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修真小说 >穿入英叔的僵尸世界 >第六章秋生文才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六章秋生文才

与郝栏不同,九叔一下子就听出了是自己徒弟的喊叫声,脸色一变道:“师弟,是我徒弟文才的叫声,里面恐怕出事了。”
九叔说完,也顾不上郝栏,以几年单身老男人的脚速跑了进去。
郝栏翻了下白眼,文才秋生这两个坑货啊,就会坑人,可吐糟归吐糟,他还是跟着冲了进去。
虽说他知道,这两个坑货不会有事,但总不能视而不见,不然,九叔非得怀疑他人品有问题了,好歹是自己的师侄。
这只能说真是来得巧,不如来得妙啊,他一来就开始了,这真是好坏参半。
才冲到院子里,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刚好从一旁的房里跑了出来,他自不会是别人,正好是九叔的师弟,他的另一个师兄四目道长。
“师弟,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四目道长看了一眼郝栏,三人一边一齐冲进去,四目道长开口道:“还能有什么啊,听声音是停尸房那边传来的,十有八九是这两个兔崽子啊,在搞我的那些老板们,一玩,玩出事了。”
“他就是师父新收的徒弟,郝小师弟。”
九叔边走边介绍道:“这两个兔崽子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啊,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哦,原来是郝小师弟你啊。”
四目道长一副略有些猥琐的看着他道:“郝小师弟,你那里好小吗。”
郝栏咬了下牙,看向了九叔,特么的,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我才不小呢。
“四目师兄,你什么意思啊,我不懂耶。”
四目道长笑了笑,一副你不懂才有鬼的表情。
郝栏是相当的抓狂,该死的,我才不小呢。
这时,终于来到了停尸房外,只见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跑了出来,十分惊慌的样子,九叔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过肩摔,一脚踩在了僵尸的脸上。
“哎唷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地上的僵尸叫了两声,一副哭丧着脸的样了。
“师兄,僵尸好像不会跑,也不会说话吧。”
一边的郝栏,看着都感到痛,九叔绝避是故意的,秋生那样子跑出来,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那是个人啊。
看样子,自己的这个师兄,是真的有够腹黑的,自己以后可要小心点才行啊。
“对啊师兄。”
四目道长也反应了过来:“僵尸不会说话啊。”
地上被踩着脸的秋生,略带感谢的看了郝栏一眼,随之一副苦瓜脸道:“师父是我啊,秋生。”
“救命啊,救命啊。”
这时屋里传来了文才的呼救声,这个倒霉蛋,那有秋生的好身手,被那些行尸给吓得乱窜。
九叔这才放过了秋生,三人一齐冲了进去,只见一群僵尸在里面蹦来跳去的,文才这时见九叔赶到,溜烟跑了过来,冲了出去。
“郝小师弟,你就在边上看着就行了,我和你林师兄就搞得定了。”
四目道长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两人二话不说咬破了手指,准备用定尸术,先定住这些行尸,行尸虽是僵尸,但是施了法才变成这样的,其实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僵尸,把他们变成行尸,是为了可以把客死异乡的他们,完整的送回冢乡去,算是落叶归根。
不过,行尸虽是最垃圾的僵尸,可若真吸血吸多了,就会变成真正力大无穷的僵尸。
九叔对僵尸可不会客气,不然真跑出去一个,惹出了祸,那可就是罪过了。
“师兄师兄,你轻点啊,全打散架了,我可怎么好交差啊。”
四目道长一脸的心痛的样子,赶尸实在是辛苦啊,尸体越完整的送回去,得到的报酬就越多,所以他不是心痛顾客们被打,是心痛自己的钱啊。
郝栏这时看见一个僵尸竟向他跳了过来,心想,你丫的当我是软柿子对吧,看见他们就逃,看见我就扑过来。
只是一脚,直接把那个僵尸给踹飞了,还一连撞倒了几个跳窜的僵尸。
四目道长苦着脸看了眼郝栏:“郝小师弟啊,我的天啊,你想踹死我的老板啊。”
“不怪我啊四目师兄,我用的力已经很小了。”
郝栏一副我不是故意的样子,缩了下头,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些人造僵尸如此的不堪,简直就是水货。
这时九叔又是一脚飞踢,把一只逃到另一个门口的僵尸给踢飞了进来,砰的一声,摔在了一个桌子上,桌子啪啦一声散架了。
“师兄啊师兄,你是不是跟小师弟窜通好的啊。”
四目道长顾不上郝栏,跑了过去,一脸的欲哭无泪:“完了完了,全散架了,我可怎么跟他的家人交待啊。”
被撞倒在地的几个僵尸,这时又蹦了起来,但中了郝栏一脚的那个,在地上一副起不来,又一直想起来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搞笑。
“妈的,不会真腰都断了吧,好歹是僵尸啊,不会这么不禁踹吧。”
郝栏心中暗道,不敢再出手了,不然再踹断腰一下,四目道长非跟他拼命不可。
九叔出手是雷厉风行,毫不留情的,所以很快,一屋子的僵尸全被定住了。
只是在最后一个时,四目道长跑了过来,生怕九叔再打散架一个,让他走开,自己来。
“哎唷我的手啊。”
那只僵尸在四目道长才动手时,刚好一口咬住了他的手,痛得他叫了起来。
九叔眼疾手快,动手把那只僵尸定住后道:“僵尸啊,没人性的。”
四目道长尴尬的笑了笑,骂道:“死老家伙,我帮你,你还咬我。”
把手拿了出来,四目道长不由一呆:“假牙。”
过了一会,里面完全没了打头声,秋生和文才壮着胆子走了进来,一副犯了错的小孩似的,在九叔面前低着头。
“要不是今天是你郝小师叔初次登门,我非好好揍你们一顿不可。”
九叔咬牙切齿的看着秋生和文才,一副恨不得把他们生吞了似的,吓得秋生和文才瑟瑟发抖了起来,这次闯的祸真是可大可小啊,要不是九叔回来了,单凭四目道长一个人,恐怕未必可以一个不漏的全搞定,跑出去一个,就可以闹得鸡犬不宁。
秋生文才两人听到九叔这么一说,略带感激的看了眼郝栏,幸亏有他在,不然今天挨顿打是少不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