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 第188章 当年往事(希安与嘉瑜)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第188章 当年往事(希安与嘉瑜)



    凌晨时分,大部分普通人都已进入梦乡,但御皇里面的各个VIP包厢,依然觥筹交错,纸醉金迷。

    霍希安今晚因为破坏游戏规则,被灌了不少酒,但理智上还算清醒。

    之前那一直围在他身边讨好他的女孩被他一手挥开,脚步有些虚浮步出如同狂魔乱舞的包厢。

    包厢的隔音效果极佳,关上门之后,耳边一阵清静,酒意好像都散了不少。

    他朝电梯处走过去时,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想拿手机打电话让司机来接,谁知一摸,却是空的。

    想必掉落在包厢里了,一想到里面吵得头疼的场面,他也懒得进去找。

    订制手机安全性极度,他不担心会被人捡到另有所图,只是这个时候让他自己开车是不可能的,他也不喜欢找代驾,更别提搭一天不知坐过多少人的计程车。

    他在御皇这里有间专属的休息室,方便喝多了留宿。

    真的只是留宿!他从来不带女人进去。

    在走廊里转了个角后,他朝休息室的方向而去。

    谁知正要按指纹时,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喝多了眼花。

    “霍公子?”

    是会所的服务生。

    “谁让你进我房间?”霍希安语气极冷。

    御皇的服务生几时这么没分寸了?就算他们有房间的备用卡,也绝无可能在不经他的同意之下进入他房间。

    女服务生微微欠了欠身:“抱歉,霍公子,是霍太让我送蜂蜜水过来。”

    闻言,霍希安长长吐出一口气。

    贺静嘉是有他这里的密码,就算没有,她贺大小姐一声令下,以霍太之名让人开门也未尝不可。

    御皇的BOSS都是他们这一伙人的,谁不给她个面子?

    不过,她刚才不是走了吗?跑来他房间做什么?

    “她在里面做什么?”

    “不清楚。我只把蜂蜜水放在外面就走了。”

    “知道了。”

    霍希安挥手让她走人。

    门口恢复了安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进来。

    休息室不大,但还是用屏风隔开了卧室与放着两张沙发的小客厅。

    进了门,并没有看到贺静嘉。

    客厅的小桌上放着一杯蜂蜜水,估计那个女人睡他的床了。

    想到自己要窝在沙发上睡一晚又很不爽。

    伸手,将蜂蜜水取了过来,一口饮尽后起身往里走。

    他决定要将贺静嘉踢醒,让她滚下他的床。

    但是-

    当他抬脚正要将躺在他床上呼呼大睡的女人踢醒时,却发现睡着的人并不是贺静嘉。

    薛嘉瑜怎么会在这里?

    艹。

    数万头草泥马在头顶奔腾而过,抬起的脚就这么停在半空。

    “薛嘉瑜……”

    他收起脚,冷冷地喊了声她名字。

    床上的人没反应。

    他再唤了声,还是这样。

    本来对女人就没有多少耐心的霍希安咒骂两声后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一声猫叫般细若的声音-

    “嘉嘉?你去哪里呀?我头疼……”

    初醒的声音带着鼻音,娇柔柔弱至极,像是在撒娇。

    这女人,病得不清!

    霍公子下颚紧了紧,坚决迈步离开。

    床上的薛嘉瑜被酒精刺激得神智晕乎,刚才晃在眼前的人影消失,她坐了起来,摇摇晃晃下来跟出去。

    “嘉嘉……等等我……”

    -

    贺静嘉从走廊尽头的包厢出来,身后跟着霍云易及傅琛还有另一名与他们年纪相仿的男子。

    “傅叔,晚安。”

