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星际之夜游 >谁又比谁三观正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谁又比谁三观正

太岁问明安能不能做出合他口味的元晶,这得先知道他什么口味才行。这回明安是不打算动用私货了,在场11位神王呢,她可没本事把他们都喂饱了。而且万一这些家伙把自己当成了叮当猫,不肯放她走了,那不玩完了!
事情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主题。
太岁压根不在乎明安是不是有跟他们一样,在星骸上自由呼吸的能力。他看中的自始至终都只是元晶。
她在心里叹口气,看了眼韩域然后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哥们,该你上场了。
尽管心里此时还在可惜着没能实践一次阵法,明安也不想继续作了。主要是,她有点尴尬,好像一股莽劲戛然而止,一腔热血无处挥洒,酝酿了许久自以为英勇的举动,现在看上去就像个傻子。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挑衅的行为,挑人家下巴还把人家弄兴奋什么的简直弱爆,甚至很阴暗的想着,韩域这家伙怕不是要在心里笑死我或者怪我多事了。
她除了证明自己是个绘架星系吞噬星云都能呼吸的两栖生物之外,好想嘛也没干。
明安:为什么冲动!我的中二病难道还没痊愈吗?
韩域走上前来,他没有看明安,也不知道这姑娘现在处在深深的尴尬癌中,还恶意揣度了他的想法。
事实上,他并不觉得刚才明安的举动多余,就算这种行为对神王们完全起不到威慑作用,在他们面前就像跳梁小丑,那也无所谓。至少,他们这些人,在她勇敢的站出来后,心里的恐惧感已经消失了大半。
韩域现在甚至隐隐有些羡慕,当然,这个他是不会承认的。他只是想,如果他能有她的实力,怕还要做的更嚣张一些。
他走上前来,将元晶奉上。码的整整齐齐的元晶摆放在太岁面前。500斤元晶,垒起来也就不过才一米来宽,高度刚到小腿肚子。看上去略有些寒酸。
“这些元晶都在七阶以上,品类略有差别,诸位神王品尝之时,若遇到十分可口的,可以跟我们这位元素师说一下。”韩域话说的不快,他谨慎着思考着措辞,由于不知道皇甫松带着的十吨元晶是不是进了这些神王的口袋,现在说话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防进了坑或者踩了雷,“这次出访,主要就是想了解一下诸位神王对于元晶的喜好,这样,我们以后在准备礼物时,就有方向了。”
说实话,韩域这个人真不是个当外交官的料,军委会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些,所以专门给他配了个智囊团。
但显然,这些大兵出身的智囊也没有机智到哪去。当然了,明安也没资格吐槽别人,搞外交,她完全两眼一抹黑,真要比起来,还不如人家韩舰长呢。
“诶?就只有这些吗?”双马尾那个雌雄难辨的家伙瞪大了眼睛,似乎不可置信,“难道我们当时签协议时搞错了你们的计量单位?!”
“喂喂喂!你们这些狡猾的家伙。”大背头看上去脾气更暴躁一些,“当时可是说好是10吨!怎么是想赖账吗?!”
“我说怎么突然送个元素师来,啧~”琵琶抚了下头发,“你们这是要玩什么手段。”
事实证明,吞噬者族群里也有冲动的家伙,而且还不少。韩域还来不及解释,“吓!”一张血盆大口突然出现在他的头顶,“既然这样就把你们都吞掉好了,然后我们去吃光你们的星系!”一位神王突然现出了原身,冲着韩域就咬了下来。
更刺激的是,一条巨大的尾巴也朝着韩域甩了过来,这尾巴的主人正是凌虚。
两面夹击之下,还要顶着太岁突然又火力全开的威压,韩域避无可避。
明安没想到神王们对于这500斤元晶反应这么强烈,眼看着韩域立时就要毙命,也顾不得往日恩怨了,迅速出手把他拉到了身后。
“咚”的一声巨响,这是那张大嘴咬空闭合的声音。“嘭!”巨尾甩到了地面的声音。
这要不是明安动作快,韩域现在怕已经是两截了,其中一截还得被拍成饼。张着血喷大口的巨大圆球朝明安看了过来,这家伙的眼白是琥珀色的,瞳孔是血红色的,如同大丽莲一样的形状。
恢复了原身,离开了蚊香圈,这些家伙的眼睛依旧很恐怖。
此时被这只独眼盯着,感受一点也不美妙。
明安觉得这家伙已经把自己当作了下一盘菜,只要她略有松懈,它就会猛扑上来将自己撕碎咀嚼掉。
另一边,“喈喈~”凌虚倒是收回了尾巴,若有所思的瞧着明安。
韩域有些惊魂未定,他可是距离那张嘴最近的人。刚才的一瞬间他似乎都闻到了那张嘴里的腥味,但他好歹也是出了名的勇士,被女人救本就不光彩,何况这还是个蓝混。韩域瞧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明安,心里各种不是滋味。
这人情可欠大发了!
