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无敌战神萧尘 > 第五百一十章:请,帝禹之力,降临!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体 黑体
字体大小:
+ 16 -
页面宽度:
+ 1000 -
【章节报错】

第五百一十章:请,帝禹之力,降临!

斩天之剑,乃是数千年前,龙渊始祖举全族之力,铸造出的一件神兵。号称可以诛仙弑神,开天辟地。

相传剑成之日,血雨滂沱整整八十一天,天地间鬼哭神嚎,仿佛末日降临。

就算是帝禹。也曾经评价它为,天下第一剑!

数千年的封印,宝剑蒙尘,如今一朝重现世间。

嗡嗡嗡!

萧尘感觉,那柄剑中,像是有剑灵存在。此刻激动之下,整把剑都剧烈颤鸣了起来,发出阵阵剑吟。

而持剑的。则是一名中年男子。

他身材魁梧,面目威严,长相和嬴无界有七分相似。赫然便是嬴无界的父亲,龙渊族当代的族长。赢统。

看到他的瞬间,嬴无界顿时大喜了起来,“父亲!“

他的身体连连后退,一直退到那中年男子的身旁,才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其他的龙渊族人,也是纷纷向着赢统看了过去,“族长!“

“太好了,是族长出关了。“

尤其是,看到赢统手中那柄剑的时候,他们更是眼中精光暴涨起来,“斩天之剑!斩天之剑真的破封了!“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龙渊。从今以后,这世间谁能挡得住我龙渊崛起?“

所有的龙渊族人,全都是心中狂喜。

数千年的等待,数千年的期盼。

终于!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只要有斩天之剑在,区区萧尘,算得了什么?在斩天之剑下,不过是一剑的事情罢了。

而萧尘,则是看了古镇天一眼。轻轻一挥手,九鼎之力涌入古镇天的体内。这才终于将斩天之剑的残余剑气,给压制了下来。

同时,萧尘有几分凝重地向着斩天之剑看去。

这柄剑,的确十分不凡。

萧尘能够感应出来,这柄剑中所蕴含的力量,已经超越下界所能允许出现的力量极限了。绝地天通之后,由于天地封印的存在,这样的力量是要受到压制的。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斩天之剑的特性使然。即便是天地封印,竟然也压制不住它的力量。

这,简直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算是帝禹神力,或者当初西方圣廷的圣王,借来的诸神之力,也要受到压制啊。

正在萧尘想着的时候,赢统终于开口了,“我当是谁,原来不过,是一个拥有九鼎印记的小小贱民,也敢来我龙渊撒野。“

“你。问过我手中的,斩天之剑了吗?“

铿!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手中斩天之剑一横,宛若凌霄剑吟。

之前已经绝望的龙渊族人,全都是满脸冷笑地看向萧尘,之前他们有多绝望,现在就有多得意。

“斩天之剑,很强吗?“萧尘却是摇了摇头,他向着赢统看了过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根本没能彻底破开此剑封印吧?“

从刚才一剑的威能看来,这斩天之剑强则强矣,就算是萧尘也绝对挡不住。

可,却还远远没有达到,传说中斩仙弑神,开天辟地的程度。

“哼!“赢统冷笑一声。“告诉你也无妨。斩天之剑,虽然只是解开了一层封印,只能发挥出全盛状态下,最多一成的力量。可杀你。却足够了。“

“而且,既然封印已经松动,被我破开一层。那么后面的几层封印,只要再给我一些时间,破之不难。“

萧尘笑了,“你也说了,是再给你一些时间。可你以为,我会给你时间吗?“

一边说着。萧尘的眉宇之间,一边散发出滔天煞气,“今天,就是你们龙渊族的末日!“

萧尘松了一口气,既然斩天之剑尚未完全破封,那就并非无敌。

“朱雀,现身!“萧尘断喝一声,暗中跟随萧尘的朱雀。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背上的拜将台,被萧尘一卷,就摆在了萧尘的面前。

面对斩天之剑,就算是萧尘,也不敢有半点小觑。恐怕唯有拜将台,才能够与之抗衡了。

所以萧尘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动用底牌。

他盘膝而坐,心念一动,六块残卷直接悬浮在周身。

随着六块残卷上面,光芒大盛起来,萧尘陡然陷入一个奇异的状态中。即便身处龙渊之内,也能够看到外界天地中,出现一道巨大的封印。

刺啦!

而此刻,封印陡然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嗡嗡嗡!

同一时间,萧尘面前的拜将台。陡然不断颤鸣起来,上面土黄色光芒暴涨,一道巨大的虚影,从其中显化出来。

萧尘长身而起。一步踏出,直接就和那道身影融合在了一起。

弯弓,搭箭,弓成满月。

咻!

一道光箭。陡然破碎虚空,向着赢统激射而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转瞬。

赢统看到萧尘竟敢主动进攻,顿时怒极反笑起来。“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不自量力!“

他手中的斩天之剑,根本没有任何花哨,直接一剑斩出。

轰!

萧尘那道无坚不摧的光箭,当初一箭诛杀十二尊西方神明。可如今,刚一碰到斩天之剑,竟然刹那光芒黯淡,湮灭而尽。

不是对手。

不是拜将台之力太弱,而是斩天之剑的威能太强,乃是一件遭天妒的至宝。哪怕只是一成之力,也无可抵挡。

看到这一幕,龙渊族人全都是大喜起来,“这就是斩天之剑的威能吗?“

“我龙渊崛起有望了!“

就算是他们,也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斩天之剑的威能。

嬴无界满脸狞笑地看着萧尘,“可惜啊萧尘,你终究是没能杀得了我。倒是你,马上就要死了。“

而赢统则是满脸不屑地看着萧尘,“这就是所谓的帝禹传人?蝼蚁一般。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斩天之剑吧!“

说话之间,他手中的斩天之剑,直接狠狠向着萧尘斩下。

咻!

这一剑斩下的瞬间,分明还没有落在身上。可萧尘感觉自己的身体和浑身精气神,都要完全崩溃了一般。

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瞬间笼罩全身。

可萧尘岂会如此轻易认输?此刻牙关紧咬,低吼一声,“请,帝禹之力,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