    她笑咪咪朝傅琛挥手,脸上没有半点熬夜的疲态。

    “早安才对。快两点了。”傅琛看了看腕上的手表。

    “所以不打扰你的快乐时光啰。”她眨了眨眼。

    傅琛与另一名男子笑着相携带而去,身影刚消失在眼前,她便揽住霍云易手臂不放。

    “去把小瑜叫醒回家。”他无奈道。

    今晚他与傅琛约了人谈事情,没想到客人班机误点,他们等到十一点多才到,谈了几个小时后他出来接了个电话,正好碰上喝了不少酒的姐妹俩。

    贺静嘉知道他今晚在这里跟人谈事情,不过没想到谈这么晚。

    嘴里信誓旦旦地说怕他在这里乱搞,所以把酒量极差,只喝了一杯白兰地后就头昏脚软的妹妹暂时放进霍希安在这里的休息室呆会,让她洗洗脸清醒一下。

    然后她自己跑到霍云易他们的包厢里,美其名曰:久闻来自H国的投资界大神J先生,想见一见,实为进来看看包厢里是否如同刚才那边一样一派淫靡之像。

    当然,没有的。

    就算有,也不是在这里。

    前后不过二十分钟,真的。

    她不敢把妹妹一个人放在那里太久的。

    不是不相信会所的安保,而是不相信霍希安那杂碎渣男。

    虽然他们离开那间包厢时,他们的好戏才正要开场。

    但没有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他忽然来休息室这边呢?

    可终还是逃不过墨菲定律。

    “霍希安,你这个死杂碎……”

    她按下密码锁开门,听闻里头的动静时后娇喝一声,顺手捞起门后的棒球棍怒意十足冲了进去。

    跟在她身后的霍云易,脑壳一阵阵发疼。

    真是有够乱的。

    -

    “SHIT。”

    房间里,霍希安低咒一声。

    背后传来的强烈痛感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贺静嘉,你有病是不是?”

    “霍希安,你才病。你这个垃圾,杂碎,渣男,十恶不赦的混蛋……”

    手里握着棒球棍的贺静嘉对着他就是一顿破口大骂,挥舞着手中的球棍就往他脑袋上砸,被霍希安一把抓住:“你有完没完?”

    “你还有理了?霍希安,你信不信我告你?”

    贺小姐真是被气得不轻。

    “去啊,我等你告我。”

    霍公子真是一副完全不知悔改的样子,心里头也是一把火烧得很。

    毫无防备地被人身后一记痛击,他也很憋屈的,好不好?

    “你以为我不敢?我现在就打。”贺静嘉说着就要拿手机。

    “有本事你打啊。”霍希安冷哼:“这房间是我的,有记录的。”

    “霍希安……”贺静嘉正在按手机的动作停了下来,眯眯眼:“你在威胁我?”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OK,那我今晚可要好好看看警察到底是怎么办案的。”

    “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宝贝妹妹是怎么回事?你凭什么告我?”

    渣男霍公子理了理衣袖。

    “你胡说……我没有……我不是……”

    刚从震惊中回神的薛嘉瑜咬着唇反驳,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她只是醉了,酒精让她整个人意识混沌,才会以为进来的人是嘉嘉,才会跑出去追她的……

    “她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少在这里狡辩。霍希安,我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妹妹。就算刚才你未遂,不过,我手里有的证据,可不是刚才的……”

    闻言,霍公子脸色一变。

    贺小姐看着他突变的脸色冷笑:“当年,我带嘉嘉去医院验了伤,还提取了你那晚留下来的DNA,你说,我现在把这份报告拿出来告你,能不能赢呢?”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气氛在一瞬间剑拔弩张。

    “到底怎么回事!”

    一记低沉而带着怒意的声音在屏风后面响了起来。

    -

    凌晨时分,霍家祠堂灯光通明。

    霍云易将一把历史感十足的戒尺丢到跪在列祖列宗牌位面前的霍希安。

    薛嘉瑜一直低着眼,贺静嘉坐在一边喝茶看戏。

    这把戒尺,一直挂在太爷的书房里,小时候的霍希安也是个调皮捣蛋鬼,经常被太爷捉住拎到书房,拿着戒尺在他小手是拍打以示警告,但从来没有真的舍得用力。

    如今,小叔去书房将戒尺拿了出来,让他自己在祖宗面前检讨,要他跟薛嘉瑜道歉。

    他低着眼,长长的睫毛在眼脸下形成一抹淡淡的阴影。

    清逸俊美的脸庞紧绷着,他拿起地上的戒尺,咬了咬牙狠狠朝自己摊开的掌心拍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他每拍一下,薛嘉瑜的心就猛颤一下。

    “道歉呢?”

