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综]头号炮灰 > 第273章 娥姐幸福攻略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第273章 娥姐幸福攻略

苏雪云听见“沈小姐”三个字就猜到是沈翘,而陈三元正利用重生的优势让他们避开这个女人。她勾了勾唇角,其实沈翘根本不足为虑,不过利用这件事给陈小生打个预防针也好。她转头看向陈小生。只见陈小生皱了皱眉,牵着她走过去问道:“三元,什么事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沈翘瞪着陈小生气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你一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就说我欺负她,懂不懂礼貌啊?”

陈小生不屑的瞥了她一眼,“你哪位?有人跟你说话吗,你随便插嘴懂不懂礼貌?”

陈三元见他们碰面了有些紧张,忙上前挡在他们中间说道:“呃,不是什么大事,这间房不是出租吗?伟松要租房,所以我帮他搬家。那这位小姐也想租这间房,只不过慢了一步。小姐,我们租房是签了合同付了钱的,你再闹事我们就去警局解决。”

沈翘深吸一口气,冷笑道:“警局?吓我啊?香港是*律的,你小心我告你威胁我啊!”

齐伟松从房里走出来,拉开陈三元对沈翘说道:“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房东已经说过了,这间房他租给我了,而且我付了一年的租金,不知道你在这里纠缠什么?不会想讹钱吧?”

“我讹钱?”沈翘上下打量他们几人,想讽刺他们穷酸,谁知今天他们四个正好都穿的名牌衣服,至少比她身上的贵。她脸色变了变,抬起下巴转身下楼,“哼,我懒得理你们,不讲道理的野蛮人!”

下楼转弯的时候,她还看了陈小生和齐伟松一眼,走路的姿势都下意识的好看多了,可惜楼上四个人谁也没搭理她。

陈小生拿出钥匙说道:“这什么人啊莫名其妙,三元你没被她欺负吧?”

陈三元等到沈翘不见了才松了口气,“我怎么可能被人欺负,你太小看我了!”

陈小生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有些不解的道:“我刚才看你那么紧张还以为事情很严重呢,伟松,那个女人不会是你的烂桃花吧?”

齐伟松瞪大了眼,吃惊道:“怎么可能?我根本不认识她,而且我可没有烂桃花。”他说着看了眼陈三元,又强调道,“我什么桃花都没有!”

陈小生笑着打趣道:“行了,我们相信你,先到我家坐坐吧,看样子要好一会儿才能搬完啊。”

齐伟松和陈三元对视一眼都有些迟疑,“呃,会不会打扰你们啊?”

苏雪云拉住陈三元往里走,笑说:“打扰什么啊,我们也是无聊想看看电视,人多了正好聊天嘛。”进门后她看向陈小生,玩笑道,“对了,伟松没有桃花,你有没有啊?说实话,不然暴露了你就完蛋了。”

陈小生立即严肃认真的想了半分钟,肯定的道:“绝对没有,要是有人跑到你面前说什么那肯定是假的。这一点三元、二妹姐她们都能给我作证,不然二妹姐也不会整天催我相亲了。”

苏雪云坐在沙发上点点头,“那就好,以后也不要跟任何女人纠缠不清哦,你知道这是我最讨厌的事。”

陈小生忙坐到她身边保证道:“这个你放心,别的女人我看都不看一眼!”他有些奇怪的问,“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

苏雪云耸耸肩笑说:“刚刚那位小姐发现你们两个穿的不错之后就偃旗息鼓了,走的时候还特地摆了姿势仪态万千啊,你们没注意吗?”

陈三元点头道:“那种女人最不要脸了,谁找她当女朋友就惨了,娶回家肯定也会戴绿帽子,虽然长得漂亮但就是个扫把星。”

陈小生看着她们俩眨眨眼,“哇……有没有那么夸张啊,才见了一面而已。不过我还真没注意她什么样,算了不要管她,反正以后又不会见到。”

陈三元一听忽然有些不放心,“呃,那也不一定啊,万一她租了附近的房子不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齐伟松被陈三元急召过来租房子已经觉得很奇怪了,现在看三元还因为沈翘担心更是不解得很,“三元,你跟那位沈小姐认识啊?怎么你好像很讨厌她的样子?”

