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小说 >秦平苏梦清小说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不是我的对手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不是我的对手

“嗯,真的。”红唇女道,“我刚刚见过他,他说想和你再打一场。”
“哦?”小南王眼神轻佻,“怎么,又想让你们司徒家那大猩猩帮忙不成?”
红唇女没有接这话茬,她说道:“秦平说,想跟你赌一把,赌注就是薛伟。”
听到这话,小南王就更加吃惊了。
他哈哈大笑道:“我正有此意,本来还怕他不答应,没想到他居然主动提出来了!”
“你回去告诉他,我会亲手砍下他的脑袋。”小南王冷着脸说道。
在他看来,只要没有阿山的帮忙,他杀秦平,犹如屠狗一般简单。
“只要秦平死了,一切就好说了。”几个人冷笑道。
小南王淡淡的说道:“既然他主动来送死,那事情也就简单的多了。”
“话说周惠民倒了之后,我们接下来怎么打算?”有人问道。
小南王说道:“现在上头对我们的容忍度已经越来越低了,我有预感,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将我们一网打尽。”
“所以,趁着现在,我们必须尽快捞足钱,然后离开这里。”
“是啊,最近我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司徒莽叹气道,“上头如果真铁了心要做掉我们,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不必多说了,干掉秦平是第一步,杀了周惠民是第二步。海外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随谁都能撤离。”
......
另外一边,秦平去了东平大厦。
“发生了什么。”秦平问周惠民道。
周惠民微微蹙眉道:“宁城最近出了好几条命案,都是我的人,我身边重要的人死的死,走的走。”
“他们大多掌握着重要的资料,像某些重要的渠道,一旦人没了,整个公司的运营都得瘫痪。”周惠民说道。
秦平嗯了一声,说道:“六大家族搞的鬼。不过你放心,一切很快就结束了。”
第二天,秦平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他拿着阿山送的那把刀,以及孙家送来的唐刀进行比对。
经过多次碰撞后,那把唐刀居然应声而碎。
“看来还是阿山这把刀更强一些。”秦平握着这把刀低声说道。
“那是什么?”正在这个时候,苏梦清忽然喊了一声。
秦平往地上一看,之间断刃里掉出来了一张白色的纸。
这纸显然是已经上了年月了,原本的白色,此刻有几分泛黄。
秦平把这纸拿起来瞅了一眼,发现上面都是一些古文,根本看不懂。
“你能看懂吗?”秦平问苏梦清道。
苏梦清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恐怕得古文专家才能看明白。”
“藏在刀里,八成是什么重要的讯息。”秦平嘀咕道,他把这纸条给了苏梦清,说道:“收起来吧,等有机会找人来看看。”
正在这个时候吧,外面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车一停下,小南王便跟两个人走了进来。
这两个人长得很壮实,一看便身手不凡。
最重要的是,秦平感觉有几分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秦平,好久不见啊。”小南王似笑非笑的说道。
秦平喝了一口茶,笑道:“是啊,好久不见,我这才刚回来,你就送给了我一个惊喜啊。”
小南王仰头大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把他怎么样。”秦品把茶杯放了下来,“薛伟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杀了他对你而言,不但没好处,反而会惹一身骚。”
“如果咱来这次交手,我死了的话,薛伟反而安全了,你会让他加入南家,对吧?”
小南王哈哈大笑道:“你倒是挺聪明。”
秦平忽然明白那个算命的为啥说薛伟头有反骨,或许就是因为南家的这一次风波。
但秦平会死吗?自然不会。
“说吧,来这里有什么事。”秦平问道。
小南王瞥了一眼秦平手里的刀,说道:“刀是好刀,就是用的人差点事儿啊。”
“是吗?”秦平笑了笑,他抓起来刀忽然“嗖”的一下便挥了出去。
接连两刀,速度快到极致。
这两刀并不是奔着小南王去的,而是他身边的那两个人。
仅仅两刀,他们便直接变成了两具尸体。
秦平把刀收了起来,继续喝茶道:“带走薛伟的,就是他们两个吧?”
小南王脸色有几分阴冷,他说道:“怎么,你想在这里跟我动手不成?”
“不不不。”秦平摇头,“杀你两条狗助助兴,我想你应该不会计较吧?”
小南王轻哼了一声,说道:“他们两个的死活,我自然不会在乎,只是你当着我的面杀我的人,那就是不给我面子。”
话音刚落,他手里的刀忽然斩向了秦平。
秦平抬刀迎接,手腕顿时被震退,刀也不自觉的落在了沙发上。
“实力有所长进啊。”秦平有些吃惊的说道。
小南王淡笑道:“你的实力倒是原地踏步。”
秦平没有吭声,他说道:“三天后,常山山顶见,那里没人,倒是有个老和尚庙。”
“怎么,顺便替你超度?”小南王嘲讽道。
秦平没有接这个话茬,而是说道:“晚上八点见吧。”
“好啊,我等你。”南长生扔下这句话后便直接离开了。
话说他走了以后,苏梦清便赶紧走了上来问道:“他比以前更强了吗?”
“嗯。”秦平喝了一口茶。
“那怎么办?”苏梦清抓着秦平的手腕左看右看。
秦平淡笑道:“我没事,方才我用了不过一成力,故意给他一个错觉罢了。”
“真的吗?”苏梦清有些狐疑的问道。
秦平再次点头。
“那你有几分胜算?”苏梦清问。
秦平身子往后一靠,颇为自信的说道:“只要我想,杀他最多一刀。”
方才他已经试过小南王的实力了,如今的他,根本不是秦平的对手。
另外一边,小南王回去以后,他爹南王便问道:“怎么样?”
小南王轻哼道:“方才在他家里,我与他交手过。”
“哦?”南王放下了手里的茶,“怎么样?”
小南王说道:“就进步速度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快了,只可惜时间太短,进步空间不大。”
“方才我用了五成力与他交手,也只是将他手里的刀震落。”
听到小南王的话,司徒莽还在旁边说:“可惜了,他要是能为我们所用就好了。”
南王没有理会司徒莽,而是问道:“你有几成胜算?”
“几成?”小南王冷笑了起来,“我杀他如屠狗切菜一般简单!”
众人闻言,顿时放松的笑了起来。
.....
如今秦平根本没把小南王当回事儿,当天晚上,他一直在搜那段古文。
差不多一整夜吧,秦平大体弄明白了这是个啥:看那样,像是一个药方子。
秦平坐在那儿心想:藏在刀里的药方子,难不成是什么长生不老药?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估计是个什么毒药的方子吧。
接下来的几天,秦平每天都在吃喝玩乐,同时呢,他也偷偷的打听着关于六大家族的事儿。
穆先生那头呢,也打算对这六大家族动手了,如今的证据不足以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以暂时只能搁置了。
第三天,秦平带上了所有认识的朋友,开车去了常山。
“这里有啥好玩的啊,平时都没人来。”吴铭建嘀咕道。
“我听说这个山上有个老和尚,那个老和尚挺厉害的,平日里都不见客,也不接受香火。”柳书卉说道。
“骗人的吧,不接受香火他吃啥。”沈蓉蓉嘀咕道。
秦平没有吭声,他们大步来到了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