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爆笑王妃宠翻天 > 309:不嫁用绑的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309:不嫁用绑的



    自己唯一怕的是她不肯给自己机会,怕她会拒绝自己。

    周冰凝眉头微蹙道:“我的心现在很乱,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你让我好好想想。”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接受他,所以不想轻易答应他,不想给他希望,又让他失望,自己的内心真的很抵触男子。

    “好,我不逼你,你可以好好想想,但我只请求你一件事,莫要离开元帅府好吗?若是你们搬出去住,我真的不放心,你希望我在军营的时候,还分心担心你们吗?”洛璟宸无奈只能用这种方式挽留她。

    “你在军营万不可分心,军中之事都是大事,一旦有疏漏,影响甚大。”周冰凝担心道。

    “只有你和逸儿在元帅府,我才能安心,答应我,不要搬出去住。”洛璟宸语气诚恳道。

    周冰凝无奈,只能点头。

    洛璟宸笑了,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感激道:“凝儿,谢谢你。”

    “洛公子,你,你松开我。”周冰凝羞红了双颊。

    “让我抱一会儿好吗?就一会儿。”抱住她便不想松开。

    周冰凝小脸更红了,可是嘴角却勾起了淡淡的笑意,他的靠近,并未让自己排斥,他在自己心中是不一样的。

    有人欢喜有人愁,梦昭华今日见了周冰凝之后,知道自己和洛璟宸再也不可能了,心情很低落。

    虽然当时大方的祝福了他们,可是自己的心却好痛。

    于是来到一家酒馆买醉。

    已经喝下两坛子酒了,虽然梦昭华有些酒量,可两坛子酒下去,人也醉了,小脸红扑扑的,可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喊道:“老板,再来两坛子酒。”

    老板走过来劝说道:“姑娘,你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你一个女孩子家,晚上喝醉了回去不安全,还是别喝了。”

    梦昭华不悦道:“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看不起女人不成?是不是怕我不给钱啊?”

    “不是姑娘,我是怕你大晚上喝醉了不安全,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家。”老板好心劝说道。

    梦昭华不屑道:“不安全?本姑娘武功高强,怎会不安全。”拿下腰间的长鞭,往桌上一拍道:“看到了吧!这是本姑娘的兵器,若是谁敢对本姑娘有不轨的心思,本姑娘要了他的命。少废话,给我上酒。啪!”将一锭银子拍在了桌上:“这是酒钱,不用找。”

    店内喝酒的两名年轻男子见状,朝彼此使了个眼神,朝梦昭华走来,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道:“老板,这位姑娘一看就是女中豪杰,人家姑娘海量,又有钱,你在这里费什么话,快去拿酒。”

    老板看向这二人很担心,在这条街上做这么久生意了,有些地痞流氓他都认识,这二人便是这条街有名的地痞流氓,就因为看到这二人在,才劝说梦昭华的,可是梦昭华却喝多了,根本没有听出老板的好意。

    现在两个混混主动过来了,为了不惹祸上身,他也不敢再多言,只能点点头道:“好。”转身后,无奈的叹口气。

    二人在梦昭华的桌前坐下,笑嘻嘻道:“姑娘,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啊!我们陪你喝吧!”

    梦昭华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谁啊!我认识你们吗?”

    “虽然之前不认识,但喝了酒之后,不就认识了吗?看姑娘一人挺寂寞的,所以我们兄弟二人陪姑娘喝吧!”二人故意一副好心道。

    梦昭华打量了眼二人道:“就你们,是不是想着本姑娘喝醉了,占本姑娘便宜啊!我警告你们,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否则,姑奶奶让你们好看。”抓过桌上的鞭子。

    其中一个男子赔笑道:“姑娘息怒,我们也是好心。”

    此时老板拿着一坛子酒过来了,另一个立刻接过去道:“我们来给这位姑娘。”

    老板有些犹豫道:“还是不劳烦——”