苏雪云看向陈三元,发现陈三元果然有些焦虑,原剧中因为三元被翁文成强.暴,小生痛恨自己没保护好三元,喝的烂醉如泥,而沈翘是他邻居,动不动找借口请他帮忙,还装的一手白莲花,结果借着这个机会就弄出了一夜情。当时小生已经失恋许久,以为占了一个好姑娘的便宜,娥姐身边又出现了一个叫光照的男人,只能负责任和沈翘在一起。当时沈翘当众告白追求小生,热情勇敢,为了捡小生的东西差点被车撞死,因为这一份感动,小生直接把她娶回了家,这可能也是最顺利的一次求婚。

谁知沈翘到手了就不在乎了,她只喜欢刺激的生活,嫌小生太过安稳居家,很快就出轨跟个导演跑了。后来被导演甩掉又跑回来破坏小生的感情想拿他当备胎,嫉妒心重的恨不得别人都跟她一样不幸福,简直缺德。那一次闪婚闪离,发生在小生失恋后最迷茫的时候,像失去智商一样的,成了他一辈子的黑历史,也让他的人生多了不少波折。

苏雪云虽然知道这一世和原剧是不同的,人不同了,事也不同了,那些都不会再发生,她对现在的小生和自己也都有信心,但只要一想到陈小生上辈子娶了个那么讨厌的女人就有点不舒服,三元肯定也是怕有什么意外才会尽力阻止的。

苏雪云想了想,对陈小生说道:“其实我也挺讨厌她的,太自私了,还嫌贫爱富,喜欢勾搭有钱人。对了,那位小姐好像对你们很有兴趣的样子,要是她真的在附近租房子,然后跟你搭讪,你会怎么做?”

陈小生摸了摸下巴,看着苏雪云若有所思的道:“我才刚刚转正就面对这些问题,好像我信誉很低似的,我还以为我这阵子表现的很好。其实你不要看我外在很open,我内里是很保守的,我只想跟你一直在一起,有一个温馨的家,然后白头偕老,老了还恩爱的在一起。”他笑着拉住苏雪云的手,嘴上像在说笑,实际看着她的眼神却非常认真。

苏雪云也笑了笑,反握住他的手捏了捏他的手指。

陈三元受不了的往旁边挪了挪,搓搓胳膊道:“噫~好肉麻啊你们!”

齐伟松忙道:“咳,我也是这么想的。两个人认定对方,谈恋爱、结婚、白头偕老,就这样。”

陈三元发现他看着自己,顿时红了脸,瞪着他粗声粗气的说:“你看什么!好听的话谁都会说啦,你们还没回答娥姐的问题呢。你们不要小看有心机的女人啊,那种女人会故意遇难让你们英雄救美,会趁你们心情不好的时候趁机安慰,会找各种理由给你们灌酒,会,会故意弄个酒后乱性什么的,然后再叫你们负责,会……会把亲热录像寄给你们的老婆破坏你们夫妻感情,会……”

“等等等等!”陈小生比个了停止的动作,“怎么跟拍电视剧似的?哪个男人这么倒霉什么都中招啊哈哈哈……呃……不是吧,你说真的啊?”陈小生突然发现苏雪云和陈三元样子都挺认真的,慢慢收起了玩笑的表情。

陈三元想到自己上辈子的老公就是倒霉鬼,抓过个抱枕抱在怀里揪了两下,嗤笑道:“可不就有男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中招吗!”

陈小生看看她们说道:“你们的想法还真是稀奇啊,居然能想到这么多情节,我觉得你们比伟松还适合写小说呢。咳,那有心算无心,如果有女人这么有心计还真是挺容易中招的,这么看好像男人自己也有错啊,太松懈了,那就只有时刻警惕着防患于未然了。”

齐伟松终于发挥了他写小说的脑洞,一边想一边说道:“为了确保自己的清白呢,除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绝对不能让任何女人以任何理由靠近。呃,比如说,英雄救美可以用报警代替,就算救了以后也不能理她。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是比较容易借酒消愁,那可以在自己家里看碟片啊,不接触别人,一个人慢慢消化掉不好的情绪,反正朋友劝也没用的,还容易出意外。那无论任何时候都和其他女人保持距离,怎么也不会出问题了吧?怎么样?我说的怎么样?”

陈小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过想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便点点头道:“那这样确实可以避免什么心机女了,有了老婆要有责任感,有义务避开所有桃色纠纷的,就算是单身也应该保护自己的清白啊,不然等遇到心上人的时候想追都追不上了。”他又看向苏雪云和陈三元,问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苏雪云微微一笑,“我觉得不错,这种事不分男女,反过来女人对男人也是这样的,自己小心点避免发生意外的机会就能减少一半。那既然说出来了就要做到,这样就什么事都没了,安全一点对大家都好。”

陈三元垂下眼,强调道:“要真的做到才行,不然老婆没了就哭去吧。”

齐伟松立刻对着她保证道:“我肯定能做到的。”

陈三元随手把抱枕扔到他身上,起身道:“你做不做到关我什么事啊。”说完就红着脸跑出了门。

齐伟松愣了下,陈小生催道:“快追啊!你这么傻什么时候能追到老婆?今天你不表白我都鄙视你!”