韩域稳定了一下情绪,立即又把明安拽到了身后。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躲在女人后面。
明安:拉来拉去的有意思咩。
“太岁殿下!这并不是进贡的10吨元晶!”访问团里终于有人回了神,立即大喊道,情急之下,也忘记了“礼物”这样的外交辞令,直接喊成了贡品,连遮羞布都不要了!
“哦?那贡品呢?”太岁看向明安,这丫头的身手不错嘛,扛着自己的威压竟然还能在比目的嘴下夺人。
这回不用明安刻意显摆什么,她的实力总算是能被正视了。
“我们运送元晶的舰队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来了。”说话的人名叫陆洲,他强自镇定着,只是尾音依旧是颤的,太岁恐怖的威压实在是太吓人了,即使此时已经收回,余韵也足已让这些人类继续颤抖了。对陆洲来说,刚才简直就像是噩梦!而这种噩梦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半个月前,我们在吞噬星云的星门外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他终于强撑着说完了,然后就见他小腿一抖就要跌倒,还好被旁边的人拉住了。
交代是肯定要交代的。刚才这些神王们的反应,让明安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或许应该庆幸,皇甫他们最终没有落到这些吞噬者手中,但一想到有一股神秘力量,竟然能在吞噬星云的星门之外,将一支顶级配置的星舰队完全抹掉,她就又浑身冷了起来。
但眼前,在担心皇甫之前,她得先过了自己的生死关。
韩域跟明安全身紧绷的戒备着,他们无法猜测交代了实情之后的结果。
会引起对方的暴怒吗?等了十年的供奉说没就没了,不管什么原因,都是不爽的吧。
两人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没想到神王们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了下来,连现出了原身的怪物都重新变做了人形——一个脸上画着油彩的红发少年。
来不及松口气,明安心跳如擂鼓,对方如此平静的反应越说明事情有问题:“你们见过这支舰队了是不是?!”
“按照你们的时间算的话,半个月前星门那里确实发生过一些事情。”太岁做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哎呀呀,我就觉得当时应该是打到了一些虫子,没想到不是错觉呀。”
虫子?错觉?!
“太可惜了,十吨元晶啊。”琵琶咬着手指头,“明明可以吃到爽的,都怪蛟魔那家伙!”
琵琶一想到那大概已经化成了灰烬的元晶,就可惜的不行。她瞧向面色灰白的明安,还有明安身后虽然看不清表情,却在颤抖着的众人。
想着:再跟他们重新要一份的话,不过分吧?