    “废什么话,该干嘛干嘛去。”男人眼一瞪,威胁道。

    老板只能将酒坛子给说话的混混,然后离开,眸中难掩担心。

    男子拿过酒坛子,侧过身去,偷偷往酒坛子里倒了一包白色的粉末,轻轻晃了晃,将酒放到了桌子上,讨好的笑道:“姑娘,你的酒来了。”

    另一个男人刚才给梦昭华搭讪,所以梦昭华并未看到拿酒男子做的小动作。

    梦昭华拿过酒坛子,冷声道:“你们二人给我滚远点,姑奶奶不是你们能惦记的人,给我滚。”

    二人点点头道:“行行行,既然姑娘不肯让我们陪,我们这便走。”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少,可是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梦昭华这边。

    老板有几次想过来劝说梦昭华,却被两个小混混用眼神吓退了。

    梦昭华拿过酒坛子,一杯接一杯的喝,喝完这一坛子之后,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打了个酒嗝道:“真的不能再喝了。”站起身,身子晃晃悠悠。

    老板见状,走过来询问:“姑娘,我帮你叫辆马车吧!”

    梦昭华却一挥手道:“不用,本姑娘没醉。”

    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酒馆。

    那两个混混见状,立刻跟了出去。

    老板见状,悄悄吩咐身边的伙计道:“你快去报案,希望能帮助这位姑娘。”

    “是!”伙计立刻偷偷从酒馆的后门出去了。

    梦昭华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口中喃喃道:“周姑娘真的很好,他们真的很般配,我真的要放弃了,我不能破坏他们的幸福,不能破坏,璟宸哥哥又不喜欢我,我有什么资格破坏呢!我梦昭华,又不是嫁不出去,我会遇到更好的,一定会的。可是——”

    可是从小到大,璟宸哥哥是唯一一个让自己动心的男人,放弃他,自己真的还能遇到心动的吗?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哥哥们送你回去吧?”刚才酒馆里的小混混追了出来,拦住梦昭华的去路。

    梦昭华瞪向他们不悦道:“不想死的就给姑奶奶滚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拿出腰间的长鞭朝他们挥去。

    身子晃晃悠悠的,手上也没什么力气,所以挥出去的鞭子,也是软绵无力的,被其中一个男人伸手抓住了。

    梦昭华想用力拉回来,可是胳膊却没有一点力气。

    两个男人得意的笑了,开口道:“小美人,别白费力气了,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很热,而且还没有力气?”

    梦昭华摇摇自己的头,希望自己清醒些,看向他们质问:“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其中一个男子坏笑道:“我们不过在你酒里加了点东西,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帮你的。”说着便朝梦昭华走过来。

    梦昭华怒斥道:“你们休要放肆,滚开。”

    身子说不出的难受,想要使用武功,却根本使不出来。

    二人笑的放肆道:“小美人,别挣扎了,跟哥哥们走吧!”拉过梦昭华的胳膊。

    “放开我。”梦昭华挣扎着想甩开他们,若是平时,以她的武功,轻轻松松便可将二人解决,可是现在,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别说是解决他们了,就是站着都觉得很吃力。

    “小美人,走吧!”二人一起去拉梦昭华。

    就在梦昭华以为自己今晚会栽在这两个混混手中时,一个黑影闪过,只听两声惨叫,那两个小混混被踢飞几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梦昭华看向来人,身子晃晃悠悠,眼神迷离,但还是认出了来人:“洛璟阳。”身子往地上倒去。

    洛璟阳快速上前,将她搀扶住:“梦昭华。”

    梦昭华看着他嘿嘿一笑道:“还真的是你。”

    洛璟阳看向他,微蹙眉头道:“怎么喝这么多?”

    梦昭华不屑道:“我想喝,你管我啊!”

    “我才懒得管你呢!”若不是卫国公大晚上的派家丁去他的将军府询问她是否在自己府中,他才懒得出来寻她呢!

