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爆笑王妃宠翻天 > 307:活着离开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307:活着离开



    梦昭华没想到洛璟宸会这般直接的拒绝自己,当听到他说,他已经找到心中所爱时,一时间真的接受不了,可又不想在大家面前落泪,起身跑了出去。

    “昭华,宸儿,你怎么能这般直接呢!阳儿,你快去追郡主,别出了什么事。”赵玉琴不放心道。

    洛璟阳不敢忤逆母亲的话,只能起身去追。

    赵玉琴看到大儿子,不悦的质问:“昭华有哪里不好?你为何就是看不上她?”

    洛璟宸如实道:“不是郡主不好,而是我心里早已有人了。”

    “之前你这样说,母亲以为你是故意说来拒绝昭华的,现在昭华已经走了,你还这么说,难道你真的早就有了喜欢的人?真的找到了你心中喜欢的那个女子?”赵玉琴觉得儿子不像是在找借口。

    “之前没有与父亲母亲说,是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找到她,不想你们跟着操心,现在与你们说,是因为我真的找到了她。”洛璟宸认真道。

    “她是哪家千金?现在何处?芳龄多少?”母亲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洛璟阳将周冰凝大概的情况说与母亲听了。

    母亲听后,脸色很不悦:“宸儿,你是与母亲开玩笑吗?贪官的女儿,四年前被人毁了清白,赶出家门,与别的男子育有一子,所嫁之人死了,她守寡带着个孩子?”

    洛璟宸没敢现在告诉父母,逸儿是自己的孩子,他怕父母知道后,会忍不住去元帅府看孩子,若是说漏嘴,让周冰凝知道当年那晚的人便是自己,她一定会带着逸儿离开的,因为她说过,她恨那晚的男人,是那晚的男人毁了她的人生。

    “父亲,母亲,孩儿是真的喜欢周姑娘,孩子的事,孩儿以后再与你们解释,感情的事,还请你们让孩儿自己处理。”洛璟宸恭敬道。

    赵玉琴却气愤道:“你要娶这样的女人,绝对不可能。不是母亲有门弟之见,其实母亲也是普通百姓,当初你祖母也是不同意母亲与你父亲的婚事,所以在感情上,母亲一直都很尊重你们的想法,虽然你今日拒绝了昭华,母亲并未怪你,既然你真的不喜欢,母亲也不会强迫你们在一起。

    可你身为三军元帅,却喜欢上了一个守寡带孩子的女人,若此事传出去,别人会怎么议论你?

    如果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母亲都不会反对,就算她的父亲是贪官被杀了,只要她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们也能接受,可守寡带着个孩子,我们真的无法接受。

    或许这个女子天生克夫,她的丈夫便是打仗死的,而你又是一名武将,你让母亲如何放心。”身为母亲,最担心的还是儿子的安全。

    “母亲,有些话我现在不方便与你们说,周姑娘绝对值得儿子爱,请再给儿子一些时间,儿子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她并非守寡,也没有嫁过人,这只是她对外说的,四年前她经历了一些事,与儿子有关,这件事,请让儿子自己解决。”洛璟宸希望能得到父母的理解。

    洛文渊开口道:“既然如此,你自己好好解决吧!父亲母亲相信你是个沉稳懂事的孩子,不会胡来的。”

    “多谢父亲母亲的理解。孩儿还有事,便先行离开了。”洛璟宸起身,恭敬道。

    父亲点点头:“去忙吧!”

    儿子走后,赵玉琴看向丈夫询问:“夫君,你怎么就同意这件事了呢!”

    洛文渊拉过妻子的手,安慰道:“孩子大了,很多事情不愿与我们说,但我们应该相信孩子。宸儿这孩子从小便稳重,做事也让人放心,想必这里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既然他说了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咱们便让他自己放手去处理吧!”

    “宸儿平日做事是很稳重,可是感情的事却可让人很轻易失去理智,宸儿在这个位子上,也有很多人羡慕嫉妒,我担心他会中了别人圈套,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赵玉琴担心道。

    洛文渊笑了:“你呀!若这真是别人给宸儿设下的美人计,是不是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或者清清白白的姑娘,而不是一个守寡带着儿子的女子?”

