢…

“不好,车厢漏油了,大家快跑!”

司机大喊着向着远方跑去,而看向油箱的位置,只见滴答之间,一股透明的液体蔓延开来,而在其一旁就是刚刚起爆符落下的火星。

“喂,公车上那个小姑娘呢,有没有把她带出来!”

“没有,她还在公车上!”

逃到安全位置的众人谈论着,听此冷月一愣,然后急速冲向公车。

一方面是蔓延的汽油,一方面是冷月的脚步,双方几乎同一时间抵达,看到车厢内跌倒的小萝莉。

“大哥哥!”

轰!

一声巨响传来,顿时火光冲天,而治安会的众人隔着老远跑来,看到那漫天的火光,众人先是一惊,然后一人大喊道。

“快过去救人!”

“人质安全!”

“三名嫌犯一轻伤,两重伤,已完成拘捕。”

“那个少年和方会长的妹妹呢?”

“好…好像在车里!”

“!!!,救火!”

队长大喊着,闻声几名水系灵能者急忙冲上前去,然而在另一边…

……

“噗啊~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泡在央河中的冷月抱着方芸兰奋力游去,并最终登上了岸边,而回想起来,刚刚真是生死一瞬,还好自己有替身术这个神技。

而看向还从惊慌中没有回过神来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