齐伟松也有些脸红了,跟他们打个招呼就急匆匆的追了出去。陈小生关好门笑着摇摇头,“他们两个真是,明明都动心了居然谁也不说出来,也不知道搞什么。”

他紧挨着苏雪云坐下来,想到苏雪云刚才的问题,轻声说道:“你放心,刚才说的那些我都会做到的,以后除了你,我就是女人绝缘体。我说过我会不断进修的,你所有的要求我都会做到。”

苏雪云转头对他笑了下,举起手中的录音笔说道:“那你记着要不断进修,我录下来了,要是哪天你食言就让你跪榴莲。”

陈小生自信的说道:“没问题,咱家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跪榴莲的事。”说到这些他又有些吃醋,伸手揽住苏雪云的肩,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听说你和那位刘老板都要参加慈善酒会啊,他居然还好意思来找你?”

苏雪云小声问,“干嘛?你吃醋啊?”

陈小生整理了一下西服,笑道:“我怎么可能吃他的醋,现在我是你男朋友,他只是家乐同学的爸爸,这么大的差距我需要吃他的醋?”

苏雪云好笑的说:“那你还在意什么?他来找我,我不是把他赶走了吗?至于酒会的事……陈小生先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舞伴?”

陈小生立刻笑了起来,“好啊,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我们是一对。不如我们先来练习一下,我去放音乐!”

音乐声响起,陈小生关了灯只留下一点晕黄的灯光,走到苏雪云面前绅士的伸出手,“美丽的小姐,可否和我跳一支舞?”

苏雪云微微一笑,将手搭在他的手心上,顺着他的力道滑入“舞池”。陈小生平时看着就是个很平凡的人,但是相处起来就能发现他几乎什么都会,做饭好吃,家务全包,抓贼一流,有枪神的称号,跳交谊舞跳得非常标准,打台球可以一杆全收,喜欢踢足球看球赛,可惜膝盖受伤再也没踢过……很多很多,和他在一起提起什么话题他都能说出有趣的事来,一点也不会无聊。

现在苏雪云需要一个舞伴,他就化身完美舞伴,和苏雪云配合的无比默契,两人说是练练,其实一点差错也没有,反而跟着音乐跳了一场淋漓尽致的交谊舞。

随着音乐的结束,苏雪云转了一圈被陈小生抱在怀里,两人脸上都是温柔的笑容。苏雪云轻声道:“你这个舞伴合格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参加酒会。”

“我的荣幸。”陈小生看着苏雪云的眼睛,试探着慢慢低下头在她眉心轻吻了一下,随后紧紧抱住她,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已经渐入佳境,可跑出去的齐伟松就没这么幸运了,主要是他正要追上三元表白的时候就撞见了二妹姐。二妹姐的目光简直像x光射线,把他们上上下下的扫描了一遍,等听说他搬到小生对面之后更是双眼放光,直接邀请齐伟松进屋热络的闲聊起来,差点把他祖宗八代都问清楚。

陈三元自然是不好意思的躲进了卧室,直到齐伟松离开也没再出来,虽然她心理年龄不小了,但是在感情这方面她一直都比较纯,再加上上辈子主动对人好没什么好结果,这辈子她就有些躲闪了,总是不知不觉的在后退。

结果齐伟松就这么失去了最佳的告白机会,回到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写了一宿小说,等第二天再想告白却怎么都觉得时机不对,懊恼的恨不得撞墙。

朱爸朱妈观察了陈小生几次,见他确实对苏雪云和家乐很好也就放心了,既然这边不用他们照顾,他们便决定听苏雪云的,去报个旅行团四处看看。而在他们走之前还发生了一件让他们高兴的事,就是家乐主动提出要改姓朱,苏雪云也带他去办了手续,在二老眼里他们朱家就有传宗接代的孙子了,怎么可能不激动!

