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平凡末世路 > 第四章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第四章

云舒喝葡萄糖的速度有点慢不过好在医生也不着急拿了凳子坐在一边等着云舒一点一点的喝完,“现在没什么人你慢慢喝,不着急你吃饭了吗?”

云舒正在专心的喝着医生手上的葡萄糖没有留意,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摔下楼梯的伤似乎已经好了都不疼了自己现在的自愈能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

医生看着云舒专注的喝着葡萄糖一下子笑了出来,现在的云舒全身脏兮兮的但是眼睛睁的很大眼神很亮,眼神专注的盯着那袋葡萄糖的样子很像自己的妹妹。

“你这一袋的速度别人都喝完三袋了!”医生丢掉了云舒喝完的空袋子又拿起了一袋示意云舒还要喝吗?!

云舒摇摇头她现在感觉好多了不需要再补充了还是留一点给需要的人吧自己这一点差不多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动了吗?还是要再休息一下!”严医生看着云舒他估计今天自己这里就云舒这一个‘病人’了也不会有什么人了,灾后都好几天了能救出来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救出来的。

云舒试了一下动动自己的四肢好像已经有点力气可以活动了冲着严医生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活动了,然后一个人扶着床起身准备去洗澡了。

“别摔着了,不着急!”严医生看着云舒的恢复能力也是很佩服的,从送来到现在还不足半个小时她居然已经从不能动弹被人抬着过来到了现在的已经可以起身。

云舒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脏兮兮的黑黑的,难道刚才的臭味是从自己身上传过来的。现在自己的身上都是黑乎乎的脏东西有些变硬了直接都掉下来了,整个白色床单上也已经变的脏兮兮的了,如果现在看的见云舒的脸色的话她的脸已经红的不行了。

云舒在严医生的搀扶下已经可以站起来走路了,只不过她将自己一半的重量都放在了严医生的身上自己还是有点体力不支。严医生扶着云舒来到刚才让云舒疑惑的帘子前,撩开帘子露出了帘子后面的全貌。

帘子后面是一个简易的浴室,靠墙的那一边有一排玻璃柜子里面放着毛巾和衣物,正上方挂着一个莲蓬头还在滴着水珠可能不久之前已经有人用过了,边上还有一个小家子放着洗浴用品也算的上是标配的浴室配置了。

“柜子里上层是小毛巾下面是浴巾,边上的左边男装右边是女装不过都是裤子你随意就好了,底下是一次性的内裤,内衣暂时没有你就稍微讲究一下好了。”医生扶着云舒指着墙边的柜子和她介绍内部的东西让她不要拿错了。

“那你洗澡的时候小心一点。”医生拿过一张椅子递给云舒让她暂时支撑在上面,如果不是因为云舒实在是太脏了严医生也不会推介她现在就着急洗澡了。

“谢谢。”云舒现在的嗓子在水分的滋润下已经好了很多了声音也不像之前那样沙哑了,她扶着椅子走到了莲蓬头下表示自己没有什么问题。

严医生退了出去拉上帘子,开始在外面收拾林伊刚才躺过的那一张现在已经变得灰色的床单。

云舒将椅子调整了一下用椅背支着自己的背部保证自己有支撑点又不会摔倒才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不过自己的衣服好像因为这些脏东西附着在上面变得有点硬了看来衣服是不能要了。打开莲蓬头冷水直接淋在了云舒的头上发出了‘嘶’的声音,一下子没有准备好的云舒被冷水吓到了,不过好在自己很快就适应了。

云舒站在那里任由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体力似乎压在水的冲刷下开始快速的恢复。不一会云舒站的地方已经有一小滩的黑色的污水了,冷水冲刷下来云舒的大脑也开始快速运转回想着自己从醒来开始到现在的一系列的事情,推断自己可能已经昏迷了不单单只是几个小时了。

现在是5月初虽然已经是春天的尾巴了但是冷水冲刷的时间久了还是会感冒的,云舒等自己能不依靠椅子站稳之后就开始快速的洗了一个澡结束这个充满‘乐趣’的活动。

云舒打开柜子用浴巾擦身体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晕倒之前是穿着睡衣睡裤的自己根本没有穿内衣,那自己刚才还紧紧的贴着严医生而且自己还是被三个男人送过来的,一想到这里云舒现在恨不得有一条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

不过很明显就是云舒自己想多了,她被人发现的时候全身上下脏得要死味道也是酸臭的不行没有人会多看她一眼。刚才送她过来的三个人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定忍受着她的味道把她送过来的,而严医生在灾后经常的遇到云舒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多注意一些明显又是云舒自己想多了。

柜子里的衣服其实男女似乎没有太大的分别都是统一的蓝色长袖卫衣和灰色的长裤好像并没有什么男女之分,最底下还有一箱白色的棉袜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云舒穿好衣物发现一个很根本的问题自己的鞋子怎么办,自己被人送过来的时候没有穿鞋子现在难道要自己逛着脚回去。

“医生,医生,医生。”云舒的声音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呼喊着医生希望能帮自己解决一下鞋子的问题。外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不知道医生去了那里,云舒拉开帘子小心翼翼的踩在地上看了一眼帐篷里,在自己刚才躺的床边上正好又几双塑料拖鞋自己可以先应付一下。

云舒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休息一会等医生回来了自己想问一些有用的消息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严医生从外面回来,他已经脱掉了之前的装备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一进帐篷就愣住了。

“医生?”云舒看着站在门口不动的严医生,他的手上似乎还拿着一些饼干和牛奶。

“没想到小黑炭长的还是很漂亮的。”严医生将自己手中的饼干牛奶递给云舒,刚才他收拾了一下被云舒弄脏的床单回来的时候顺手去领了一点食物给云舒带回来光喝葡萄糖也不是什么办法。

云舒接过了严医生带回来的食物整张脸都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冷水澡之后的效果还是被严医生夸赞的脸红了坐在那里静静的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