    霍云易面面沉沉地开口。

    沉默了一下,没反应。

    “道歉。”

    霍云易一向温和有礼,但‘道歉’这两个字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

    薛嘉瑜猛地抬头,正欲开口说些什么,被贺静嘉一声低斥闭紧了嘴巴-

    紧接着耳边传来更重的拍打声,男人白皙的手掌红肿渗出血丝,没一会儿就血肉模糊-

    “够了,云易叔叔。”

    薛嘉瑜猛地从座位上起来,不敢望向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掌。

    霍云易下颚紧绷:“做错事情还不知悔改,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那就打到说出来为止。”

    于是拍打声更密集了。

    “嘉嘉……”薛嘉瑜眼泪冒了出来,“那天晚上他没有强迫我,真的没有……我是自愿的……”

    她每说一句,眼泪就流出一串串,划过脸颊,滴落在地,却没有伸手去擦-

    贺静嘉很震惊:“你胡说什么?这个人渣不值得你牺牲自己的名声去护他。”

    反正她绝对不会相信的,妹妹就是心慈手软,眼光又太差,才会在年少无知的时候喜欢这个人渣,现在看到他被罚还站出来替他说话。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检验报告,不过是唬他罢了。

    她早就想就当年的事教训他一次了,但奈何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刚才在会所里,她就是故意说给霍云易听的。

    见贺静嘉不理会他,薛嘉瑜转身去求霍云易-

    “云易叔叔……”她声音哽咽,可怜得不行:“我没有说谎,他真的没有强迫我,我是因为……因为……因为……”

    她几度哽咽,说不下去。

    “小瑜,你不想说就不说了。让嘉嘉陪你先回去,希安的事情我会处理。”

    霍云易拍了拍她肩膀,声音温和地安慰她。

    “以前是因为……”薛嘉瑜伸手抹了抹脸上湿漉漉的泪水,“我喜欢他,才愿意的。他没有强迫我。”

    说完,她转身往外跑。

    “小瑜……”

    贺静嘉追了出去,祠堂里的拍打声还在继续。

    “行了。打残了我还得跟你爸妈交待。”

    霍云易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戒尺。

    霍希安抬头看他说了声:“对不起。”

    “你没对不起我。”

    刚才人在的时候怎么没说呢?

    这倔脾气也不知像谁。

    霍希安没出声。

    “你知不知道她喜欢你?”

    “知道。”

    在得知她心意时,他已经主动避开她。

    但却避不开命运。

    他与她还是有了最亲密的接触。

    “那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霍云易又问。

    “我喝多了,她送解酒茶进来,我以为是一起玩的女伴……”

    “她不愿意让你负责?”

    “当时我也没想过要结婚。”

    他回得倒是坦率。

    那时候他也不过26岁,生理上是个大男人,但心性不过是个贪玩的大男孩,从来未想过结婚之事。

    后来跟贺静嘉结婚,是因为薛嘉瑜怀孕了。

    他被贺静嘉那个野蛮女拿着枪,一把真枪抵着腰部逼到医院,亲自给薛嘉瑜一个交待。

    薛嘉瑜想同他一个人谈谈,贺静嘉威胁一声后便离开。

    那天,她坐在病床上问他:是不是就算有了孩子,哪怕是结婚,他也不会喜欢上她。

    他言简意骇地回了一个:“是”。

    “我知道了。”

    她没再问什么,便让他走了。

    后来,从贺静嘉那里得知,那个小坯胎,她决定流掉。

    那个从来不在计划之内的小生命,他无波无澜。

    他们都是成年人,所有的决定与后果都是要自己负责。

    只是事情出了极大的差错,贺静嘉放在包里的验孕报告在拿东西时不小心掉出来,正巧被贺家长辈看到,便逼问事件原因。

    她护妹护得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直言报告是她的,肇事者自然是霍公子。

    未婚先孕这件事,两家长辈绝无可能姑息。当然,流产这种极伤身体的事情,也不允许发生,疼孙女疼得不行的贺家大佬,说什么都要让他们结婚。

    她与霍希安谁都不想说出实情,又不想再费口水跟两家长辈解释那么多,才有了两人结婚之事。

    贺静嘉决定的事情,就没有人能阻止她。

    原本就打算,结个两三年,借口感情不好再离。

    可这中间不管事情怎么发展,最终也还是回归了原本想要走的路口。

    往下该怎么走,又会碰到什么事,没人知道。

    一段故意隐瞒的往事,从霍希安嘴里出来也不是过简单的三言两语。

    “那今晚的呢,又是怎么回事?”

