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季暖墨景深 >第938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201)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938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201)

但是离开基地不等于以后不能再见,乔家也是在洛杉矶,如果有机会的话在外面偶尔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
封凌也没有什么太过伤感的情绪,只点点头。
“你还真是个寡淡的性子。”乔斐叹了一声,抬起手就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了一下。
封凌一直以来其实是很感谢乔斐对自己的照顾的,但是她不怎么会表达,尤其是别人对她好的时候,她心存感激,但不知道要怎么去感谢。
……
晚上,厉南衡回来,进门就看见虽然收拾的整齐但仍然和白天他离开时不太一样的地毯,还有沙发上的水果盘等等东西。
“阿K下午来过了?”他瞥见立在卧室门前的行李箱。
“嗯,来过了,狙击队另外几个也过来看了看。”
“怪不得。”厉南衡看着乱七八糟的地毯:“看着就像是被一群野猴子糟蹋过。”
封凌:“……”
野猴子?
小许之前在厨房外面看见了乔斐和她在里面说话,后来乔斐带着狙击队的几个人离开时,小许在她身边走过,说了一句:“你的齐天大圣就在身边,可千万别被野猴子迷了双眼。”
她还因为这话笑了半天。
人家乔斐好歹也是基地里的副教官,在外面也是出身名门,为人处事圆滑周到,才不像Tam还有阿K他们几个性格那么跳,如果真说像猴子的话也就是其他几个像,乔斐就算是,那也绝对是猴子里的军师,还是文质彬彬又稳重型的。
“我收拾过了,可能看起来和你离开的时候还是不太一样,那我再收拾一下。”封凌说着就要过去再将地毯弄一弄。
刚走过去却忽然被站在地毯旁边的厉南衡拎着领子站了起来,她没防备,一个踉跄骤然一头撞到他怀里,男人顺手在她肩上一按,于是就变成了她这么一个明显的投怀送抱的姿势。
男人搂着她的肩,低头看着怀里这颗毛茸茸的脑袋,抬手又在她头发上摸了一把:“我又没怪你把家里弄乱,急着收拾什么?”
他这话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家里有一个淘气的需要他操心的小媳妇,回家之后又赶紧哄媳妇似的那种语气。
封凌迅速从他怀里退开,抬起眼就看见厉南衡仿佛心情不错的正低头睨着她。
少女已经趁他不在的时候,将裹胸布又缠上了,身上的衣服也换上她平时穿的那种白色短袖T恤,不再像前几天穿的那么宽大,也不再半露着肩膀锁骨。
可厉南衡发现自己对她的迷恋似乎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哪怕就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只要一靠近,他特么的似乎都能起点反映。
如果不是因为这客厅里的灯光太亮,如果不是她的眼神太澄澈,他怕是又要忍不住做些什么。
这回也没办法以喝酒了这么一个理由去做。
毕竟今天身上一点酒味儿都没有。
所以下次再想做什么坏事的时候,他是不是应该事先在楼下的超市买瓶酒,喝上几口再上来。
正想着,房门这时忽然传来一阵门铃的声音。
厉南衡看她:“你又叫了什么人过来?”
封凌:“没有啊,下午他们已经回去了,而且我看他们应该是不会再过来,本来他们就怕被你教训,怎么可能会跑来这里往枪口上撞。”
说的也有道理,那几个小时也就是看他不在,所以那帮混小子才敢进来。
这种时间还会是谁?
厉南衡转身去开门,封凌也没多想,蹲下身继续去将地毯好好的铺了铺,没多久就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动静。
骤然看见门外站着的女人,厉南衡的眸色冷淡无波:“怎么是你?”
封明珠看见开门的人竟然真的是他,当即一脸开心的笑了起来:“我听说最近你们XI基地出了些事,你最近没回基地,而是在外面住,看来果然是真的,你居然真的在这里。”
封家和厉家向来有很多事情都联系在一起,XI基地与军.方之间发生了矛盾,封家自然也会知道,封明珠会听说这件事,倒是并不奇怪。
“你是怎么找到这地方的?跟踪我?”厉南衡立于门前,没有要让她进去的打算,眸光冷淡,没什么温度,也并不客气。
“我如果能有那种跟踪你,却不会被你发现的本事,我早就跟了。”封明珠朝他微微吐了一下舌头,温柔中带着点小俏皮,又带着点开心和隐隐的期待:“我是听说你在这里,但不知道你究竟住在哪一栋,我车就停在下面,刚才看见你开车回来了,而且就停在我车的旁边,后来我跟进来,看见电梯停在十层,我猜你应该是住在十层,所以就来试试看,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
他对过去封明珠的事情向来不怎么感兴趣,对她的车也不熟悉,这公寓里的各种豪车不少,他的确没注意当时停车的位置旁边都停了哪些车。
对军.区的人千防万防,却竟然忘记防这位每天想方设法要见他的封家大小姐。
“我能进去吗?”封明珠的眼神里的小兴奋几乎要掩藏不住,因为是真的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他平时不是在基地就是回厉家处理什么急事,从来都不会在其他地方多停留,她根本没机会见到他,更在他拒婚后,连找他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实在没必要进去。”厉南衡没有要将门前让开的意思,也没给她趁机进门的机会,只冷淡道:“有事在这里说。”
封明珠看着他,眼中的笑意和兴奋渐渐的被冷却了下来,但眼里对他的喜欢却仍然还是那么的明显。
她捏紧了手中的包,平时在外面的大小姐脾气和在家中的跋扈,此刻全部收敛,只剩下小女人的娇羞和藏不住的喜欢。
“我只是想来见见你。”尽管有很多话想说,可封明珠知道他讨厌太麻烦话太多的女人,所以只能先忍着不多说,只想先打开和他之间的沟通渠道,而不是再这样一直见不到面的情况。
“见到了,可以走了?”厉南衡的确是对封明珠这种女人没什么耐心,眼神都透着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