    赵玉琴想了想,觉得丈夫说的也对,笑了:“或许我真的应该相信宸儿,那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希望真如他所说,这个周姑娘值得他爱。可是想到这个女人有一个儿子,我这个心,便——”

    “我理解你的心情,在父母心中,自己的孩子就是最好,最完美的,一直以来,你都认为将来宸儿会找一个门当户对,端庄贤惠的妻子,突然出了这件事,心里一下子无法接受,但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去想。

    宸儿说孩子的事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周姑娘也并未嫁人,或许那个孩子并不是周姑娘生的,或许是收养别人的也有可能呢!若是这样,那便说明这个周姑娘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因为收养了一个孩子,被家人赶出了家门,可抛弃千金小姐的身份,收养一个孩子,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赵玉琴听丈夫这么一说,便释然了:“夫君,你这样说也有道理,他们对外说孩子的父亲打仗死了,是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没人要的孩子,周姑娘可为了孩子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若是这样,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

    洛文渊点点头。

    赵玉琴叹口气道:“希望我们猜测的是真的吧!”

    梦昭华跑出去之后,走到一处无人的大树下,伤心的哭了。

    洛璟阳找了一圈之后,在大树下找到了她,梦昭华背对着他,所以他没有看到梦昭华在哭,反而打趣道:“跑的还真快,不愧是习武的。”

    梦昭华没有搭理他。

    洛璟阳见状走过去道:“我可没得罪你,你这样不说话,我可要走了。”

    梦昭华不悦的瞪向他,冷声道:“谁稀罕你留下,赶紧走。”

    洛璟阳见梦昭华居然哭了,有些不知所措了:“你,你居然哭了?真是奇观啊!没想到你也会哭啊!”

    “你——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梦昭华气愤道。是不是男人啊!看到女人哭不安慰几句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这里取笑她。

    “你这女人太刁蛮了,难怪我哥不喜欢你,还是温柔些的比较适合我哥。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再哭会儿。”洛璟阳转身便要离开。

    “你站住。”梦昭华喊道。

    洛璟阳不悦的质问:“还有事?”

    梦昭华走到他面前,看着他问:“你说你大哥喜欢温柔的女人?什么样温柔的女人?他说找到心仪的女子了?你是不是见过?她是谁?我认识吗?”

    洛璟阳眉头微蹙道:“你问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你。”

    “一个个回答啊!”梦昭华不悦道。

    洛璟阳无奈的摇摇头道:“男人应该都喜欢温柔的女人吧!至于我大哥喜欢什么样的,我也不太清楚,至于他说的心仪女子是谁,我也不太清楚,我都不清楚,怎么知道你认不认识。”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人家弟弟的。”梦昭华不满的埋怨。

    “我说你这丫头讲不讲理?我好心回答你问题,你竟如此不客气,太刁蛮了。”洛璟阳不满道。

    “你说了等于没说。”梦昭华对他的回答也是很不满的。

    “那我不说了行了吧!我走还不行吗?”洛璟阳觉得这事本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还惹了一肚子气,这个刁蛮郡主,果然得远离。

    “你等一下。”梦昭华再次开口阻拦住了他。

    洛璟阳不悦道:“梦昭华,你别心情不好找我的麻烦,我洛璟阳可不是你能找麻烦的人。”

    “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梦昭华温和了语气。

    “帮忙?”洛璟阳一脸戒备的看向她,不知道这个刁蛮郡主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馊主意。

    “跟我走。”梦昭华把脸颊上的眼泪擦干,迈步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洛璟阳坐在了卫国公府梦昭华的房间,房内放了很多衣服,都是梦昭华让下人新买来的。

    洛璟阳一脸懵逼的看着她问:“你要干什么?”

    梦昭华看着房内的衣服道:“你不是说你大哥喜欢温柔的女人吗?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改变,变成淑女,淑女首选从穿衣打扮上就得有变化,我之前穿的是不是很简单?”

    洛璟阳一脸认真道:“挺好的。”

    “你说好有什么用,我又不喜欢你,我要变成你大哥喜欢的女人。”梦昭华下定决心道。

    “可是我大哥并不喜欢你,就算你改变了,也不见得能得到他的喜欢,却还要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你觉得值吗?”洛璟阳觉得感情的事还是不要勉强的好,喜欢就应该喜欢你本来的样子,强迫自己去改变,就真得能得到想要的爱情吗?最重要的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她真的能改变?

    “当然值得啊!若是改变自己的性格能收获自己想要的爱情,我愿意改变。”梦昭华美美的幻想道。

    “可——你真觉得自己能改变?”反正他洛璟阳是不信的。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我先进去换衣服,你给我参考一下,哪一身好看。”梦昭华拿过一身衣服准备朝内室走去。

    洛璟阳赶忙开口阻拦道:“我一个大男人懂什么,你还是找一位女子来看吧!”起身就要开溜。

    梦昭华立刻阻止道:“你给我站住。我是要穿给你大哥看的,你也是男人,你们男人的审美应该是一样的,找女子看,看不出来的,只有让男人眼前一亮才行。你身为璟宸哥哥的弟弟,应该很了解自己哥哥的喜好,所以由你看最合适。不准走,若是你敢走,我定会到将军府找你算账,给我坐好。”

    洛璟阳有种戳了马蜂窝的感觉,无奈道:“好好好,我不走。你快点,我军营还有事情忙呢!”

