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修真小说 >仙帝归来 >0237章 你敢直视我?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0237章 你敢直视我?

0237章你敢直视我?
丁志佳的爆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难道是云青岩的回答跟别人不一样?
不对,如果不一样,全面五人就已经不一样了,不可能就一个云青岩不同。
可既然不是回答不同,那又是什么原因,引起了丁志佳爆喝?
很快,丁志佳的随从,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云青岩的态度——
别人在回答丁志佳问题时,都是弯身低着头,用谦卑的姿态答话。
云青岩却是直视着丁志佳,眼中没有半点应有的尊重。
“他完了……”丁志佳的随从们,都在心里说道。
“丁师兄刚被冰魄蛇羞辱,正愁怒火没地方宣泄,这个叫云青岩的人,却在这节骨眼撞上枪口……”
明白问题所在之后,丁志佳的随从们,脸上都出现了幸灾乐祸。
他们巴不得,丁志佳把怒火宣泄在云青岩身上。
这样,他们也不用,时刻都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慎,就将丁志佳惹毛。
“喔?我大胆?不知道我哪里大胆了?”云青岩没有畏惧,而是平静地看着丁志佳道。
“放肆,丁师兄乃是真传弟子,他说话,也是你能顶撞的?”丁志佳一个随从,立马就出言呵斥道。
“云青岩,你不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丁师兄乃是真传弟子,而你只是内门弟子,你跟丁师兄说话时,不应该露出下位者应有的姿态吗?”
“下位者?”云青岩闻言也不恼,而是不屑道,“你们愿意卑躬屈膝,那是你们的事,但想让我云青岩跟你们一样,给人点头哈腰绝不可能!”
如果不是,之前跟冰魄蛇经过一场大战,又动用‘灵魂复苏术’唤醒冰魄蛇的灵魂……让云青岩消耗过大,就凭他们这番话,云青岩早就一巴掌拍出去了。
“坏事了……”
江海几人,心里都暗叫不好,“云青岩现在,根本不能动手,此时惹上丁志佳,只怕凶多吉少……”
丁志佳虽然是真传弟子,但在天剑宗的名声却很不好听。
不仅动不动就用真传弟子的身份欺负内门弟子,还经常欺骗女内门弟子的感情。
江海甚至隐隐听说,一名女内门弟子,因为怀上丁志佳的骨肉……直接人间蒸发了。
有传闻说,丁志佳背景惊人,其爷爷是天剑宗的一名老古董,住在天剑宗最至高无上的圣城里面。
他爷爷哪怕面对宗主宫雨晨,都能平等交流,而非以下属的身份。
那名怀上丁志佳骨肉,但却人间蒸发的女内门弟子,就是因为丁志佳背后的势力,认为她配不上丁志佳……所以直接让她消失了。
“你想知道你哪里大胆?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丁志佳阴冷的声音响起,“你与江海几人,领宗门任务,前来沙海王朝调查屈靓骏失踪之谜。但你却背地里勾结血煞宗,为所欲为,甚至残杀了内门弟子屈靓骏。我说你大胆,还是轻了,你这行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丁志佳这话出来,不仅是江海几人傻眼。
就连他一众随从,都全部怔在原地。
傻子都看得出来,丁志佳这番话,是在扣帽子,给云青岩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报复云青岩先前没对他卑躬屈膝。
“丁师兄,你误会了,屈靓骏是血煞宗的人杀死的,而血煞宗的人,已经被一只婴丹境的冰魄蛇覆灭了!”江海几人,全都往前走了一步,鼓起勇气道。
若是寻常时候,他们哪里敢站住来为云青岩说话。
但他们现在都立下天道誓言,三天内誓死保护云青岩。
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为云青岩说话。
“江海,你们好大的胆子,事情的经过,丁师兄已经查清楚了,你们莫非是在质疑丁师兄?”丁志佳一个随从呵斥道。
“屈靓骏摆明了是被云青岩杀死,江海几人现在还为云青岩开脱,莫非这件事跟他们也有牵扯?”
“一定是这样,否则江海几人,哪里会为云青岩说话。这样好了,把江海几人先拿下,带回宗门以后,就交给执法堂的人发落。”
“嘿嘿,执法堂的方北长老,前几天刚跟丁师兄把酒言欢,一定会公正判处江海等人!”
“至于云青岩,不仅残杀同门,还冒犯真传弟子方师兄,两罪并罚……应当就地格杀!”
丁志佳的随从们,都也紧跟丁志佳,给云岩区扣下莫须有罪名。
在他们看来,云青岩简直出现的太是时候了,一下子就把丁志佳无处宣泄的怒火,牵引到他身上。
江海几人,面色一变再变。
尤其是江海,他觉得自己往常,也算一个无耻的人,在内门时,就没少欺负修为比他弱的弟子。
但江海再怎么无耻,都有一个底线。
不像丁志佳等人,无中生有,劈头就给人扣下一个罪名。
“仅仅因为我回答你问题时,没有像别人一样弯身低着头,用谦卑的姿态答话。你就给我冠上莫须有的罪名,甚至还要置我于死地?”
云青岩没有理会丁志佳叫嚣的随从,而是直接看向丁志佳道。
没人注意到,云青岩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滴血液。
若冰魄蛇在场,就会认出,这滴血液是他送给云青岩的精血。只要云青岩点燃精血,一定范围内冰魄蛇就能感应到。
并且,在第一时间赶来。
值得一提,这个‘一定范围’,指的是方圆万里之内。
“你的意思是,我是因为一己私欲,所以才针对你了?”丁志佳眉宇阴沉,他发现云青岩又在直视自己。
而且这一次,隐隐地,还带着挑衅地意味。
“是与不是,你心里清楚,我只问一句,你是真打算,要对我出手吗?”云青岩再次直视着丁志佳道,握住冰魄蛇精血的左手,做好了,随时燃烧精血的准备。
“云青岩,你放肆!”
丁志佳猛地又呵斥一声,云青岩这一次不仅直视他,言辞甚至出现毫不掩饰的争锋相对,“你不仅勾结血煞宗,残杀屈靓骏,还一而再再而三对我不敬,你真以为,我身为真传弟子,就不会放下身段对付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