    被踢飞的小混混,爬起来朝他们走过来,气愤道:“臭小子,竟敢多管闲事,不想死就把人给我放下来。”

    洛璟阳嘴角划过一抹讥嘲的笑:“不知死活。”手一挥,两名小混混被一道强有力的劲风再次击飞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梦昭华见状开心的笑了,看向两个小混混问道:“你们与他斗,真的是不知死活,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二人再次顽强的爬起来,看向洛璟阳质问:“谁?”

    “骠骑大将军,哈哈哈,他的武功,放眼傲岳国,也没有几个对手,你们二人,还真是不要命。”

    梦昭华傻笑着讥嘲道。

    两个小混混相视一眼,不敢相信。

    此时,府衙的官差赶来了,酒馆的伙计指向两个小混混道:“就是这二人要对这位姑娘不轨,不过这位公子是?”伙计一脸懵的挠挠脖子,难道是这两个小混混的同党?

    府衙的官差,有一个见过洛璟阳,立刻恭敬的拱手行礼:“参见洛大将军。”

    其他人听说是洛大将军,立刻行礼:“参见洛大将军。”

    两个小混混听了,一脸惶恐。

    洛璟阳冷声开口道:“这二人企图对昭华郡主不轨,带回去严惩。”

    两个小混混一听昭华郡主,吓得面如死灰,赶忙跪在地上求饶道:“大将军饶命,昭华郡主饶命,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位姑娘是昭华郡主,我们知道错了,郡主饶命,郡主恕罪。”

    洛璟阳冷声道:“难道是别的女子,你们便可轻易伤害吗?带走严惩。”

    “是!”官差立刻将人押走了。

    酒馆的老板此时走了出来。

    洛璟阳看向他们道:“你们不惧危险,勇敢举报恶人,明日卫国公府定会有重赏。”

    “这位姑娘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板并不知道梦昭华的身份,只是想帮帮这位姑娘,没想到这位姑娘竟然是卫国公府尊贵的昭华郡主。

    “你们回去吧!本将军会将郡主安全送回去的。”洛璟阳道。

    “是!有大将军护送,小民便放心了。”老板和伙计立刻回了酒馆。

    洛璟阳看向怀里抓耳挠腮的小女人,冷声道:“卫国公很担心你,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回去,爷爷看到我这样会很担心的,我不能回去。”梦昭华推开他,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不愿回家。

    “你不回家去哪里?”洛璟阳跟过去质问。

    “哪里都好,就是不要回去,不想让爷爷看到我这个样子难过。”梦昭华东倒西歪的走着,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洛璟阳走上前,看着她道:“就你这样,能去哪里?万一再遇到刚才那样的小混混你能保护自己吗?”

    梦昭华扬起小脸看向他道:“我去你府中。”

    洛璟阳一怔,立刻拒绝道:“不行,你一个女子,去我府中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你想让我流落街头,被地痞流氓欺负吗?”站起身,拉过他的衣袖,晃了晃道:“你就收留我一晚吧!”

    “我——”

    不等洛璟阳回答,梦昭华立刻走到他身后,跳到了他身上。

    洛璟阳气愤道:“你干什么,给我下来。”

    “不下,我现在没有力气走了,你背我,我要去你府中。快走。”梦昭华趴在他身上不愿下来。

    “你爷爷很担心你,你若是不回去,就不怕他老人家担心?”洛璟阳觉得还是把她送回去比较好。

    “你派个人去卫国公府与我爷爷说一声不就好了,在你府中,我爷爷不会担心的。快走吧!哎呀!你还磨叽什么呢!快走。”梦昭华不悦的催促道。

    洛璟阳没辙,这个刁蛮郡主,还真是难缠,也不能真的将她丢在大街上不管,只能先将她带回去。

    来到大将军府,洛璟阳让下人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将她放到房间之后便准备出去,毕竟女子的名声比较重要,若他在她的住处待得太久,只怕别人会说闲话。

    梦昭华坐在床上,见洛璟阳要走,开口道:“你可不可以陪我说说话?”

