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修真小说 >从当战神开始 >第509章 国棋手!!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509章 国棋手!!

高洋当场傻眼。

实际上,他哪里认识什么帝世天的身边人?

只不过是因为起了诡心,不仅想财色双收,还想将之前受的耻辱尽数给还回去,才抬出帝世天。

毕竟,那位可是南境的王。

而原本,他也以为面前这个家伙在听到帝先生的名号后,会直接吓的主动将钱和女人送上,毕竟以帝先生的名头,足以让无数人闻风丧胆。

哪成想,这个家伙竟然没有半丝惶恐!

只不过现下谎已经编了,自然就要一路编下去了,不然被看出端倪,等待他的就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想了想,他怒指帝世天喝道:“你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帝先生的身边人,也是你这种角色想见就能见的?”

“我告诉你,类似你这种暴发户,别说帝先生了,就我那朋友都不知道替帝先生宰了多少,奉劝你最好别不识趣,当心将来人头落地。”

说到最后,他又横了帝世天一眼,并主动拿起棋子走了一步,这下更是连征求帝世天的意思都没有。

“我好像,还没答应。”

帝世天笑咪咪的看着他说了一句。

然而,高洋并不予理会,甚至又将台面上的那张五十亿支票,不留痕迹的装进了西服口袋中。

见状,帝世天气极反笑,“呵!你一来就不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带有目的性的针对于我,不仅如此,我的反击在你们眼中反倒成了仗势欺人。”

“我这人,向来一言九鼎,只可惜尔故作聪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现在我倒是想问问你,一,我并未应战,你擅自开局是为何意。”

“二,你未经过我本人同意,将支票收入囊中又是何意?希望你能解释一下,免得等下我一误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让你们难以下台。”

高洋:......

“哈哈哈!”

听了这一番话,高洋忍不住对帝世天投去了看傻子的目光,“你没答应?可我已经听到你答应了,另外,这钱迟早是我的,早拿晚拿有什么区别吗?”

“挺有自信。”

帝世天也不再耽搁,一笑之后直接拿棋下了起来。

田姓老者等人此刻还是一头雾水,一场简简单单的斗棋,怎么把帝世天那种神人给扯了进来?

不等他们多想,此刻场中的局势已经将他们的目光彻底吸引,“好生厉害的棋术,竟每步都拿捏的如此到位?”

高洋不愧是松山棋社的招牌,一身棋术再他们几人看来,简直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顶峰境界。

“但凡,你开始有点自知之明,又何须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是贱骨头,不一次打狠你不知道怕!”

局势明白,高洋完全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

“桀桀桀。”

而见到这一幕,马景顺更是冷笑不止。

等下,打断你四肢,看你这臭小子还拿什么狂!

不过就在他们胜利在望的时候,帝世天身上的气势突变,其周身方位流动的恐怖气息,更是让众人嗅之心惊,仿佛闻到了掺杂着硝烟的血腥味。

这......

几人脸色狂变。

瞩目望过去,只见他端正而座,始终风轻云淡。

轰!

他一抬手,渡河卸阵,长枪直入!

再一抬手,横刀立马,万夫莫开!

“不,这怎么可能!”高洋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棋局,两步,竟然两步就捣毁了他精心布置的杀局,这简直不可思议,难以理解!

“难以接受事情的人,总是喜欢将不可能之内的字眼挂在嘴边,而这类人,往往都是失败者。”

帝世天微微一笑,其后将手中的兵,缓缓推至红棋大帅所在的位置,而当这一子彻底落定之后。

场中,以帝世天为中心,突然震起层层余波。

咔!

偌大的石墩,刹那间裂纹密布。

反观棋盘,依旧毫发无损,只是那占据帅位的小兵,在这一刻格外的显眼,让人触目惊心。

尼玛!

马景顺一张老脸变的剧烈抖动,这是什么*棋术?

心计,竟如此之深!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竟然也是一名修行者,且看这修为,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他之下了。

至于当事人高洋,此刻整个人就跟见了鬼似的,他竟然在棋道上,被一个年轻人如此轻易的打败了?!

不!

他刚想说什么,就听帝世天道:“先把支票拿出来,然后,咱们再来一并清算,你们诺下的账!”

“不可能!”

高洋一拍桌子,怒目圆瞪道:“你这个狗东西一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不然你怎么可能赢我?再说了,老子是帝先生身边人的朋友,你这头教不聪明的猪,你凭什么敢赢我?!”

“难道不懂得借此机会将好处给老子尽数交上来吗?”

“没错!”

马景顺也是挪上两步,只不过正当他准备训斥帝世天的时候,耳朵突然一震,再看面前的高洋,已经如同一条死狗被帝世天摁在石墩上。

血,顺着方才的裂缝,开始扩散。

缓慢,却越来越美,也,越来越让人心惊肉跳。

“你个狗东西,竟然刚对老子动手?”

高洋当场暴怒,随即直接命令保镖不必留情。

然,就在保镖准备大逞威风的时候,始终不曾被关注的雷狂,就那么轻轻的摆了摆手,数名保镖当场就感觉胸口被火车撞到了一般,然后瞬间飞出去几十米远。

做完这一切,雷狂又挑挑耳朵,“一群跳蚤,也敢在先生面前张牙舞爪?”

高洋:......

马景顺:......

两人尽数傻眼,尽管是有着三重天修为的马景顺,此刻也只是抖着发白的双唇一声不吭。

这一手,怕是得五重天的强者才能做到如此轻松吧?

高洋彻底傻眼,哆哆嗦嗦半天道:“你放开我,上一把我没调整好状态,有种咱们再来一把!!”

帝世天无动于衷,摁着他脑袋的巴掌力度不断加大;

“善棋者,方行正道。”

“棋,不是尔用来炫耀的手段,更不是尔用来谋利的工具。”

“当年,我曾与三个真正的棋道大师有过切磋,在他们的身上,拥有善棋者真正具备的势和念,而在你的身上,我连半点一个大师的样子都没有看到,你想知道,人们称他们叫什么吗?”

“你放屁!”

年方二十几的高洋,如何受得了其他同辈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指指点点,故此直接不屑的道:“老子身为松山棋社的总教官,一身棋术周边几城堪称无敌,你说老子没有大师的样子?”

帝世天答非所问,“他们叫国棋手!”

“什么?!”

刚刚还自觉十分了不起的高洋,包括马景顺在内,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无一不是心头剧颤。

那种震惊过度的情绪,无法言喻。

但毋容置疑,这一刻的他们,比先前见到帝世天掏出五十亿时,还要震恐数倍,乃至数十倍。

只因。

国!棋!手!

这三个字,足以让任何一个棋道中人,都为之仰望且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