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陆羿辰顾若熙小说 >第2066章 拉低老公品味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2066章 拉低老公品味

“正是因为,我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所以你问我的事,我对你无话可说。”
席关关对电话里的墨昱辰道。
“我们之间,是信息交换!你从我这里,得到了你想要的,你也应该告诉我,我想要的。”
“抱歉四少,我的手机好像没信号了,我听不见你说什么。”
“喂,你说什么?什么?”
席关关将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最后挂了电话,直接关机。
她闷哼一声,启动车子。
“那样伤害一心,还想问一心的下落!臭男人,也太便宜你了!”
席关关调转车头,正要离开医院,一辆黑色的宾利,忽然驶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席关关吓得急忙踩下刹车,幸亏反应够快,不然就一头撞上去了。
荣听从宾利上走下来,打开后车门。
先是看见一条修长的大长腿,随即便是男人高俊挺拔的身材。
席关关绝望地闭上眼睛。
墨昱辰却是面带微笑地走过来,对车里的席关关道。
“席小姐,我就知道,你的手机会没信号。不如当面谈,永远有信号。”
“你跟踪我?”
席关关拉开车门下车。
“我只是想告诉席小姐,这几天没有去找你,是尊重你。”
席关关轻笑一声,“别忘了,这里不是圣洲。”
“所以我尽可能表现礼貌,希望席小姐信守承诺。”
“当天我可没有答应你什么。”
“但我给了席小姐最想知道的信息,最为回报,你也应该给我,我最想知道的信息。”
席关关又笑了。
“四少,你这么无所不能,有本事自己找!”
“如果你找到了,就是天意,找不到,就是命!”
墨昱辰依旧保持微笑,在他阴冷的俊脸上,这个表情显得格格不入。
“席小姐,我承认,以庞大席家的势力,想要藏起一个人,我这辈子都找不到。”
“你很有自知。”席关关也保持微笑。
“所以还请席小姐开恩,指条明路。”墨昱辰依旧极尽客气。
席关关很意外,还以为会激怒墨昱辰,没想到他这么谦恭。
一个高高在上,堪称圣洲望着的男人,为了洛一心,卑微至此,席关关确实感动。
但是想到洛一心为墨昱辰经历的那些痛苦,便又冷下心肠。
“抱歉四少,我还是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给一心的承诺。”
墨昱辰依旧没有生气。
因为没有什么比知道洛一心还活着,更让他开心的事了。
“席小姐,我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男人。”
席关关又笑了笑,冷漠转身上车,开着车子走了。
墨昱辰也上车,不远不近地跟着席关关。
席关关便开车在A市绕圈。
有墨昱辰跟着,她不敢回私宅去找杰林斯,免得墨昱辰知道杰林斯的下落,对杰林斯做什么要挟她。
她便回了席家。
一进门,家里的气氛很不对劲。
慕容兰和席初云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席圣昱站在一旁,脸色阴沉。
席关关递给于奉天一个眼神,这才知道,原来是陆唯惜回来了,可陆唯惜的态度很不对劲,不肯见任何人。
这种事,谁都没有办法。
不是不关心陆唯惜,而是大家都不知道,在陆唯惜的身上,这八个月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席关关忽然想到一件事。
“我有办法。”
席圣昱的脸上当即有了量亮光,“姐,什么办法?”
“或许,唯惜的妹妹,是唯惜的突破口。”
“可是……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儿?”
自从冒牌货逃了之后,席圣昱再没了那个冒牌货的消息。
“我想……珍妮知道。”
“堂姐知道?”
席圣昱皱起眉,渐渐明白了。
席圣昱二话不说,便去找杜姿彤。
最近几天杜姿彤没有上班,一直在家里。
席圣昱出现在苏家的时候,杜苏便感觉到了席圣昱来者不善。
“我姐现在身体不舒服,不见人。”杜苏拦住席圣昱。
“你让开。”
“我凭什么让开,这里是我家。”
“堂姐!你出来,我有有话你。”
席圣昱喊了好几声,杜姿彤才从房间里出来。
“出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个冒牌货的下落!”
杜姿彤见席圣昱一脸怒火,哪儿敢告诉他,“我不知道!”
“是唯惜想见她!”席圣昱道。
杜姿彤去了严小卉家。
那个和陆唯惜有一模一样脸孔,叫方婉萱的女人,被席圣昱带走了。
她很不配合,但席圣昱态度强势,拽着她就往外走。
杜姿彤追了一步,被严小卉拽住。
“姿彤,他们的事,你就别参与了。你跟我讲讲,你和煜城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说怎么回事!好好的一对夫妻,就这样离了?”
杜姿彤低下头,碧色的眸子里,泛起一层不易被人发现的水花。
“对,离了!”
“姿彤,你疯了!那么多年的感情,就因为一个误会,就这样完了?”
“小卉,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们之间一直都存在问题。”
“他不信任我,总觉得我没有安全感!他太在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
“感情不就是这样吗?他在意,才说明爱你。”
“可是他出轨怎么算?他不相信我就算了,找来一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我,而且那个女人还怀孕了,你让我怎么办?”
“怀孕?你说王琳怀孕了?不可能吧。”
杜姿彤抬起头,疑惑地望着严小卉。
“前几天我公司聚餐,我还在酒吧里看见王琳来着!喝得烂醉如泥,还穿着高跟鞋!”
“她那么喜欢周煜城,真的怀孕的话,会喝成那个样子?女人怀孕,不能喝酒的!”
“姿彤,我觉得整件事很有蹊跷。周煜城爱你爱了那么多年,对你就是完全痴迷的状态!这十多年来,他身边什么美女没有,王琳算个屁啊!”
“他再眼瞎,也不会找一个那样水准的女人出轨吧?我觉得你拉低了你老公的品味,不对前夫!总之呢,我觉得你有必要找周煜城,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谈。”
“别一个两个闷着,那样什么误会都解不开!到头来,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
严小卉的话,确实说到了杜姿彤的心坎上。
但杜姿彤的性格,看着温柔,其实执拗的像头牛。
“离婚的那天,他对我说,老死不相往来,我不会找他。”
她拿起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严小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