    “放心,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梦昭华立刻进去换衣服了。

    很快,梦昭华便换好了一件出来,一身粉色的衣服,裙摆很长,袖口和领口处绣着精致的花纹,梦昭华本就长得很漂亮,身材纤细高挑,配上这身衣服,一走出来,洛璟阳竟看失了神,原来这丫头好好打扮,还挺美的,之前只注意到她的性格刁蛮任性,觉得不像女人,还真没好好看过她,这仔细一看,居然是个美女。

    梦昭华转了一圈,询问道:“怎么样?好看吗?有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一开口,洛璟阳游走的思绪立刻被拉回,虽然这衣服很淑女,可是一开口,这言行举止,依旧很豪爽啊!

    看到洛璟阳的表情,梦昭华失落的叹口气道:“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不行,我再去换。”

    梦昭华又锲而不舍的换了十几套衣服,每套穿到她身上都很美,只是一说话,一走路,就完全不搭了。

    洛璟阳一个劲的摇头。

    梦昭华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后来的筋疲力尽,可依旧不肯放弃,又拿起一件准备进去换。

    洛璟阳赶忙拦住了她:“郡主,等一下,能否听我一言。”

    “我换好这套出来你再说。”梦昭华迫不及待的要进去看,觉得这套肯定可以。

    洛璟阳不客气道:“你换再多套都没用。”

    梦昭华一脸不解的看向他:“何意?”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是你人的问题。”洛璟阳尽量用委婉的语气说。

    梦昭华一屁股坐到他对面,询问:“人的问题?你是说我长得丑,所以你大哥才不喜欢我?”沮丧的摸向自己的小脸。

    洛璟阳摇摇头“非也非也,郡主不但长得不丑,还挺美的,只是你这——”

    “这什么?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像个女人似的。”梦昭华不客气的揶揄道。

    “你,我好心顾及你的感受,你倒是不客气啊!还这样说我,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其实这些衣服都没有问题,穿在你身上,配你这张脸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你一开口说话,走路,一举一动,太不像个淑女了,所以你就是把整个京城的衣服都换一遍,也没用。”洛璟阳直接说出自己的感受,一点不留情面的说出来。

    梦昭华听了,沉默了。

    洛璟阳见她不说话,愣愣的坐在那里,有些担心:“你,你没事吧?”这丫头平日里看上去挺虎的,不会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吧!

    “其实你这样就挺好的,没必要刻意去改变。”洛璟阳赶忙安慰道。哎呀!就说女人是这个世上最难伺候,最难懂的人,真不知道为何男人都想着结婚,身边多一个女人得添多少麻烦,浪费多少口舌啊!

    卫国公偷偷来到孙女的住处外,听到二人的谈话,嘴角勾起了笑容。

    “国公,怎么不进去?”身边的下人询问。

    “嘘!别让他们发现。”卫国公小声道,然后悄悄离开了。

    身边的下人一脸不解。

    卫国公却开心道:“你没发现,其实这洛家的二公子和昭华更般配吗?若是他俩能成,更好。虽然洛元帅很优秀,奈何他和昭华看不对眼,我觉得这二公子挺好的。”

    “国公说的对,不管是洛元帅还是洛将军,都是大英雄,咱们郡主嫁给谁都会幸福的。”

    “你小子,说的我们昭华非得赖上他们洛家的男儿似的,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走走走,别打扰他们。”卫国公赶紧小跑着离开了,若是被洛璟阳那小子看到自己,肯定会将生气的昭华交给自己的,所以不能让他发现自己,要让他好好的哄哄昭华,这样一来二往,说不定二人之间就能产生爱情呢!

    “郡主,你,我的话你不必往心里去,或许我哥会喜欢你这样打扮呢?”洛璟阳觉得这既然是自己闯的祸,还是要硬着头皮安慰几句的。

    梦昭华一拍桌子道:“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我要好好学规矩礼仪,给自己七天的时间,一定要让自己脱胎换骨,从明天开始,你每天傍晚来卫国公府一趟,检验一下我的学习成果,看看我是否有改变。”

    洛璟阳立刻拒绝道:“为什么是我?我和你不熟。你们府中这么多人,你随便找个人看不就好了。”

    “不行,府中的人肯定为了讨好我,不会说实话,你这个人虽然没有多少可取之处,至少肯说实话,我觉得这个任务你还是能胜任的。”梦昭华看中的是洛璟阳的这个优点。

    洛璟阳却不满道:“什么叫虽然没有多少可取之处?我乃傲岳国大将军,你竟敢说我没有多少可取之处,梦昭华,我看你这个人眼睛有问题。”

    “哎呀!你别生气,就算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答不答应嘛!”梦昭华质问。

    洛璟阳傲娇道:“不答应,我凭什么帮你这个忙。”

    “因为若是我成功的让你哥喜欢上我,我就是你嫂子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帮忙?

