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骑遇 > 第十五章 不按常理出牌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第十五章 不按常理出牌

单单是说几句,不够尊敬的话,实际上也不会留下什么恶劣到无法挽回的影响。

毕竟,齐遇是一个才只有十一岁的少年儿童。

宦琛北再怎么偏执,也没有可能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太多。

齐遇和宦琛北的第一次见面,如果停留在这个阶段,也算是无伤大雅。

遗憾的是,没穿越、没重生,也没有预知未来能力的齐小遇同学,并没有就此停下把宦琛北往死里得罪的脚步。

此时此刻,人不作死枉少年的齐遇小朋友正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个长得和宦享小哥哥这么相似的人,聊起天来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的呀?】

虽然,宦享小哥哥也不是个“听话”的。

比如非要办一千块钱的卡。

再比如非要把破烂不堪的车子送到德国去修。

但和小哥哥说话本身,还是非常愉悦的。

就是那种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如春风拂面。

让听到的人都会产生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初次相遇,齐遇对小哥哥的评价是“人傻钱多”。

但是,从宦享带着Ada,把断裂的奥运马蹄铁,送来给齐铁川修的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那是齐遇第一次知道帅爸爸真正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小哥哥能让帅爸爸脸上挂满直达心底的笑意,又怎么会和傻这个字眼扯上关系?

谁要是敢说小哥哥傻,齐遇就和谁急。

当然了,到目前为止,说宦享傻的,除了齐小遇同学本尊,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宦琛北毫不掩饰地流露出的,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让齐小遇同学有了一种浑身长毛的错觉。

她又不是动物园的动物,自然也就没有理由会习惯被人参观的感觉。

不想被参观和揣摩的齐遇,很快就追着自己的新妈妈兼闺蜜离开的方向去了。

齐遇找到Ada的时候,Ada已经和【蓝荷育马】的人聊了有一会儿了。

Ada这次来丹麦,是代表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下单购买一整年的马蹄护理产品和车前草饲料添加剂。

由于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的马匹基数庞大,Ada这次带来的是一个大单。

和宦琛北的忽然闯入,需要和前台一路交流下去不同,接待Ada的人,是事先联系好的,【蓝荷育马】的一个高级经理。

和宦琛北刚刚僵持不下的那个人相比,接待Ada的这个高级经理,穿着更为正式,级别也明显更高。

Ada帮宦琛北找到了有决策权的人,却同样没能帮宦琛北谈下让宦琛北心心念念的【蓝荷·TJ】。

高级经理说话明显温和并且详细了很多。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北欧人更是把规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蓝荷育马】从创立之初就有规定,明确标明达不到出售标准的马匹,任何一个级别的员工都没有出售的权利。

这一点,从最基层的育马师和训马师,到最高级别的经理,都概莫能外。

特别想买的【蓝荷·TJ】的宦琛北,遇到根本就不能卖掉问题马匹的硬性规定,原本简单的事情,就变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对于不差钱的宦琛北来说,大部分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奈何【蓝荷育马】压根就没有给宦琛北显示自己经济实力的机会。

极度不爽的宦琛北对战极度讲原则的北欧人,以完败告终。

事情如果就此结束,那也就结束了。

说到底,这是宦琛北的胳膊,拧不过【蓝荷育马】固有原则的大腿。

因果关系如此明确的事情,总也怪不到齐遇身上去。

以宦琛北向来天马行空的性子,顶多就是郁闷两天,然后就和没事的人一样一样的了。

齐遇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在这个时候过来找Ada。

因为【享誉国际】的关系,Ada和宦琛北算得上是交情还不错的。

宦琛北难得开口找她帮忙,Ada没有不尽心尽力的理由。

Ada锲而不舍地给宦琛北说情,【蓝荷育马】的高级经理,极度耐心地解释了一遍又一遍。

【蓝荷·TJ】不能出售,根本就不是宦琛北理解的价格问题,而是违反了【蓝荷育马】的基础信条。

想要把一个品牌的信誉,传承成百甚至上千年,就必定会需要有一些不能违背的原则。

Ada已经尽力,仍然没有任何谈妥的可能。

事情眼看着就要结束的时候,齐小遇同学却来了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IfyouarenotallowedtosellthisBlueHorsTJtoanyone,isthatpossibleyoujustgivehimtomeforfree?”

齐遇这句话问的是,如果【蓝荷·TJ】不允许被卖掉,那有没有可能直接送给她?

宦琛北和Ada都在想办法说服对方卖掉【蓝荷·TJ】,而齐小遇同学却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出现频率最高的“不允许卖”这几个单词上。

高价都不卖,又怎么可能直接送出去?

齐遇的要求非常不合常理,却特别符合从八岁开始,就有了自己的一整套逻辑的“逻辑遇”。

齐小遇同学从来都不知道常理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逻辑遇的逻辑是,既然Ada给蓝荷育马下了一个很大的订单。

那么她作为Ada的“女儿”,过来要点添头,就是无可指摘的事情。

这是升级版的十一岁逻辑。

高级经理的反应和Ada以为的一口回绝有很大的差别。

回答齐遇的第一句话,不是不行,而是问她为什么想要这匹马。

齐小遇同学实话实说,她不想干嘛,纯粹就是喜欢这匹马的名字。

TJ在中文里面就是铁匠的拼音首字母缩写。

齐遇说自己祖上八代都是铁匠,想要把和家族职业配一脸的【蓝荷·TJ】,带回澳洲去好好爱,当成宠物养。

Ada这个半路出家的新手妈妈还在想要怎么帮齐遇说抱歉,高级经理却在一秒都没有纠结的情况下,表示了同意。

像【蓝荷·TJ】这样的“缺陷马”,卖是没有可能卖的。

出于“马道主义精神”,也不能被随意虐待。

在马术运动里面,“马权”经常都是高于人权的。

但送给一个有能力让马好好生活下去的小孩子当宠物,就既不违反品牌的基本信条,也不侵犯“马权”。

没有买卖,就不会产生交易记录,从而也就没有可能影响【蓝荷育马】的信誉。

宦琛北和Ada努力了半天都没有拿下的【蓝荷·TJ】。

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齐遇用一句不按常理出牌的话,给归到了自己的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