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逆流红尘之梦蝶 > 第045章 连夜认错

第045章 连夜认错

见家人齐刷刷盯着自己,史大伟笑了笑说道“我可没这么讲,只是姐把赚钱想简单了!真要开,也不是没有办法。”

史有良接着问道“什么办法?”

“先摸底,城关有多少家电铺子?卖的好的是哪些牌子?能打听到出厂价最好,还要选择位置好店面大的铺子,绝对不能比别家差!等开张了要搞促销,把人家最好卖的产品压到进货价以下!”

史丹丹奇怪道“那还赚什么钱?大伟子别乱讲可好?”

史大伟说道“这么搞开始确实赔钱,可不挤垮别的家电铺子,你永远别想安心安逸地赚钱!”

史有良不住地点头“先苦后甜就是这个道理,不然天天唱对台戏就让你不得安生。”

丁小安一脸自豪地说道“小丹,你看看,这才是真正的生意经,别一天玩到晚,好好把心思放到店里!”

蔡俊若有所思,史丹丹知道今天是没戏了,但无可奈何,只能气鼓鼓地白了弟弟一眼。

……

韩羽小心翼翼地回到家中,担心会遭到暴风骤雨,然而,细风和雨的卫兰只字不提,似乎忘记了中午的经历。

直到吃过晚饭,老妈都风平浪静,回到楼上韩羽依然迷惑不解。

点上李字蚊香,拿出卷子,按照课目题型总结筛查不足。

到了八点半,卫兰端着两碗鸡汤上楼,为即将迎考的一双儿女补充营养。

韩芸嘴甜,一边喝着鸡汤,一边夸味道好极了!

六月七八九三天就要初升高考试,卫兰嘱咐女儿不要太熬夜,休息好了才能保证精神好。

有了好吃的,韩芸自然点头如捣蒜。

随后,卫兰端着汤碗来到儿子房间。

将鸡汤放在书桌上,卫兰临走只是说了句“喝了,帮小芸把碗带下来!”

“妈!”

韩羽有些忐忑,重为人子的这段时间,他更能理解父母对于自己和妹妹的想法。

当然,也正是因为恍如梦幻的三十年经历,他希望,这一回能让自己和家人,活的像个人。

卫兰转身,看着从呱呱坠地到如今七尺男儿的儿子,心头百感交集。

都说“知子莫如母”,但儿子最近这段时间的变化,几乎可用沧海桑田来形容。

今天中午,自己被龙建军推倒,原本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儿子却冲上来不由分说一通暴打,她的内心掀起来狂涛巨浪。

当初那个温良内敛的孩子,竟然变身为狂暴凶残的“混混”,直到陶局长和庄县长赶来,卫兰的心还在发抖。

当儿子毫无敬畏之心的面对庄宣怀,甚至看似慷慨陈词地质问,卫兰仿佛不认识自己的儿子。

等到下午忙完工厂的调整回到家中,卫兰依然不能平静,一直处于矛盾和纠结的状态。

可当韩羽回到家中,卫兰敏锐地发现儿子并非浑然无畏,尤其时不时偷瞄自己的样子。

“儿子,怎么了?”

权衡片刻,韩羽笑了笑,说道“妈,我能考上大学,会赚很多的钱,我希望能够快乐的享受生活,可我不愿看到你、老爸和小芸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

停了一会,他继续说道“中午的事我没控制住,很抱歉!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卫兰点点头,却问道“就这样?”

韩羽愣了一下。

“儿子,你有信心考上大学,妈很高兴。但我更希望你在心里知道错在哪里,而不仅仅只是在嘴上。”

韩羽恍然大悟,知行合一才是正确的方法,老妈希望自己能拿出实际行动。

而卫兰则继续说道“暴力只会留下怨恨,宽恕才是男子汉真正的胸怀和担当。”

韩羽释然一笑,三口两口喝掉鸡汤,把嘴一抹,说道“妈,我不认得路,你带我去龙叔家。”

卫兰的眼中当即闪出华彩之光儿子真的长大了!

……

城北,两间平房。

龙建军光着膀子趴在床上,女儿已经靠在里边睡了,他媳妇正坐在床沿用跌打酒帮着丈夫活血化瘀,一边搓揉一边低声咒骂。

“天杀的小畜生,真下死手啊!你也是,在厂子了本来蛮好的,非要闹,这下闹了个大笑话吧?”

挨打之后的龙建军名声臭了,犹如过街老鼠,中午回到家就没敢出去。

就这样,帮人看店的老婆还是遭到熟人取笑。

刘玉贵及时翻盘致使夺权失败,邱毅生是老干部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轻易没人敢动他,但作为小小科长的他必然会遭到报复,副食品厂恐怕没有自己容身之地了。

老婆收入微薄,女儿刚上小学,父母都远在乡下,要是没有稳定的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可怎办呢?

要是,要是自己不那么心急就好了……

如果不是想着往上爬,平心而论,卫兰的能力和为人,龙建军也是相当认可的。

此时此刻,听着妻子的唠叨,龙建军的心态终于回归现实。

妻子说了半天,见丈夫闷不吭声,既是心疼又是恼火,揉过了背部便把跌打酒塞在他手里。

“平时不挺能说的么?现在哑巴了?”

龙建军自己坐起来,一边揉捏着胸口的伤痕,一边无奈地叹息道。

“唉~说什么?事情做了,运气不好有什么办法?”

“哎……”妻子也是没了主意,好一会才说道“要不找刘厂长认个错,再求求情?一个厂里都十几年了,不能那么绝情!”

刘建军的手一抖,力道大了一点,顿时龇牙咧嘴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屋外有人喊门“龙科长在家吗?”

龙建军以为听错了,但媳妇却听的真真的,但不清楚来人是谁有什么目的,便小声问道“建军,外面有人叫你,这么晚了,谁会来家找你?”

龙建军从床上下来套上拖鞋,将跌打酒放好,套了一件老头衫,说道“是卫兰,我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