    再说了,我让你帮忙检验一下学习成果,是把你当男人,让你用男人的眼光看我,这是你的荣幸。”梦昭华挑挑眉道。

    洛璟阳却气愤道:“哼!那这个荣幸你还是给别人吧!老子不稀罕。后会无期。”起身离开。

    梦昭华见状,却不急不慢的开口道:“若是你不答应,我便去太师府找伯母,与伯母说此事,想必伯母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到时伯母让你来,你难道敢不来?”

    “梦昭华,你别太过分了,不准再让我母亲为你们的事心烦。”洛璟阳其实是个很孝顺的儿子。

    “那你就答应我啊!”梦昭华威胁道。

    洛璟阳气愤道:“算你赢。”阔步离开了。

    梦昭华开心的笑了。

    月朗星稀,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百里御风和洛颜儿缠绵之后,相依偎在一起。

    洛颜儿把玩着他的大掌,声音有些微沙哑的埋怨道:“百里御风,你下次能不能控制下自己。”

    百里御风吻了下她的头顶道:“是颜颜太美味了,我情难自控。”

    “你少给自己找借口,分明就是你自制力差。”扬起小脸看向他质问:“自打回来,你每晚都来我这里,就不怕大臣们在朝堂上参奏一本,让你雨露均沾?”

    百里御风捏捏她的小鼻子道:“朕就喜欢来皇后这里,任谁说也没用。”

    洛颜儿叹口气道:“你可是不是普通男子,这样只会引起前朝和后宫不满的。”

    “颜颜无需担心这些,朕会摆平的,你只需做好你喜欢的事就好。”虽然有大臣建议他要雨露均沾,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除了洛颜儿,他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

    洛颜儿虽然心里很甜蜜,可却也担心因为他对自己的宠爱,而引起前朝的不满。

    “今日早朝之上,有大臣又提起了废太子的事,建议朕尽早定废太子的罪。”百里御风犹豫了一番,还是决定告诉她。

    “既然如此,那就早点定罪好了。”洛颜儿不以为然道,继续把玩着他的大掌,将自己的小手与他的大掌握在一起。

    “皇后没有什么想说的?”百里御风看向她,虽然信了她已经放下了废太子,可她毕竟爱过废太子,真的不求朕放了废太子吗?

    洛颜儿却一本正经道:“错了就是错了,身为儿子,杀父夺位就是不对,身为臣子造反篡位就是乱臣贼子,既然犯了错,自然要承受失败后的严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风风,你无需顾及我的感受,我与废太子没有任何关系,你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好了。”

    百里御风叹口气道:“朕也在犹豫。”

    “有何可犹豫的?莫不是皇上心中也有不忍?”洛颜儿猜测道。

    “没错,他是朕的皇兄,其实我们小时候还是很好的,只是后来废皇后不准他再与朕走的近,慢慢的便疏离了,其实他本性不坏,之所以恨朕,是因为朕娶了你,从他手中将你抢走了。

    后来他又被废皇后控制了心智,所以才会谋反,其实这并非他的意愿,只是这件事,很多人并不知,就是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若因此判了他的死罪,感觉对他也不公。

    可若是放了他,他定也不会离开,因为——”看向她,欲言又止。

    “因为他还没有对我死心?因为我还在宫里,还在你身边,他不会相信我和你在一起会幸福,除非你放我与他一起离开?”洛颜儿猜测。

    百里御风拥紧她道:“你是朕的女人,朕绝不会让你离开朕。”

    洛颜儿笑了,明眸一转道:“不如我明日去天牢一趟,帮你劝劝百里云畅吧!让他知道,我与你在一起很幸福,或许他便会对我死心,就肯心甘情愿的离开了。”

    “这件事,朕会解决的,皇后还是莫要参与了。”百里御风不想让她参与进来。

    “皇上是不想我参与进来,还是担心我见到太子之后,会——”

