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神的新视界 >第6章 天上地下第一蠢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6章 天上地下第一蠢

公鸭嗓少年能找到她,其他人当然也能。
而她还有其他进化能力的消息一旦传回孤儿院,周菁菁必然也会增派更多、更厉害的追兵。
她要保护自己,哪怕保护自己的前提是不择手段、手染鲜血。
“水乳交融,作用对象,能力。”她苍白干裂的唇瓣微微开启,迅速而清晰地对公鸭嗓少年说了这么一句。
公鸭嗓少年意识到不妙,右手一抬一落间,一簇更大的火焰就朝着祁采蘩兜头罩来。
祁采蘩却动也没动。
她缓缓勾起唇角,对公鸭嗓少年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然后,公鸭嗓少年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火焰嗖的一下飞上了天。
紧接着,那飞上天的火焰又突然像烟花一样在半空炸开,色彩斑斓,绚丽而唯美。
嗯,真好看。
公鸭嗓少年:“......”
自觉受了一万点暴击的公鸭嗓少年过了足足两秒钟才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焰...焰火?”
他一脸的难以置信,短短的“焰火”两个字硬是被他说得磕磕巴巴。
尤其那个“火”字的尾音还上扬了至少八个度,将他的难以置信表达的淋漓尽致。
祁采蘩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对,就是焰火。以后你的火焰,就只能在节日或者庆典的时候派上用场了。”
公鸭嗓少年的脸色由红转白,之前的嚣张和狂妄因为这个无比残酷的“真相”全都不翼而飞。
“希望周菁菁还愿意把你这块废物点心留在身边。”丢下这么一句之后,祁采蘩再度转身,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远离公鸭嗓少年。
公鸭嗓少年知道自己应该追过去,可他的脚却像原地生了根一样。
那声“废物点心”就像一把刺穿了他心脏之后又被人用力转了两圈的刀,让他疼痛难忍,如同濒临死地。
无论他怎么告诉自己“快追”,他的脚都完全不听使唤——他已经彻底被自己可能面临的凄惨境遇吓破了胆。
不知过了多久,清脆悦耳的少女声线在公鸭嗓少年左边的墙壁上方响起,“喂!蠢耗子!谁让你在这里傻站着发呆的?人呢?不会我买个鸡腿的工夫你就把人给跟丢了吧?”
公鸭嗓少年的觉醒类型是返祖,返祖的兽形是火鼠,所以这个在堆满积雪的阴天里也撑着把红伞、穿了条红裙子的少女才会以“耗子”来称呼他。
若是放在平时,公鸭嗓少年早就跳起来指着少女的鼻子喊她“狗女”作为回击了,可现在公鸭嗓少年却跟焯过水的小白菜似的,蔫哒哒的根本提不起劲儿跟对方斗嘴。
红裙少女见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没出息样儿,心下不由大为好奇。
她和公鸭嗓少年搭档了已经快两年,深知这货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夯货,不仅三观严重跑偏,而且还是那种敌人越强他就越兴奋的性格。
她纵身一跃,双脚轻轻巧巧落在了公鸭嗓少年的身侧,“到底咋回事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死爹死妈了呢!”
公鸭嗓少年有气无力地瞪她一眼,“我爹我妈早八百年就死了!”
“那你做出这副鬼样子是要干嘛?”红裙少女显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她问第二遍的时候对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在问第三遍的时候就立刻同时踢了对方一脚。
公鸭嗓少年犹豫片刻,到底还是把自己被祁采蘩坑了一把的事儿一五一十告诉了红裙少女,“...我试了好几次,每次我的火焰都是直接飞上天变成了焰火。”
他一脸绝望,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灰暗的再也看不到任何色彩。
周菁菁是个疯狂、残忍、心理极度扭曲,并且功利心和目的性都特别强的人。
如果说公鸭嗓少年是腐烂到了骨子里,那么周菁菁就是连着肉体和灵魂,全都腐烂了个彻彻底底。
这样的人就是再投胎十次,也绝对不会花钱养一个派不上用场的废物。
公鸭嗓少年深吸一口气,神色难得的既不张狂邪肆也不悲观绝望。
他略微低头,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红裙少女,“我说狗女,你还记得咱俩之前的约定吧?现在是你履约的时候了。”
红裙少女蹙着两道细眉瞪他。
公鸭嗓少年以为红裙少女是跟他搭档久了所以下不了手,他故意激将对方,“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赫赫有名的血衣狗女也有下不了手杀人的时候吧?”
红裙少女翻了个超级大白眼,“少自作多情了!”
公鸭嗓少年露出一个似笑又似哭的表情,“那就来吧!”
红裙少女移步,抬脚,用自己穿着黑色小皮靴的右脚狠狠踹了公鸭嗓少年的小腿一下,“你这个天上地下第一蠢的蠢耗子!!!”
公鸭嗓少年直接被她给踹趴下了,他半跪在冰冷刺骨的地面上,仰着头用又是生气又是迷茫的眼神瞪着红裙少女。
红裙少女对着他的肩膀又是一脚踹了过去,“你见过这么逆天的进化能力吗?还‘以后你的火焰,就只能在节日或者庆典的时候派上用场了’。你是长了个猪脑子吗?居然敌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我没有。我试了好几次的...”公鸭嗓少年有些委屈,心里却又强烈盼望着红裙少女能告诉他,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他还没有走上绝路。
“那你现在再试试!”红裙少女又想踹他了,她单手叉腰做茶壶状。
公鸭嗓少年忙依言丢了一簇火焰出来。
两秒钟后。
“没变!没变!”原本一脸纠结忐忑,就连动作都比平时小心翼翼的公鸭嗓少年在亲自证实了自己的火焰确实已经恢复正常后,立刻就又蹦又跳的原地欢呼起来。
红裙少女一脸嫌弃。
这副蠢样子,可真是辣眼睛!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她斜睨着公鸭嗓少年,“还不赶快去找人?还嫌自己不够丢人现眼吗?要是因为你犯蠢让任务目标跑了,那你还是现在去死好了!”
公鸭嗓少年这会儿正处于进化能力失而复得的巨大惊喜中,但是这却并不妨碍他生祁采蘩的气。
他跳着脚,一脸凶残的放狠话,“那个窝囊废!居然敢骗小爷!看我不把她捶成烂泥!”
红裙少女朝天翻了个白眼儿,“谁让你蠢,被骗了也是活该!”
公鸭嗓少年一个趔趄。
麻蛋,这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聊天了?还能不能让他多感激对方一会儿了?
果然不愧是“狗女”,这嘴毒的,还真一颗象牙也吐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