    洛璟阳停下脚步,见她将头靠在床沿边上,开口道:“夜深了,你早点歇息吧!我留在这里不方便。”

    梦昭华坐直身子,看向他不悦道:“有何不方便的,我口渴,你帮我倒杯水。”

    洛璟宸无奈的摇摇头:“女人真是麻烦。”

    虽然嘴上埋怨,但还是折回来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

    梦昭华喝下去之后,身子好受些,将茶杯放到床前的方几上,扬起小脸看向洛璟阳问:“你知道我今日为何会喝这么多酒吗?”

    “我怎么知道?我和你又不熟。”洛璟阳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梦昭华自嘲一笑道:“我今日去了你哥的元帅府,见到了他喜欢的女子,她叫周冰凝,听名字便觉得很美对不对?

    人很美,气质也很好,言行举止都很温柔,难怪璟宸哥哥会喜欢她,与她比,我真的是一无是处。”

    “其实你也无需这般悲观,你也有你的好,只是还未遇到欣赏你的男子罢了。”洛璟阳安慰道。

    梦昭华却没什么自信,看着他问:“真的吗?那你喜欢我这样的女子吗?”

    “我——”他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梦昭华见他要走,立刻跑到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你不准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还是换别人问问吧!”洛璟阳现在只想赶紧离开。

    “是不是连你也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子?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温柔可人的女子?”梦昭华沮丧的嘟起小嘴。

    洛璟阳摇摇头道:“也不是,你其实挺好的。”

    梦昭华道:“今晚怎么这么热?”

    “热?还好啊!”洛璟阳没觉得今晚热啊!

    “我怎么这么热?”梦昭华意识有些模糊,加上自己喝酒的缘故,感觉体内像火烧。

    洛璟阳见状,感觉不对劲,立刻想到了那两个小混混,可能是他们对梦昭华动了手脚,赶忙道:“你先忍一下,我去叫大夫。”

    梦昭华立刻抓住了他,看着他表情痛苦道:“洛璟阳,你别走。”

    “我这就去帮你叫大夫。”洛璟阳想推开她的手。

    可是梦昭华却紧紧的抓住他,不让他离开,主动靠近他。

    洛璟阳吓得身子往后撤:“你,你要做什么?”

    “洛璟阳。”梦昭华真的很难受。

    “你会后悔的,你——”洛璟阳下面的话没能说出口,梦昭华居然吻住了他的唇。

    这让从未接触过女人的洛璟阳瞬间愣住了,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梦昭华失去了理智,本能的对他做了一些事。

    洛璟阳虽然没有碰过女人,可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梦昭华如此的撩拨,让他也失了控制,吼了一声:“你最好不要后悔。”

    有些人的缘分就是从阴差阳错开始的。

    次日

    梦昭华醒来后,身边早已没有了洛璟阳的身影,这个时辰,他应该是去早朝了,昨晚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她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竟然和洛璟阳在一起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动的,天呢!没脸见人了。

    就在此时,一位丫鬟敲门走了进,盈身行礼:“参见郡主。”

    “有事吗?”梦昭华问。

    丫鬟恭敬的回道:“大将军让奴婢来给郡主送衣服。”

    “好,放下吧!”还算那家伙有点良心。

    “郡主,需要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吗?”丫鬟询问。

    梦昭华立刻摇头:“不需要,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就好,你先退下吧!”

    “是!”丫鬟立刻退下了。

    梦昭华立刻拿过衣服穿到身上,赶紧离开了将军府,真怕洛璟阳听来回来,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回到卫国公府后,梦昭华的心还在噗通噗通直跳呢!真不知昨晚自己怎会与洛璟阳发生那种事呢!

    “昭华啊!”卫国公的声音传来

    梦昭华一惊,赶忙收回思绪:“爷爷,你来了。”站起身去搀扶爷爷。

    爷孙二人在桌前坐下,卫国公看向孙女,嘴角勾着慈祥的笑容。

    梦昭华被爷爷看的心虚,端起茶杯假装喝茶,问:“爷爷,你为何这样看着人家?”