    “朕既然选择相信你,便不会再怀疑你还爱着太子。”百里御风看着她,眼神真诚道。

    洛颜儿开心的笑了:“风风,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也是真心想帮你,其实这件事,本就因我而起,由我出面劝说,应该很恰当,若是我能劝说他放弃,让他离开京城,这样你便也不用为难了啊!”既然借用了这具身体,原主这般爱废太子,自己总要为她做些什么吧!她定不希望废太子死。

    而风风也不想杀了废太子,所以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帮他。

    “颜颜真想去?”百里御风看着她询问。

    洛颜儿点点头:“我想帮你分忧。”

    百里御风心中一暖,轻抚她的长发道:“好。”

    洛颜儿开心的笑了。

    次日,洛颜儿悄悄来到了天牢。

    百里云畅坐在桌前,手中拿本书正在专心的看着呢!

    听到牢门的开门声,并未去看,以为是天牢的看守来送饭了,在这里,若不是借着上面一点点的天窗,都不知道是黑天还是白天,在这里,时间很容易便被模糊掉。

    这是洛颜儿这一世第一次见到百里云畅。

    看到天牢里,一身白衣温文儒雅,专心看书的年轻男子,洛颜儿忍不住在心中感慨道:还以为这个谋反的太子会长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呢!没想到居然是个谪仙般的男子,难怪原主会对他如此痴迷,果然很有魅力啊!

    来人没有说话,引起了百里云畅的在意,抬头看过去,当看到来人,书自手中滑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缓缓的站起身来。

    洛颜儿朝他挥挥手,嘴角勾起灿烂的笑容:“嗨!你好。”

    百里云畅立刻朝洛颜儿走过来,来到她面前,深情的看着她,不敢置信:“颜儿,真的是你吗?”

    洛颜儿笑着点点头:“真的是我。”

    “颜儿。”百里云畅一把抱住了洛颜儿。

    洛颜儿愣住了,这个太子,还真热情啊!

    “太子,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伸手将他推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百里云畅看着她,感觉现在的颜儿与他之前认识的颜儿不一样了,却也没说什么,点点头道:“好,我们坐下来聊。”

    二人坐下来之后,百里云畅一直深情的看着洛颜儿,舍不得移开视线。

    洛颜儿被他看的很是尴尬,敷衍一笑道:“太子,今日——”

    “我已不是太子,颜儿可叫我云畅哥哥。”百里云畅注视着她,打断了他的话。

    洛颜儿配合的点点头:“好,云畅哥哥。今日我过来,是想与你说一件事。”

    “何事?”百里云畅的心立刻被攥紧了。

    洛颜儿稍作犹豫后道:“你身为太子,之前谋反,确实错了,按照傲岳国的国法,你本该是被问斩的,可是风风——皇上顾念兄弟之情,不忍杀你,所以让我来劝说你,他可以放了你,但你必须离开京城,有生之年不得再踏入京城一步。”

    百里云畅看向她问:“那你呢?你会与我一起离开吗?”

    洛颜儿摇摇头:“我不会与你一同离开,对不起!我——爱上了百里御风。”自己不是原主,所以无法回应他的深情,希望他能尽早放下。

    百里云畅却一脸的不信:“我不信,你爱的人是我,你怎么可能会爱上百里御风呢!定是他让你这么说的是不是?”

    “不是,这是我的心里话,我真的爱上了百里御风。”洛颜儿眼神坚定道。这些日子,她有冷静下来想自己与百里御风的关系,她可以确信自己真的爱上了他。虽不在自己的计划内,可爱上了就是爱上了。

    “不可能,颜儿,你骗我,你与我说过,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你嫁给谁,你爱的人永远是我,你只想和我在一起,你说你在七弟身边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你说——”

    “那是以前的洛颜儿,现在的洛颜儿变了,对不起!以前的感情,我真的放下了,我也希望你能放下。

    为了你心中的洛颜儿,好好活下去,莫要再走错路,离开这里,你定会忘记过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洛颜儿打断他的话劝说道。

    百里云畅却一脸的痛苦,不愿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摇摇头道:“颜儿,你定是被逼才这么说的,我不相信你可以放下我们之间的感情,颜儿,你与我说实话,是不是百里云畅让你这么说的?他是不是威胁你说,只要你这样说,便可饶我性命,你为了救我,才这样说的对不对?”

    洛颜儿摇摇头:“不是,我是真的爱上了百里御风,今日是我主动要过来帮他劝你的。虽然我放下了过去,可看在我们相爱一场的份上,我希望可以保住你的性命,让你平安的离开这里。”

    百里云畅一直摇头,不愿接受这一切。

    洛颜儿劝说道:“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可是感情之事,有时就是这般难以预测,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现在能做的便是劝你放手,保你性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