    霍云易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心。

    “我喝多了,她也喝多了。”

    阴差阳错,差点又有了第二次交集。

    他明明不喜欢她,以前对她的爱慕甚至很不耐烦,但事过境迁,他竟对她提起了莫名的兴趣……

    这些话,他只是埋在心里,不打算跟任何人提起。

    “不要拿酒当借口。”

    霍云易低斥一声。

    霍希安咬了咬牙,伸手将小叔手里拿着的戒尺扯了过来,又狂拍了几下。

    “真想要把自己打残啊?别打手,打其它地方。”

    霍云易没好气地夺过尺子,霍希安低着眼不说话。

    “知道疼啊?疼了自己回去擦药。”

    他拿起戒尺往外走。

    霍希安看了眼自己血肉模糊的手掌,咬了咬牙。

    人果然不能做错事。

    只是,不知为何,他竟然想再犯错。

    大概是打得还不够狠吧!

    -

    薛嘉瑜行走不便,刚跑出祠堂就被贺静嘉捉住,将她带到了车上。

    “为他哭,不值得,别哭了。”

    她扯了纸巾,正要帮她拭泪却被她一把狠狠地抱住。

    “嘉嘉……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那件事了好不好?那天晚上他真的没有强迫我,没有的……”

    她明知他喝多了才进去休息,想着送醒酒茶的机会近距离地靠近他一点。

    他喝醉时,静静地躺在床上许久,她也没叫他,就这么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他是她藏在心里喜欢了多年的男人,她知他不喜欢她,所以连告白都说不出口。

    在他面前,她是自卑的。

    所以,她只是想静静地,近距离地在他身边多呆一会儿,就这么看着他而已。

    但是醉洒本就容易横生出太多的意外。

    但那一场意外,她是真的愿意的,也没有后悔过。

    她真的只是想拥有那一刻而已,没想过与他有未来,没想过用孩子来威胁他。

    就算到了现在,也是一样的。

    所以,那年她从来没有打算将那件事告诉除了嘉嘉以外的任何人,若不是当年她因意外怀孕,丢在垃圾桶里的验孕棒被嘉嘉发现,那天晚上的事情她一定埋在心里一辈子。

    她知道嘉嘉是心疼她,想名正言顺地让霍家长辈教训他一次,所以刚才在会所那边编了个假验伤报告的事情。

    她不怪嘉嘉,不怪他,今天晚上的事情,其实也真的怪不了他。

    她只怪自己,怎么就喝醉了,怎么就乱认人了?

    只是嘉嘉一直不相信他没有强迫她,不管是多年前还是现在。

    为什么她这么笨,总是惹大家不开心?

    或许,她根本就不应该回来的。

    每回来一次,就惹一次祸。

    等明天阿远哥与叶臻的订婚礼过后,她就回H市,再也不回来了。

    -

    主屋卧房内。

    “阿德,刚才是不是有人回来了?”

    霍老太爷起身,接过老管家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口温水,问道。

    “是小霍生。”

    老爷子眉毛一挑:“这个时候,他回来做什么?”

    “去了一趟书房。”

    “做什么?”

    “拿了把戒尺就出去了。”

    “去哪?”

    “不清楚。”

    -

    霍云易提着戒尺放回书房正欲离开时,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门口。

    “爷爷,怎么起来了?”

    老爷子哼了声:“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回来找什么?”

    霍云易低了低眉:“没什么。”

    “阿易,你现在是心思越来越多了,啊?没事你拿我戒尺出去?”

    霍云易:“……”

    这老宅里,多一只蚊子飞进来,公的母的,都瞒不过老爷子的耳目。

    “谁犯错了?”老爷子又问。

    “没谁。就有个朋友对古董戒尺感兴趣,知道我们家有一把,拿出去给他看看。”

    当年的事情,他才刚刚得知真相,还处于惊讶之中。

    而且当事人都不在,从他口中转述出来势必会与事实有出入。

    不管当年他们出于什么意愿不想让事实真相流露过多,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隐私与决定。

    就算在今日,他也没有资格代为讲述。

    “什么朋友不能在白天带来家里好好参观参观,非得趁天黑做偷鸡摸狗的事。”

    霍云易:“……”

    拿把戒尺怎么就成了偷鸡摸狗的事了?

    “他从国外回来,等会七点的航班离开,这个时候就不进门打扰了。爷爷,天还没亮,我送您回房。”

    “阿易,你这话听着是没毛病,但我怎么觉得就是不对呢?”