    “昨晚留宿在了大将军府?”卫国公询问道。

    梦昭华点点头:“嗯!不过爷爷你别误会,我昨晚喝多了,是洛璟阳找到了我,我怕爷爷担心,便在他的将军府借住一晚,就是这样。”

    卫国公却开心的笑道:“误不误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在一起开心就好。”

    “我们,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们是清白的,爷爷莫要乱想。”梦昭华再次低下头喝水,不敢看爷爷。

    卫国公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什么事看不透,既然孙女不好意思承认,他也不多问,但洛璟阳那小子,最好给昭华一个交待。

    “国公,洛大将军来了,带着聘礼,说是来向郡主下聘。”管家进来禀报。

    卫国公听了,脸上堆起满意的笑容,这小子,动作还挺快,不错,老夫没看错人。

    梦昭华听后却不悦道:“他来做什么?谁说要嫁给他了,让他走。”

    卫国公站起身道:“想必洛将军不会无缘无故过来,既然昭华不好意思去见,那爷爷去见见他,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话说。”

    “爷爷,你见他做什么,赶紧让他走。”梦昭华现在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爷爷先去见见,他毕竟是大将军,也不能太怠慢,咱们卫国公府也不是没有教养的人。”卫国公赶忙出去了,迫不及待的去见自己未来的孙女婿。

    洛璟阳退朝回到府后,得知梦昭华离开了,立刻让人准备了丰盛的聘礼,然后带着人便来了,既然毁了梦昭华的清白,自然是要对她负责的。

    站在院中,心里莫名的紧张和不安,以前从未有过,没想到提个亲居然这般紧张。

    “洛大将军来了。”卫国公的声音传来。

    洛璟阳看到卫国公,立刻恭敬的行礼:“晚辈洛璟阳,见过卫国公。”

    “洛大将军无需多礼,快到屋里坐。”卫国公倒是热情。

    “好。”洛璟阳跟着卫国公进了厅堂。

    坐下来之后,卫国公看向洛璟阳询问:“听说大将军是来向昭华提亲的,是替你大哥来提亲的?”

    洛璟阳恭敬道:“并不是,璟阳今日过来,是来为自己提亲的,还请卫国公割爱,将昭华郡主嫁给晚辈。”

    “昭华一直喜欢的人是你的哥哥,你来求娶,这是何意?”卫国公故作不解的问,虽然洛璟宸也很好,很出色,但他心里没有昭华,而这个洛璟阳,也很不错,不比他哥哥差,虽然他心中很满意,但这毕竟关系孙女一辈子的幸福,必须得帮孙女把好关。

    “我哥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这件事昭华是知道的,所以他们二人之间是不可能的,昨晚我与昭华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必须对她负责,还请卫国公将昭华嫁给我。”洛璟阳语气诚恳道。

    梦昭华过来,正好听到他说这番话,很气愤:“洛璟阳,你,你不准胡说。”刚才还与爷爷说,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希望爷爷莫要误会,这家伙却把实情告诉了爷爷,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

    “梦昭华,我难道说错了吗?我们昨晚的确已经——”

    “够了,昨晚的事只是一个意外,你无需负责,我也不需要你负责。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带着你的人和聘礼赶紧离开卫国公府。”梦昭华不悦道。

    卫国公虽然已经猜到,但这会儿却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故作惊讶道:“什么,昭华与洛大将军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昭华,女孩子的清白是很重要的,既然这小子毁了你的清白,你必须让他对你负责。”

    洛璟阳表情诚恳道:“国公放心,我洛璟阳绝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我定会对昭华郡主负责的。”

    “爷爷,昨晚之事并不怪他,他是为了救我,所以我不能因此让他对我负责一辈子,这对他不公平。”然后看向洛璟阳道:“我知道你昨晚是为了帮我才那么做的,所以你无需负责,昨晚的事,我不会怪你,你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可以走了。”梦昭华表情认真道,昨晚之事,的确不怪洛璟阳,是自己要去他府中借住的,也是自己主动与他做那种事的,若因此让他负责,的确对他不公,她梦昭华不是那种与一个男人有了亲密关系,就赖着这个男人的那种女人。

