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逆流红尘之梦蝶 > 第003章 老妈,做泡菜吧!

第003章 老妈,做泡菜吧!

听儿子说起“承包”厂子的事,卫兰笑了。

“你这孩子,不知道就别乱说。承包都是单位对政府,外人根本没资格。再说厂里做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就算有人承包也得赔死!”

韩金明接着解释道“你妈厂里光工资每月就一万多,销售回款连两万都没有,再刨去成本不亏才怪。真有人承包,县上和厂里的领导怕是做梦都会笑醒……”

亲身经历过国企改制和下岗潮的韩羽,当然知道城关副食品厂连年亏损资不抵债,这不仅吓不倒他,反而是天赐良机。

副食品厂主要制作咸肉腊货酱菜糕点蜜饯等当地特产,供给副食品门市部销售,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算得上宁安本地的利税大户。

改革开放进入九十年代,国营单位体制僵化的弊端日益严重,经营思维无法跟上市场需求,产品自然出现滞销。

韩羽指了指电视,说道“伟人都讲了进一步深化改革,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现在大批国企的亏损已经成了政府的包袱,等到包袱背不起了,想不改都不行。”

嗯?

韩金明敏感地意识到,儿子的观点和最近报纸电视上的论调很接近,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种认识了?

“你的意思,上面会放开承包?”

“包产到户,个体户都多少年了,放开承包也没什么稀奇。即便现在没放开,但局部承包比如车间或厂房,不是不可以商量。”

韩羽微笑着继续说道“刚才的新闻上不也说‘改革是发展生产力’吗?只要能提高效益,为政府减轻包袱,上面应该会乐见其成。”

卫兰皱了皱眉,问道“说的没错,可谁有那么大本事能把车间盘活?”

“妈,盘活车间和厂子没那么难,你们亏损是原先的生产计划与市场完全脱节。几十年的口味早就吃腻了,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哪有多少人爱吃?”

卫兰愣住了。

几十年品质始终如一是厂子的生存之本,居然被说的一无是处,虽然知道儿子讲的没错,但心底多少有些不自在。

再想想,厂里不做这些,工人们又能做什么呢?

韩金明也同样不理解,他接过话头说道“照你这么说,南京盐水鸭、金华火腿、无锡酱排骨、德州扒鸡也没人吃?”

韩羽摇摇头说道“这些是独一无二的百年招牌,全国慕名的人太多自然不愁销路。但副食品厂只覆盖城关和乡镇供销社,消费者就那么一点。”

“所以,想要从根本上扭亏为盈,必须改良口味、推出新产品,还要打开外地销路,否则破产倒闭是迟早的事。”

卫兰吓了一跳,如果厂子倒闭她就没了工作和收入,家里的日子更没法过了。

“不行,厂子不能倒!”她想了想,又为难地说道“可怎么改良口味?推出什么产品?怎么才能打开销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为他人做嫁衣的事,韩羽自然不愿意做,但考虑到老妈的单位情节,他便说道“我听同学说过,四川和朝鲜族泡菜口味很不错,以厂里条件完全可以借鉴学习快速上马。”

作为副食品厂的老职工,卫兰自然了解四川和朝鲜族泡菜,甚至曾经在省城交流学习时还品尝过,只是此前根本用不着,如今儿子点出,顿时让她眼睛一亮。

“这两种泡菜我知道,应该能做的……”

为了给老妈增加信心,韩羽笑着说道“反正家里泡菜坛和蔬菜都是现成的,要不您先试试?”

听了儿子的话,卫兰越想越有道理“应该能行。”说完就到厨房开始制作泡菜了。

这时,新闻联播已经结束,韩羽从果盘里挑了一只苹果到厨房交给卫兰,笑嘻嘻地说道“妈,泡的时候加个苹果,同学说是独家秘方。”

“真的?”虽然没听说过,但卫兰想想觉得没什么问题,便答应下来“妈会放进去,不过,你的精力要放在复习迎考上,在学校要专心听讲,不会的地方要多请教老师。”

“放心吧,我记住了!”

对于老妈的手艺,韩羽用不着操心,上楼继续复习并督促妹妹的功课。

客厅里,韩金明越发看不懂了。

韩羽明显沉稳懂事,见识也远超同龄人,看似随意的言谈举止,却让人身不由己的信服,实在过于离奇。

对于突然之间就长大的儿子,韩金明陷入沉思。

十一点,韩家三口陆续上床睡觉,但韩羽却依然阅卷如风。

前世哪天不是刷手机到子夜过后?再复习一个小时,毫无压力!

韩芸揉了揉眼睛,看看隔壁窗台的灯火依旧,打了哈欠摇摇头,关灯睡觉。

……

“叮铃铃!”

六点钟,闹钟准时开工。

韩羽没有耽搁,利索地穿好运动装下楼,热身之后,开始了第一天的晨跑。

洁净清新的空气,凉爽拂面的东风,全身细胞在轻快的脚步中,迎来新的一天。

年轻的身体,真活力无限!

大约二十分钟后,身体微微出汗,韩羽才结束了晨跑。

运动并非一朝一夕,坚持才是王道。

回家洗漱过后,韩羽开始复习英语,想要短时间提高,足够的口语练习和词汇量是两大法宝。

就在韩羽大声朗读之际,韩芸揉着眼睛出门准备下楼洗漱。

“哥,你真去晨跑了?”

韩羽指了指厨房。

“什么啊?”韩芸莫名其妙地钻进厨房。

“老徐家的锅贴包子?!”

见到慕名已久的当地美食,韩芸果断站在院子里卖好“哥,你今天真帅!”

“马屁精!我以前不帅吗?”

“嘿嘿!都帅,今天特别帅!”

“赶紧刷牙!”卫兰催促着女儿,又回头数落儿子。

“锅贴包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