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修真小说 >青仙问道 >第2章 江城五月落梅花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2章 江城五月落梅花

直到了晌午,连身边的两个酸秀才都开了张,仍是没有人来问顾青的字,两个酸秀才有些得意,虽然你字好,但你没有功名啊。
他们又不禁怀念才开国的时候,那时候秀才可真少,根本没有穷秀才的说法,现在读书人真的太多了,连这功名都没有的野小子都写得一手好字。
只是后面两个酸秀才不禁有些遗憾,因为顾青一点都不丧气。
其实顾青真没什么沮丧的,没人买他的字那是旁人的损失,他现在需要钱,大概是因为想换个好点的住处。
从前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死,住什么地方都无所谓了,反正时间一到,换个身份,兴许就是金玉满堂。
现在不同了,身体越来越健康,加上已经是第七个月,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应该会在这个世界呆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其实他一点都不想再死了,尤其是经历以前那种事,一想到就会吐。
当你身体越来越糟糕时,什么财富、权力弥补不了那种失落和难受,因此也让顾青学会了麻木。
“竟然有些饿了。”顾青摸了摸肚子。
收拾好那一幅字,身边的楼阁、园林一晃而过,河上的画舫,河边的青衿士子来来往往,顾青走进城郊的一条街道,来到一所小酒馆。
点了一盘茴香豆和一小盅酒。
此时他有点念小红的好,这八文钱倒是及时。他卖字挣钱是为了省心,因为做生意这些他虽然也会,但需要做许多准备工作,还得和人打交道,他是不太喜欢的。
只是他似乎选错了卖字的地方。
顾青心思飘到刚刚经过的画舫上,那上面有钱人挺多的,遇到几个识货的,应该也不难。
如何上去呢?
他这一身衣服到底有些寒酸,要上那样的画舫,有些犯难。
顾青来到河边,站在一株杨柳下,看着来来往往的士子、商贾,他有些犯难,要不要抢一套衣服,既然都是抢,为何不直接抢钱?
顾青又陷入另一个难题当中。
“不义之财于我如浮云。”顾青默默念了几句后,准备走近一个看着很瘦弱的男子,他脸色苍白,看着身体像是被掏空,兴许轻轻碰他一下,他就倒了。
顾青走近他的过程,心里仍是有些犹豫,到底是抢衣服,还是抢钱比较好,万一他钱花光了怎么办,值钱的东西一般也不好出手,毕竟他对江城的销赃渠道一无所知。
对了,他还没蒙面呢。
眼看离那人不足一丈,忽然间一只小手拍了拍顾青肩膀。
顾青转身瞧过去,默默收回差点击打在对方要害的手,他道:“是你。”
这个人是小红。
小红道:“你怎么不在原来的地方,我找了你好久,都以为找不到你了,没想到你居然会来这里,你不是没钱吗?难道你的字卖出去了?”
她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可是眉梢眼角都是欣喜。
顾青忽地醒悟过来,道:“你在这里做事?”
小红道:“具体以后跟你说,你的字,我家小姐看了,她说写的不错。”
顾青道:“你家小姐打算买我的字?”
小红道:“我家小姐要看看才做决定,而且可能没一百两。”
顾青有些失望,他想说不去了。
但是小红已经径自拉着顾青往前走。
顾青念起刚刚吃过的茴香豆,亦不好回绝她。
他不喜欢交朋友,可是别人对他的好,他总记着。
这所画舫显然和旁的画舫有区别,顾青一上来,就默默计算了里面摆设的价值,有些东西应该是古董,至于沉香木、紫檀木做的摆件更不少,挂的字画不比他的好,但是肯定有些名气,价钱不低,香炉是紫色的,上面刷的漆一看就很贵。
此间的主人就是小红口中的小姐,她戴着一层面纱,罩着一身很宽的袍子,看不出身材,身上的脂粉香气很淡,不刺鼻,有种清妙悠远的感觉。
她露出的一双眼睛也很有神,不似那种烟视媚行的女子,却比那种女子更有吸引力。
令人想到山里的清泉,甘冽纯净。
她好奇地打量了顾青一会,接着微笑道:“你真好看。”
顾青不以为然,拿出字道:“买吗?”
小姐随即将注意力放在字上,轻轻念到:“江城五月落梅花。”
她默默咀嚼,好一会才问道:“只这一句吗?”
顾青点头。
小姐有些可惜道:“若是一首诗,一百两也值,我出二十两银子。”
顾青摇头道:“一百两。”
小姐道:“你的字比那些一百两的字要好,可是你没有名气。而且你也没死。”
顾青默然,他倒是忽略了一件事,死掉的人的字画才值钱。而且这一幅字也没有什么噱头,更重要的是他还没出名。
他回道:“还是得一百两。”
小姐有些惊讶顾青的倔强,问道:“为什么?”
顾青道:“因为是我写的。”
他只是不想认错。
小姐不由笑了笑,她道:“我可以出一百两。”
顾青看向她,好似看到了一个傻子。
小姐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教我写字。”
顾青摇了摇头。
小姐道:“一个月三十两银子,包吃包住。”
顾青迟疑一下,道:“五十两。”
小姐微笑道:“成交。”
顾青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傻子,特别傻的那种。小红带他去了住处,那是一个靠近河边的院落。
周围还有一大片屋舍,鳞次栉比,住在这附近的人,显然都来头不小。
不过路上小红还跟顾青说了一些闲话,那小姐并非顾青以为的那种姑娘,画舫只是小姐的产业之一。
至于小姐具体是什么来头,小红倒是没说清楚。
顾青亦没有问。
接下来过去三天,顾青都没见到那个小姐,连小红都很少见,不过每天有仆役给他定时送餐。
亦没有人限制顾青的行动,因此顾青每天都出去到河边闲逛。
至于离开,他没想过,毕竟包吃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