    洛璟阳从小便有很好的家教,父母从小便教导他们,身为男人,必须要有责任心,昨晚之事,自己既然做了,就要负责。

    虽然是她主动的,但她是在媚药的驱使下,失了理智才那么做的,可自己是清醒的,却还是做了那种事,所以这件事自己必须负责。

    “既然做了,就要负责,我洛璟阳也不是那种做了不肯负责的男人,否则传出去,我的脸往哪放?”洛璟阳质问。

    梦昭华白了他一眼道:“这种事情,你不说,谁会知道。”

    “我带着聘礼过来,那么多人看到,若是你拒绝我,我会很没面子的,既然我毁了你的清白,我为何要做缩头乌龟不敢说,做了就是做了,我一定会娶的,你必须嫁。”洛璟阳霸气道。

    “你,你这个男人脑子怎么这么不转弯呢!我都说了,不需要你负责,你赶紧走。”梦昭华觉得和他难以沟通。

    洛璟阳坐下来道:“你不答应,我是不会走的。”

    梦昭华气愤道:“洛璟阳,你想打架是不是?”拿出腰间的长鞭,便要与洛璟阳动手。

    卫国公见状出声呵斥:“昭华,不得对洛大将军无礼,能成为骠骑大将军,你以为他会打不过你?大将军有责任心,肯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爷爷觉得他的品行不错,很端正,太师府教育出的儿子,果然不错。

    爷爷觉得洛大将军挺不错的,你可以考虑考虑。”

    “爷爷,你怎么帮着他说话。”梦昭华不悦的埋怨。

    卫国公无奈的笑了:“爷爷这怎么能是帮他说话呢!分明就是在帮你,女孩子的清白何等重要,既然你已经把清白之身给了他,自然要嫁给她,爷爷是为你好。”

    “可是我不喜欢她,不能因为失了清白之身,就随随便便把自己给嫁了吧!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既然如此,倒不如不嫁。”梦昭华不想因为所谓的清白,就把自己的一生给搭进去。

    卫国公叹口气,看向洛璟阳道:“昭儿担心的也不无道理,婚姻还是要有感情做基础的,若是你们对彼此都没有爱,只是因为昨晚的意外而要搭上彼此的一辈子,对你们二人的确都不公平,所以这件事,洛将军应该慎重考虑,毕竟婚姻是一辈子的事,草率不得。”

    洛璟阳道:“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这辈子,我就娶她了。”其实在昨晚之前,他是打算一辈子不结婚的,觉得女人很麻烦,可既然发生了昨晚的事,他应该对梦昭华负责,这个女人,除了脾气不好一些,其它的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不是那种扭扭捏捏,装腔作势的女人。

    女人虽然麻烦,可经历昨晚的事,他觉得女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还是能给自己带来愉悦的。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洛璟阳心里划过一抹温暖和甜甜的感觉,这是不曾有过的,所以他才会坚持要娶梦昭华。

    这些年,想要主动接近她的女人很多,他看了便很讨厌,对女人可说是避如蛇蝎,可是对梦昭华,却没有那种感觉,如果这辈子真的要结婚,那就她吧!至少要娶一个自己不讨厌的女人。

    梦昭华听了他的回答,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没想到这个一直坚持不成婚的男人,会说出今生非自己不娶的话。

    可自己还未从对洛璟宸的感情中走出来,真的无法接受他。

    “洛璟阳,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真的无法接受你,若是你执意如此,便是强迫我,就算我嫁给了你,也不是心甘情愿的,我们也不会幸福的。”梦昭华看向他道。

    洛璟阳却道:“无妨,只要你愿意嫁给我就行了,过程是什么样不重要,我只看结果。”

    梦昭华听到这话,真想把他的头打爆,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过程不重要,意思就是,即便逼自己,也要让自己嫁给他,这个男人,是不是太霸道,太强盗了。

    “我不会嫁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梦昭华语气强硬道。

    洛璟阳也不示弱道:“我会找人尽快看日子,定好婚期,到时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若是你执意不同意,我可以用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