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冷面老公爱上我 >第四百三十章 戏够足啊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四百三十章 戏够足啊

回到邵家公寓,推门进来的时候,邵母面色一僵,盯着沙发上正看报纸的邵允琛,不由得犹疑:“你不是说公司有会要开吗?怎么回来了……”
邵允琛闻言,将报纸缓缓阖上,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会开完了,回来吃饭。”
他说完起身,往玄关方向去的时候脚步明显一顿,眼睛淡淡落在陆瑶身上,开口声音也冷:“你怎么来了?”
陆瑶也不看他,一心抱着安溪在逗弄,邵母见状,阻断了话锋,抢先答道:“回来有点事,用不着你管。”
等邵母拎着一袋子的奶瓶去了餐厅,两人才悄悄对视一眼,无声笑着,什么都不用说,便都心领神会。
这时候刚刚走近的陶莞尔将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鄙夷,“你俩这戏够足啊?”
邵允琛抬眼朝她望过去,抿着唇角的笑意,不予回应。
陆瑶则装傻,抱着孩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时候邵母从餐厅探出头来,招呼人过来:“来吃饭。”
上了餐桌,邵母故意安排了邵允琛和陶莞尔坐在一起,陆瑶抱着安溪独自占了一边,邵母坐在主位,笑眯眯看着左手边的两人,又盛了汤特地递到了陶莞尔面前,“莞尔,今天让你陪着伯母跑一天,真是辛苦了。”
陶莞尔脸上的表情僵了又僵,一会儿瞄两眼邵允琛,一会儿又看向陆瑶。她对邵母的殷勤无法推拒,一顿饭才吃了两口,就觉得如坐针毡。
偏偏另外两个表情都是一致的冷漠和寡淡,邵允琛慢条斯理吃着饭,对邵母的话充耳不闻,而陆瑶则一边忙着吃饭一边照顾安溪,更是无暇顾及其他人的琐事。
只是没人察觉,餐桌下男人的腿一次又一次地伸出去,轻触着对面女人的小腿,企图从她那里得到什么回应。
陶莞尔夹了一筷子白饭到嘴里,不由得开始自我怀疑,这俩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陆瑶吃了小半碗饭,怀里的安溪还是折腾不休,邵母看着,朝门外怒了努嘴,“是不是饿了?”
陆瑶推开身下的椅子起身,邵母见状头也没抬,就伸着筷子一指,“最里面一间是宝宝房。”
她也没应声,径直朝宝宝房去,余下桌上三人各怀心思,陶莞尔趁着邵母不注意,悄悄摸出了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等客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男人:“琛哥,是不是你手机响了?”
邵允琛拧眉,放下筷子起身去了客厅,在看清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后不觉会心一笑,拿着手机径直朝宝宝房走了过去。
邵母喝汤的动作微微一顿,似乎是不放心,放下汤碗想追出去看看,但撑在餐桌上的手臂被反应过来的陶莞尔一把拽住了,“伯母,您上次不是说想要国外那个限量版的包吗?我托朋友问到了,她刚刚发了几个颜色过来,让您挑挑喜欢哪一个。”
说完将手机掏出来,翻阅着什么,老人家将要起身的动作就此打住,似乎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重新坐了下来。
陆瑶正坐在沙发上给安溪喂奶,听到推门的声音之后顿时警觉起来,抬头望过去,看到门缝里显出邵允琛的身形。
她还来不及说话呢,男人就三两步走过来,一手钳住了她的下巴,激烈的吻顺势席卷。炙热的缠绵持续了很久,直到女人怀里的孩子发出了抗议的哼唧声,他才不舍地与她唇畔分离。
陆瑶眼底颤了颤,不由得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呼吸不稳地低低呵斥:“邵允琛,你是不是疯了?待会儿你妈过来……”
邵允琛似乎不甚在意,眼睛直勾勾盯着陆瑶,眼底盛满了深情,他伸手理着她鬓角的碎发,声音暗哑:“瑶瑶,我想你了……”
陆瑶的话锋因这句灼热的“想你”突然止住,她的喉咙涩了涩,同样深情地呼应着他的目光,半晌呢喃出声:“我也是。”
他倏而笑起来,笑容温和,是鲜少会有的温柔缱绻。
陆瑶无法自持,深深地跌进了他温柔的眼眸中,好半天才按捺了那颗狂蹦乱跳的心脏,驱赶来人:“你快出去吧,被你妈发现,她恐怕再不会让我进这家门了。”
听了这话,邵允琛不可避免地升腾起不忍的情绪,托着她的下颚在她额头印下浅浅一吻,“委屈你了。”
临出门前,他又回头看她,眼神坚定而执着:“瑶瑶,你不必非要这么做,如果改变了主意,随时告诉我。”
“好。”陆瑶浅浅一笑,笑容虽然苍白,眼底却是满满的炙热深情。
邵允琛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邵母就敲响了房门,他假装刚刚挂了电话,立在门口表情寡淡地问:“怎么了?”
邵母抿唇笑笑,没说什么,继而又转身折进了宝宝房。
安溪喝饱了奶,这时候已经睡着了,陆瑶将她抱在怀里哄着,见邵母进来了,只是微垂着目光盯着她迈进来的腿脚,并没有抬头。
“等她睡熟了我再走。”陆瑶轻轻摇晃着身体,声音也轻。
邵母垂眸看着,自她把安溪接回家,从没见她睡得这样安稳过,家里的阿姨换了几波,也没有一个能把她哄好的。
这时候看着陆瑶,再看着孩子,心头有各种情绪在体内翻腾。
“嗯。”半晌,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在旁边坐了下来,一语不发。
不多久,陆瑶将睡熟了的安溪放在了床上,小家伙睡得格外香甜,她静静看了许久,回头从旁边包里翻出了一直浅灰色的毛绒公仔,“这是安溪最喜欢的,您拿这个哄她,会比较管用。”
说完,又将先前的笔记本拿出来,一同递到了邵母手里,“还有这个,您有兴趣就看看,多少能有些帮助。”
她说完,也不等邵母的回应,就径直抬脚走了出去。
出了公寓,走到楼下时,陆瑶浅浅呼出一口气,她不觉抬头,朝身后的楼久久凝望了很久,口中低低呢喃着:“小溪,再等等妈妈……”
她的心,突然间疼得厉害,像是挣扎一般密密麻麻的,之后觉得胃里又开始翻腾,伏在旁边的草丛边缓了很久。
将要起身离开时,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点开是廖秋发来的两条信息。
一张是她从医院妇产科出来的照片,配合着看不出具体情绪的疑问:“总监,今天公司论坛有人发帖,您真的怀孕了吗?”
陆瑶无声,重重地合上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