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31回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第31回

“啊?你们已经离开?那……”陈雄愕然,眼珠子一转,笑容谄媚,“小佑和我们在M记,你们过来吗?他请客哦。”

罗天佑一听,恼怒地用嘴型冲他无声地说了三个字:你大爷!

重色轻友的玩意儿,借花献佛也要看情况,他哪有这么多钱请校花一伙人吃饭?

校花出行,不可能一个人出来逛街,想必身边还有其他姐妹淘,凭他一个人的经济能力根本请不起。

迎着好友谴责的目光,陈雄嬉皮笑脸地用眼神致嫌,嘴里却在说:“是呀是呀……”

罗天佑也不包子,索性拿出钱包在小伙伴们的面前绕一圈,言下之意,特么的老纸钱不够,必须合资请客。

另外三人纷纷扔出钱包,任凭罗天佑拿聚餐的备用资金。

“啊?你们去西江边钓鱼?去,当然去!我们打包送到西江边怎么样?周斌不在吧?在呀……”陈雄说话的声音时高时低,情绪深受电话那头的人影响。

同样的,罗氏小兄妹也被他的话吓到了。

西江?!

这两个字仿佛有定身的能力,罗天佑愕然瞪着陈雄,收钱的动作定格了。

罗青羽也开始头皮发麻,细柔的发丝像被炸直,忙伸手揪住大哥的衫角,小声道:“哥,我要回家……”

“啊?哦,”罗天佑这才回过神来,略心慌意乱,“先等等……”

等他冷静一下再说,现在脑子有点乱。

“怎么了?是鸡翅不好吃吗?”坐在她身边的欧弈摸摸她的脑袋,温声问道。

“不是,”罗青羽满头黑线,抬头望望他,“你们今天不要去西江,会被淹死。”

噗,正在说电话的陈雄好笑地看着她,调侃道:“你怎么知道……啊?啊,不是说你,是天佑的妹妹说……”吧啦吧啦。

罗青羽看着他的生命值在滴嗒滴嗒递减,心情挺矛盾的。

面对一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人,正儿八经的劝诫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只要不连累她哥,别人的结局她真的无能为力,贸然提醒已经是冒险了。

毕竟是两条人命……

想到这里,罗青羽再一次头皮发麻,忙从小裤兜里掏出一只红纸包,俗称利是封。自从看见那块竹片上的提示,她的衣兜里便一直装有红包备用。

不多,一沓里边有六个。

“哥,给钱。”不收点命金,心里不踏实。

老妹的预言即将实现,罗天佑哪敢抬杠?可他现在没钱了~。

“一块行不?”

“不行,最少一百。”罗青羽态度坚决。

两条人命诶!看在学生党的份上……不知一百块能否替她挡灾。

罗天佑听罢,惨了,囊中羞涩,刚刚又请了客。没辙,他向小伙伴们摊手,“有钱吗?借我借我,快,全部拿出来。”

“你们干嘛?搞毛啊?”

周乐天三人看得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边掏钱边调侃。

“等会儿再跟你们解释。”罗天佑接过钱装进红包里,递给妹子的同时问,“好了,告诉我,今天他们到底是哪个……”

他原本不信的,直到听到西江二字。

如果死的是别人他可能会无动于衷,但现在面临死亡危机的是他朋友,兼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见死不救的话他会内疚一辈子。

罗青羽收到红包,果断一指,正是坐在对面的陈雄……

中午的M记,人头涌涌,逢假期时,里边坐的几乎全是学生党。每个人的说话声不大,集中起来就形成一股吵嚷嚷的声浪,扰人清净。

在这种情况下,邻桌是听不到隔壁桌说什么的,除非他们大声喧哗。

所以,罗天佑把自家妹子的能耐跟好友们说了一遍,不担心被外人听到。罗青羽也不阻止,她那神叨叨的本事在成年人眼里是无稽的,希望少年能够重视。

少年人脑洞大,应该会相信吧?

牵连到自家的未来生活,她不得不慎重地作出让步。其实她这本事和阴阳眼差不多,相信的人极少。

果然,众小伙伴听罢先是目瞪口呆,继而爆发一阵笑声。

“哈哈哈,不会吧?小佑,你妹才五岁,她的话你也信?”那位康同学大笑,“她说过几回啊?准不准?”举个例子呗。

“准,她预测过我外公去世的日期。”见伙伴们不信,罗天佑微急,转而瞪着陈雄,“我不管其他人信不信,你今天必须坐这儿,晚上再回去。”

至少过了死亡时间再走。

“别逗了,思琪她们还在江边等着咱们呢。”结束通话的陈雄激动地看着伙伴们,“她说不想吃周斌订的餐,你们知道啥意思吧?小佑,她在给你机会。”

美色当前,完全不把自己的死亡时间当回事。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管她吃不吃饭?”罗天佑被他的态度气笑了,正想斥责,忽觉有人扯他的衫角。

他低头一瞧,是妹子。

“哥,让那位李思琪姐姐过来吃嘛,你请客。”罗青羽建议道。

她算看出来了,不管李思琪是否喜欢自家大哥,那陈雄绝壁是她的爱慕者。瞧他说起对方时的神态与口吻,用谄媚跪舔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

虽然心疼钱,但一想到自己已经没钱了,等把人哄过来,小伙伴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闹笑话。

于是,罗天佑果断点头,催促陈雄给校花打电话。

事与愿违,那校花的态度十分坚决,让他们要么去钓鱼,要么别再联系。

“八成是周斌怂恿她……”陈雄气愤说。

“算了,不来拉倒,咱们自己吃。”罗天佑无所谓。

“不行……”陈雄犹豫一下,看着罗天佑恳求道,“小佑,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我喜欢呀……”

兄弟一场,难道不该两肋插刀助哥们一把?

“过了今天,你让我怎么帮都行!”

“不行,我听那边的人说,明天她要和周斌去野炊……”关键是,校花的一位闺蜜冲手机嚷嚷,说罗天佑再不把握机会,校花今天就答应周斌的追求。

看样子,他是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可等他见到棺材,一切将无法挽回。眼看他的死亡时间越来越近,老哥仍然希望说服他。

罗青羽不由心思急转,无意识地看看手中的辣鸡翅,忽然心生一计——

“啊,哥,我肚子疼……”手中的鸡翅跌落餐盘中,她一手捂肚子,一手死死拽住老哥的衫角,惟恐被他溜了。

等把老哥哄去医院找爸妈,他插翅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