“所以,他们现在在哪?”明安嗫嚅着开口,实际上她现在耳鸣的很严重,完全听不到自己在说些什么。
明安就看到太岁的嘴巴动了动,她却听不到。她知道是自己太紧张了。
韩域激动的喊了起来,似乎在说着“不可能”什么的。
“冷静,冷静下来!”明安强迫自己将注意力从眼前移开,越是这种时候,她就越要清醒!“不怕!不要怕!”明安在心里不住的给自己打着气,但她此时心里却依旧被消极的情绪占了上方,她甚至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不肯妥协,皇甫才会冒险来走这一趟,然后拿着这军功去跟家里争取婚姻自由。
这是在得知皇甫的任务之后,一直盘踞在明安心底,不敢去面对的“真相”。
“都是我的错!”这种情绪开始渐渐爆发,明安知道,现在考虑这些是不对的!这种时候,坏情绪除了会让人难堪和痛苦,一点忙也帮不上,但她又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自己的思维跳脱开来。
这种时候,站在第三者的视角上,会怎么看。明安现在急于想要从负面情绪的泥潭里脱身。她想到了曾被白茶吹嘘过的,上帝视角法则:“真的,只要你脱离了自身,站在上帝的视角上去看经历过的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那些事呀,屁都不是。”
上帝视角的路人们会说什么呢:
“皇甫是为了民族大义,跟你没什么关系。”“现在你站在这里,跟他是同一个目标,所以必须得坚强。”
还是:
“就是因为你啊,矫情什么呢!非要皇甫把一颗心脏剖出来捧给你看,你才信任他吗?”“既然分手了,干嘛不再干脆一点,藕断丝连害人不浅!”
想来想去,无论哪种说辞,都不能让她释怀。怪她自私惯了,此时这些话完全没有说服力。
明安深吸一口气,别人的想法根本拯救不了她。
那如果上帝视角的人是白茶呢,她一定会揉着她的脑袋,说:“就算为了他,你也得幸福的活下去啊,这是他的心愿。”
不,才不是,这只是白茶自己的心愿。
那么,皇甫呢?皇甫他会想些什么呢?
按照皇甫松的脾气,他大概会说,早知道就这么挂了,应该把你一块带来的。
咱们最好死在一起。
没错,这人一定是想要自己去给他陪葬的。
想到这儿,明安突然就思想开阔了,心情竟然神奇的获得了宁静。她本来就不是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在这件事情上代入别人的感官,原本就是自寻烦恼。
就算是当事人皇甫松,她也不会因为他的话就去做些什么的。
反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陪他去死的!她无惧死亡的追到这里来,并不代表着她会想要为他陪葬!相反,一想到皇甫那个自大的家伙现在很可能阴魂不散的盼着自己早点挂了去陪他,她就突然又生出了无比强烈的求生欲呢。
这俩人爱情观原本就都不是多正。如果一定要分出个高低的话,明安大概更胜一筹。因为同样的状况之下,她要跟皇甫松掉个个儿的话,皇甫大概会想着先给她报仇,然后自杀了去陪她。
你要说,这只能说明皇甫爱的更深,明安是无法反驳的,虽然她内心里并不这么想。
她其实也是很爱皇甫松,只是,她的爱情可以因他而死,她的生命却不行。
奇葩的是,明安的心境竟然在这种扭曲的想通了之下获得了突破。
她感觉到汹涌澎湃的灵气朝她灌注而来。
这一刻,明安的修为像坐了火箭一样飕飕的飙升着。此时,她真的应该感谢太岁,感谢他拒绝了自己布置生命阵法的要求,不然按照传承所说的晋级套路,现在她大概要遭雷劈了。
星骸之上没有风云,也形成不了雷电,明安的晋级是无声无息的。
几位神王似有所感的看了几回天空,却完全看不出什么。
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庞大气流洗刷着明安的经脉,灌注到丹田之中,无数次的锤炼着那颗小金丹,直到它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纹,然后在被压缩到极致之后,彻底裂开。
但是,并没有元婴从金丹里面出来。
此时明安的气海里除了气,再无其他。
她这是失败了吗?也是,修仙这事哪有这么草率的,她要是这样子都能修成元婴,那些古时候的大能们怕得气活过来了。
但她的心里并无恐慌。
此时她体内气息流转顺畅,气海已经扩的无边无际,似乎永远都不会枯竭。她并没有损伤到自己,修为还有了不少长进。
对于修仙,明安其实没什么兴趣。她所求的不过变强而已。
此时,明安全身经历了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的淬炼。她身体里排出的异物被蛛丝搜集抓取隔离,然后悄无声息的抛洒到了神殿下面,连丝味道都没飘出来。
平和的灵气浸润到身体之中,游走过大脑,耳道,眼睛……明安的思考能力再次上线,她听到琵琶漫不经心的说道:“谁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呀,可能被老大轰没了,也可能被卷进了蛟魔那家伙召唤出来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