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夜夙离洛清 >第七十七章 有伤风化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七十七章 有伤风化

“你倒是想得美,人家公子能看上你这个黄脸婆,回家洗洗睡做白日梦去吧!”

“这姑娘有些眼熟啊,好像是尚书府的千金,尚书府千金有多刁蛮你们都听说了吧,啧啧啧...小公子看上她有的苦吃了!”

“大白天的,男女之间拉拉扯扯,真是有伤风化!”

并未关注众人兴奋的言语,楚齐搓了搓手臂,莫名觉得有些冷,而这低气压的来源,貌似是从他身边传来的?!

垂眸看着身旁的小夙离,“你冷不冷?”话落,见他紧盯着某处,微沉着小脸看不清情绪,黑眸中似有黑雾弥漫...

而后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惊呼,“主子?她又招惹桃花了?”

楚齐咂了咂嘴,就听一道软糯低沉的嗓音传来,“听你的语气,她招惹上桃花不是第一次?”

“对啊。”楚齐并未察觉到身旁的异样,“说来也奇怪,主子这人明明清隽的很,却总有数不清的男女往身边凑,桃花运着实让我这个属下艳羡的很呐~”

话音未落,他缩了缩肩膀。

更冷了...

这边,木念薇身形微颤,面上布满了惊慌。

这怎么可能?!她灵师境的修为根本挣脱不开他的禁锢。

洛清红唇微启,“下等人这三个字,我觉得和现在卑微的木小姐你非常相配。”旋即忽略了她愤恨的目光,扬手一个巴掌甩下。

“你放肆!”木念薇捂着脸侧,失声惊呼道。

她樱唇微启,还想说什么刁钻的话,脸的另一边又挨了一掌,那力道让她身形一晃,险些被掀翻过去。

三下,四下,五下...

几道掌风打的木念薇无法还手,口齿不清的呜咽着,秀丽的小脸上有几道清晰的巴掌印,青红一片,调色盘似的精彩,精美的发饰也散落在地。

众人被这惊人的反转吓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得不说这位公子真是...好胆识!真是大快人心哪!

洛清不紧不慢地收了手,唇角勾着无害的笑意,“现在,更是连下人都不如,沦为畜生界了。”

“你...你给本小姐等着!”木念薇口齿不清地丢下这句异常凶狠的话,捂着一张红肿过分,残留着泪痕的脸飞快跑开了。

她发誓!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主子!”楚齐喊了一声。

洛清侧身看向走来的两人,眉梢微挑,“你们怎么在这?”

小夙离走到她身前,从怀中掏出手帕在她左手上擦了又擦,小手包裹住她掌心,直到全是他的气味才肯罢休。

洛清愣了一瞬,这是她方才打木念薇巴掌的手。片刻后恢复如常,并未在意他的举动。

“还不是这位小祖宗。”楚齐心底十分憋屈,他扬声长叹道,“你才出去没一炷香的时辰他就要找你,下次看孩子这种事交给叶菀就好了!”

这个小魔王谁沾谁倒霉!楚齐翘起打量了小包子一眼,这句话没敢说出口。

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在被他阻止出府后,面无表情地说了句,“你觉得她若是知道你欺负我会怎么做?”

威胁!这绝对是红果果的威胁!偏偏这是主子下令要保护的小子,他还得罪不起,便找了个地方藏身。

结果藏了几次都被这小魔王找到。

最后躲进了莲花池里,被这小子拿棍子戳了出来...还是一下就命中的那种...

绝对的血泪史!

“小包子,在府里有没有乖乖的?”洛清捏了捏小包子的肉爪。

“嗯。”小包子重重点头。

楚齐:“......”听听,这是人话吗?

回府后,洛清看着掌心中闪烁着光亮的传音石。

玄幽的声音传来,“清丫头,温柯那老古板说你在他那定了上百件灵器,丫头你说实话,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那可是足足百件灵器啊,就算皇室也没这么大的阵势。

“没有,这些都是给手下防身用的。”

她话音刚落,那边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老古板还跟为师夸你悟性好,有炼器天赋,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他打得什么鬼主意!”

“他一撅屁股老夫就知道他拉的什么屎,哼!还想跟老夫抢徒弟,门都没有!”

“老夫就是随便捡个徒弟回来,那也是天才中的鬼才。”玄幽说着顿了顿,“那个,乖徒儿你肯定没有答应他对不对?”

随便捡...洛清轻咳了一声,“没有,顺便提醒一下,我不是你捡的。”虽然很不想用“捡”这个字眼。

“哦,为师差点忘了,凌云他这次会以西陵七皇子的身份赴宴东耀皇帝的寿辰。”

皇帝寿辰就在明日,王氏早早便派人去罗袖坊取了做好的新衣裳,从丫环手里拿过衣裙,“莹儿,你快看看这件千水裙如何?”

烟笼梅花千水裙,腰间绽放着点点红梅,一直延伸到裙摆,晶莹透彻,如雪月光华倾泻于地。

“这是浮光锦?”洛雪莹欣喜地看着她,“这么珍贵的料子贵妃娘娘手上也只有两件,娘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氏笑了笑,得意地勾唇,“这倒是多亏了柳氏那贱人。”

柳怡柔生前除了丹药之外,还精通经商之道,名下有几处格局不小的商铺,如今都落入了她手中。

因此,得到一件浮光锦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

“陛下的寿宴上除了各地权贵,还有其它三国的皇室子弟,莹儿你穿浮光锦出场,定会惊艳四座!”

王氏捂唇笑了,“到时不光是太子殿下,不知还有多少品相不凡的贵公子倾心于你!”

“娘你不要胡说。”洛雪莹面容羞赧,嗔怪道,“女儿只喜欢太子哥哥一个人,至于其他男子,就算实力脱俗又如何?根本及不上他半分。”

**

张嬷嬷脖子梗的通红,盯着睡眼惺忪的某女,深吸了一口气。

道,“大小姐,这是罗袖坊的衣裳,夫人特意派老奴送来的。”

她是奉夫人命令来给这小贱蹄子送衣裳的,结果被她的手下硬生生拦在门外晾了两个时辰!说什么主子在午睡不能惊扰。

笑话!一个废材而已,竟还端起架子来了,她可是夫人身边的人,这件事若是换做三小姐,定不敢如此怠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