    “爷爷,您还真是想多了。”

    “有吗?”

    ……

    贺静嘉将妹妹送回家,原本想要陪她一起睡,她却让她回房休息。

    她知她想一个人静静,也不勉强她。

    替她关上房门时,霍云易的电话就来了。

    他就在她家楼下。

    打电话给她,只是想问声回到家没有,结果她就跑下来了,上了车就往他身上扑。

    他笑着接住她:“小心等会警察叔叔敲车窗。”

    “才不怕。”她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

    凌晨四点半,最让熬夜的人觉得困倦的时候,闹了一个晚上,她也累了,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回去睡吧。”

    原本,是有些话要问她的。

    但是看她困倦的模样,心下不舍。

    今日是陆怀远与叶臻的订婚之日,十点之前他们要到场,要不然就失礼了。

    她还可以再睡几个小时,车上地方太小,不舒服。

    “你陪我上去我才上的。要不然就睡车里。”

    霍云易看了看时间,再看她昏昏欲睡的模样。

    叹口气,陪她上楼。

    -

    早上六点,另一高级公寓里。

    谢晓晴穿着裕袍出来时,贺政哲正靠在床头,指尖夹着烟,看到她出来,吐出烟圈,烟雾缭绕,迷糊他冷峻的脸。

    她朝他走了过来,睫毛微动,伸手两根手指头,夹住他燃了一半的烟,放到唇间,才吸了一口,就被他夺了过去。

    “谁让你抽烟的?”

    男人声音,克制中带了抹难言的怒意。

    “呵呵,贺生,你管得着吗?”

    “我管不着,嗯,谢筱晴。”男人的声音低了好几分,正欲伸手将她拉过来,被她一个反手推开,后退两步。

    脚跟踩中他落在地上的手机,弯身捡起来,丢给他。

    “昨晚好像响了好多次,贺生还是看看是不是贺太查岗。”

    说着,转身去更衣室。

    贺政哲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工作电话两个,还有几封邮件,三通余珊妮的电话。

    点开余珊妮的几条消息-

    “阿哲,怎么还没回家?”

    “明日陆家的订婚宴,是你来接我还是怎么样?”

    “我让厨房煮了醒酒汤,你别忙太晚。”

    贺政哲把手机扔到一边,又点了一根烟,但吸了两口就按掉了。

    谢筱晴出来看到他还在,撩了撩长发:“还不回家?”

    贺政哲闭着眼不应她。

    “贺生,你不回家没关系,不过呢,我男朋友马上就要回来了,你确定要跟他握手见面,顺便一起饮早茶?”

    闻言,闭着眼的男人猛地开眼。

    “你说什么?”

    “我说,我男朋友马上就回来了哦。”话音刚落下,她的手机响了。

    当着他的面,她划开屏幕,接听-

    “Shelia,亲爱的,有没有吵醒你?”

    “没有,刚好醒来。等下回来记得买早餐……”

    “想吃什么?宝华茶楼早点?”

    “嗯,云吞面记得不要放葱花。”

    ……

    前一刻,她与他还在****,这一刻,与她男朋友亲呢无间地聊着早餐要吃什么。

    贺政哲沉默起身。

    她结束通话,转身过来时,他正好拿起手表戴上,脸色冷峻。

    “记得收拾干净。”吧嗒一声,扣上腕表。

    “不用贺生挂心。”谢筱晴嘴角勾出抹笑意。

    -

    贺政哲出了门,拨电话给助理,让他来接。

    公寓一梯一户,隐私极好。

    他就站在她门口,抽烟。

    二十分钟后,助理来电,车子已在公寓外面等候。

    他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朝电梯处而去。

    恰逢电梯门打开,他与里面正准备走出来,提着宝华茶楼餐盒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看到对方都很惊讶,相互无声地打量着对方。

    贺政哲长年身处高位,在外时,满身上下满满都是上位者的强势,而电梯里的男子看着很年轻,不过24、5岁的模样,清俊文雅,气势是不如他,不过,也丝毫不畏惧他镜片下锐利的眼神。

    一直到电梯门欲合上时,电梯里的男人才伸出手,再度按下开关键。

    一个出来,一个进去,擦肩而过,没有招呼。

    电梯门合上时,贺政哲手里握着的手机却忽然猛地砸向电梯墙,“哐”一声之后落到地上,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