二老这下子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看到女儿越过越好,他们只剩下了祝福,很快就买好机票离开了香港。

苏雪云把他们送走真是松了口气,毕竟自由自在的习惯了,有他们在还挺不方便的。她最近去袁太太的慈善基金会和几个捐助的女人见面,帮她们解决了一些简单的求助问题,意外的碰到过刘志成两次。不过苏雪云觉得也许偶遇并不是意外,因为刘志成总是时间卡得刚好在她办完事的时候,想约她一起吃饭。

这种桥段可能在一些总裁文里很常见,锲而不舍的霸道总裁,顾虑很多的上位者,也许将来还会在失去之后后悔,发现真的动了心什么的。让苏雪云来猜,她能讲出一个长篇故事来,不过她对此并不感兴趣,也不希望因为这种无聊的纠缠让陈小生有什么误会,所以她干脆让陈小生开车送她,两人进出都是一起,刘志成再出现也顶多只能打个招呼而已,他那种人高高在上惯了,不会允许自己难堪,更不能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丢脸。

之后刘志成就没再出现,这段时间落马洲的村长换了人,在警方的干预下换了一位子嗣较多,为人很公正的村长。家里人丁兴旺的村长在村子里能说得上话,不服就打,谁也不怕谁,又有警方的扶持,落马洲的闭塞情况逐渐开始改善。

首当其冲的就是被抢了土地的那个女人,苏雪云帮过她,她很感激苏雪云,所以苏雪云这次把她的事写成了案例,准备在慈善酒会上演讲。演讲稿里还有一些其他的案例,都是社会上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歧视女性的事件,结果也都是比较严重的,这样的演讲稿乍一听还真是挺可怕的,好像再不改善女性地位就会发生暴动一样。

苏雪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特意突出了这方面的情况,又没有弄虚作假,完全符合事实真相,别人就算想制止也找不出理由来,而这一份演讲稿至少能在各界名人面前表达出女性在社会中的重要性。

到了慈善酒会那天,苏雪云穿了一身抹胸长裙,包裹在身上完全突显了她的好身材,卷发简单的挽在脑后,戴上成套的钻石配饰,看上去像个世家小姐。

陈小生也穿了剪裁合体的燕尾服,他这两个月一直在减肥,自从腿不疼了他运动也没出现什么问题,居然真的减掉了十斤。十斤对于他这样微胖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平时穿松垮的衣服可能不显,但穿上西装、燕尾服这类的整个人都很精神。

他看到苏雪云的时候就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送你这套衣服,你这么美,我的情敌不知道要多出多少。”

苏雪云拉过他站在穿衣镜前,挽着他的手臂笑道:“再美也已经定下人了,别人没机会的。”她摸了摸项链说道,“不过你买这套首饰太奢侈了,平时又没机会戴,一直闲置多可惜啊。”

陈小生的视线一直没从她身上移开,笑着说:“不可惜,就算只戴一次也不能让你没有配饰,唉,但是我现在真的后悔了,我想把你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只有我知道你的美就够了。”

苏雪云刮了下他的鼻子笑出声来,“你少奉承我了,酒会上美女多得是,到时候可不要看呆了,不然有你好看的。”

陈小生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道:“我只有看你才会呆住,别的女人我都不会看的。”

陈三元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实在受不了的开口道:“喂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你们直接当老夫老妻算了,不要这么肉麻了好吗?”

陈小生又露出标准的加菲猫表情,一边调整领结一边说道:“我们明明是热恋期凭什么不能肉麻,再说就算我们到老夫老妻的时候也一样可以这么恩爱。你嫉妒就赶紧脱离单身啊,又不是没对象。”

陈三元眯起眼对着他做了个开枪的动作,哼道:“你别有把柄落在我手上啊,不然看我怎么取笑你!”

苏雪云笑说:“小生关心你嘛,伟松人不错啊,勇敢点,别等错过了再后悔。”

陈三元看着他们摇摇头,“你们两个,哼哼,我算彻底明白了,娥姐你已经不站在我这边了,你只疼小生!”

陈小生最爱听这种话了,他回头对陈三元笑了一下,说道:“我们现在要出发了,你自己在家慢慢纠结吧。”

陈三元微笑道:“嗯好啊,你到了酒会上看到刘先生记得问好啊,也不知道刘先生今天穿什么,不过人家身材好,肯定穿什么都好看吧?”

齐伟松从门外进来,放下背包问道:“谁的身材那么好?刘先生是谁?”

陈三元顿时噎住了,陈小生幸灾乐祸的笑道:“你也有今天!你慢慢解释吧你,素娥我们走。”

苏雪云给了陈三元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拿起手包跟陈小生一起开车走了。

与此同时,医院里昏迷许久的鲍国平慢慢醒了过来,在床边看报纸的鲍顶天立刻就发现了,激动道:“国平!国平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他不停的按着床头的按钮,“别怕,医生马上就来!”

鲍国平眼中闪过不舍和恐惧,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说道:“文成……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