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我的佛系田园 >第329回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329回

等隔壁恢复安静,安东也走了,神木梨香吩咐女侍应:“隔壁暂时不接待客人。”

罗青羽耐心等待她安排妥当,包间内的闲杂人等退出,然后从外边走进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士。为嘛猜他三十出头?因为他的发际线有些高,发量偏少。

这个年纪的男人女人最多烦心事,或多或少有些脱发迹象。他把一个四方扁平的盒子摆在桌面,等候指示。

“我知道罗小姐是个直爽的人,”和服美女坐姿端庄,温婉笑道,“今天我们就开门见山谈一谈。”

说罢,冲那个男人微微颔首,对方一阵摆弄,妥了,包间的灯熄了,一束光投向里边的墙壁。

原来那盒子是投影仪,映照出来的图像画质清晰感人。

只见屏幕里出现一本年份久远的线装本册页书,书页泛黄,似是古物。影像缓慢翻页,书里的人物动作图案清晰可见。

看了几页之后,罗青羽:“……”

“是否感觉很熟悉?”神木梨香的坐姿一如方才,腰挺得笔直,目光炯炯地盯着投影的画面,“请别误会,这本书的的确确是我们神木家代代相传的秘籍。”

武功秘籍,因上边的字体正是华夏文字,每一个字罗青羽都认得。

“它在我们家流传了三百多年,据祖上记载,我们的先祖在四百多年前到古华夏拜师学艺……”

神木的先祖是一名武士,亦是武痴,他偶尔从别的武士口中得知,在那个遥远的国度有很多武功高手,他们飞檐走壁,无所不能。

他不信,便随着使团历经千辛到达那个国度。可惜,他一直找不到传说中飞檐走壁,无所不能的高手。

不过,由于他是个痴的,觉得这个国度太大,说不定高手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于是,他开启了漫长的寻师之旅。

岁月漫长,渐渐地,他学会了当地的语言,做了当地一名姑娘的上门女婿,生儿育女,直到死都没找着飞檐走壁的高人。

临死前,他把自己的来历和遗愿告诉家中最有学武天分的孩子,让他延续自己的心愿。

武痴的儿子从小在这里长大,听说书先生讲过一些奇异趣闻多半发生在道观、庙宇。既如此,他何不用余生在全国各地的大小庙宇里寻呢?

心动不如行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武痴的儿子在一座小庙里遇到一位前来挂单的和尚……

“和尚?”罗青羽默。

“是,”室内光线暗,谈起先祖的神木梨香语气里有几分怅然,“一位和尚。”

当时,那武痴的儿子被人欺负,是和尚救了他。武痴儿子认为,反正都是学艺,这和尚一看就知道比自己厉害。

三人行必有我师,他便拜了和尚为师,做了对方一名俗家弟子。他一心想达成亡父的全部遗愿,拜师,学成归国,认祖归宗。

那和尚当年收过很多俗家弟子,最出色的有五位。

时光不等人,众弟子尚未学成,和尚要圆寂了,死前给了五位弟子一本书,让他们共同参研,传承百世……那怎么可能呢?每个人都想据为己有,各有私心。

一言不合便开打,一路算计争抢,生生把一本书撕成五份。

武痴的儿子是五人中武功最低的,他担心自己没完成父亲的遗愿便死于秘籍之争,索性不要了,拿着手中的残本辞别母亲和兄弟,成功返回父亲的国家。

他根据父亲给的信息寻到父系亲族,延续至今。

“另外四位弟子的后人我们已经找到,并且大家相聚过,切磋过。本以为我们五人合一便是秘籍的全部,没想到……”

没想到,她姐弟二人无意间碰见梁展博在练习室打了一套拳。那套拳的大部分招式和他们五家的相似,小部分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莫非祖师爷给他们先祖的那本书,其实又是一部残本?!

罗青羽:“……所以你们试探我爸的功夫?”

灯亮了,那个男的退了出去。两人适度一下亮度,重新面对面坐着。她俩容貌俏丽,一个姿态端庄,气质柔美隐含刚毅;一个身子歪坐,恣意散漫,无法正形。

“是的,”神木梨香微笑点一下头,“同时也调查过令兄和罗小姐本人,如果先祖仍在世,他们肯定很高兴。因为他们要找的飞檐走壁的高手,我们找到了。”

“哦?,愿闻其详。”罗青羽略讶。

“罗小姐何必谦虚,你有一段视频曾经引起热议,网友认为你在荷花塘里跳舞是吊了威亚。实际上并没有,如果我们没看错的话,你用的正是传说中的轻功?”

罗青羽:“……神木小姐好眼光,相信你们也能做到。”

她的确会轻功,跃入荷水塘跳舞那次顶多称为跳跃。只要勤加练习,普通人也做得到。

“确实如此,但不像你那么轻松。”神木梨香谦虚道,微笑建议,“罗小姐,不如找个时间,我们五位弟子的后人和你与令尊见上一面?说不定我们是同门。”

“不用了,”罗青羽遗憾的摆摆手,“我爸最讨厌日本人。”

神木颇无奈,尝试建议,“你出面说情也不行?”

“不行。”对方坦诚,罗青羽也不拐弯抹角,“如果你们是为了那套拳法,大可不必找我爸。他是半路出家,学的也不多。”

“哦?没有书籍之类的留下?”

“没有,我直接告诉你吧,他的功夫是跟一名道士学的。”

“道士?”神木蹙眉,“难怪你方才听到和尚那么惊讶。”

罗青羽点点头,把经过全家同意的那段借口当成趣事告之神木,“那是我小时候的事了……”

有些事说多了,连自己都信以为真。

“……所以我爸学了几招,全部教给武馆的学生。你们若想学,大可以向那梁展博讨教。”

“令尊……真的只学了几招?”神木半信半疑,“罗小姐,请相信我们十分真诚,没有恶意,纯粹是为了追溯根源,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祖师是谁吗?”

“不想,我家才学几招,连入门都不算。”罗青羽坦然道,“你们神木家财大势大,衣食无忧才有心思寻根源。像我们这种升斗小民,能活着就不错了。”

神木不解道:“据我所知,你罗家并不穷。”

“欲.望无穷无尽,我连车都买不起。”精神贫农,有了车又要房,有了房又要买别墅,一辈子穷下去。

“车很便宜,要么我们送你一辆?”

“我怀疑这是侮辱。”

“……”

明白了,她就是不想跟五位弟子的后人一起寻找家传武术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