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九龙圣祖 >第1945章 不想再杀我了?
阅读背景:
字体:
雅黑宋体楷体黑体
字体大小:
+16-
页面宽度:
+1000-
【章节报错】

第1945章 不想再杀我了?

“收!”
约莫过了数息的时间,云笑左手一握,再然后口中发出一字轻喝声,当这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宋连山陡然发现自己体内的剧痛倏然一松,剩下的只有舒爽无比。
“现在你能按照我的命令行事了吗?”
云笑面无表情,口中的冷声却是让得一旁的易多情身体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忽然发现,场中局势,似乎已经掌控在那个粗衣少年的手中。
“我……我……我杀了你!”
然而就在云笑信心十足的时候,宋连山眼眸之中却是狠光一闪,连续我了两遍之后,直接是朝着云笑猛扑而来。
看来宋连山是真的不想杀易多情,这和背叛苍龙帝宫也没有什么两样,而且有可能以后都要在云笑的控制之下活着,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想来宋连山想趁着这个不再痛苦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云笑给击杀,到时候自己体内的寒毒无人引导,自然是不会再爆发。
至于苍龙帝后的通缉令,虽然带回去一个死人,没有带回去一个活人的功劳大,但在这个时候,宋连山无疑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以云笑的聪慧,怎么可能不明白宋连山的打算,听得他冷笑一声,声音之中充斥着一抹不屑的嘲讽,这个老家伙,看来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啊。
“跪下吧!”
云笑再次发出一道轻喝之声,然后右掌反手下压,那刚刚扑身而来的宋连山骤然一僵,然后无力从空中掉落,正好是双膝着地。
“啊!”
下一刻,易多情耳中就再次听到一道惨嚎之声将出来,,让得他心惊肉跳,暗道这种可以随心意控制发作的剧毒,简直是可畏可怖。
想到这些东西,易多情心中对云笑杀意依旧,但是脚下却不动声色地朝着外围移动了数丈,似乎是在给自己寻找一些退路了。
那个粗衣少年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这心智却是太恐怖了,就算此刻重伤未愈,竟然还能将至圣境强者宋连山弄得苦不堪言。
那可是至圣境强者啊,就算宋连山在苍龙帝宫只是垫底的至圣境强者,却也远远不是易多情这些年轻一辈能望其项背的。
说实话易多情对云笑真是生出了一丝悸意,他相信自己要再留在这里,说不定等待着自己的就是身死道消。
“停!停!云……笑,我……我听你的!”
就在易多情脚下移动,想要脱离这是非之地时,痛得满头大汗的宋连山终于是坚持不住了,听得他有气无力地开口,声音之中甚至是蕴含了一抹求饶之意。
或许宋连山并不怕死,一刀将他杀却绝不可能让他妥协,更不要让他背叛苍龙帝宫去杀易多情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比死还要痛苦百倍,在寒毒爆发出来的时候,宋连山就算是想要自绝而死都做不到。
而被别人杀死和自己自杀却又是两码事,宋连山好不容易将脉气修炼到至圣境层次,绝不甘心就这么莫名其妙死在寒毒之下,他还有很多的大事未做呢。
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宋连山相信留得这条性命,将来未始没有翻盘的可能,这就叫做忍辱负重。
“不想再杀我了?”
听得宋连山的话语,云笑似笑非笑地反问了一句,问得前者心惊肉跳,不过却是感觉到自己体内寒毒的肆虐,已经变得缓和了几分。
“不敢!不敢了!”
这个时候的宋连山又怎么可能再敢强项,连忙摇头否认,经过了刚才那种痛苦之后,便算是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对云笑动手啊。
“那让你去杀了那易多情,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云笑脸上笑容依旧,伸出手来朝着已经退出老远的龙学宫天才指了指,而此言一出,宋连山的眼眸之中,登时投射出一抹精光。
与此同时,宋连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寒毒已经一扫而空,脉气渐渐生出,片刻之间已是重新恢复了至圣境强者的实力。
嗖!
这边二人的交谈,还没有走得太远的易多情脸色不由大变,但他毕竟是龙学宫第三天才,在这一刻当机立断,不再掩饰自己的动作,直接一个闪身便是腾空而起。
“哪里逃?”
已经打定主意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宋连山,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让易多情轻易逃掉呢,听得他口中一道大喝声发出,下一刻直接是出现在了易多情的身前。
宋连山清楚地知道身后那个粗衣少年是如何的狠辣,要是自己不依言而行的话,恐怕连死都会变成一种奢望,承受过两次之后,他是绝不想再承受第三次那样的痛苦了。
以宋连山的实力,施展起空间之力来简直如鬼如魅,易多情都还没有掠出多远,前边便是多了一道熟悉的苍老身影,让得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宋……宋老,我乃是龙学宫第三天才,你……你不能杀我!”
到了这个时候,一向傲气十足的易多情,才真正变得惊慌起来,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一朝被同为苍龙帝宫的特使逼到如此绝路之上。
易多情知道自己化玄境后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是宋连山一合之敌,因此也只能是将身后的龙学宫搬出来了,试图以这种背景,来震慑得宋连山不敢动手。
先前说过,龙学宫虽然隶属于苍龙帝宫,却是相对独立的一个部分,除了苍龙帝身兼龙学宫宫主之外,其他长老都不能轻易插手。
龙学宫年轻一辈天才就算是还没有修炼到最高的境界,但他们的前途却是不可限量,很多的苍龙帝宫长老,都是从龙学宫一步步走上来的。
如果是在以往的时候,宋连山绝不会轻易得罪龙学宫排名靠前的天才,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摇身一变,变成自己的顶头上司。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些龙学宫极有潜力天赋的天才人物们,修炼速度极快,而眼前这易多情,无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为了自己能够活命,或者说不再遭受那种极致的痛苦,宋连山真的是顾不了那么多了,身后那个粗衣少年可是狠着呢。
“易少,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太多痛苦的!”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不得不动手的时刻,宋连山也不会有丝毫拖泥带水,听得他口中轻声发出,易多情不由脸色大变,因为他知道对方是不会再顾忌龙学宫了。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就算是面对一名至圣境的强者,易多情也不会就这么束手待毙,只见他一道暴喝声传出,再然后浑身的气息都是有了一个暴涨。
虽然此刻的易多情并没有成功突破到化玄境巅峰,却也和先前的气息大不一样,以云笑的见识,自然能感应到此刻的易多情,是催发了自己的祖脉之力。
只不过这个龙学宫天才的祖脉之力,比起云笑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也没有能让他在化玄境这个大阶之内提升一重小境界。
“没用的!”
感应着易多情暴涨的实力,宋连山却是连脸皮都没有抽动一下,听得他口中三字轻声发出,然后一只巨大的脉气掌印,已是朝着易多情当头压下。
轰!
当一切云开雾散之后,场中已经是再没有了易多情的身影,因为其整个身体,都被宋连山这强力的一掌,给生生轰成了血雾。
既然决定要动手,那宋连山就不会再有丝毫的怜悯之意,也是为了不留下一丝半点蛛丝马迹,他甚至是连易多情的一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作为至圣境的强者,宋连山全力出手之下,区区一个化玄境后期的易多情怎么可能抗衡得了?那催发的祖脉之力,也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除了一条纳腰从空中掉落之外,场中已经没有了易多情的半丝气息,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魂俱灭,可见这个帝宫特使心性之狠辣果决。
“云笑,我已经照着你的话做了,现在可以给我解毒了吧?”
做完这一切的宋连山,脸色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见得他伸手将那条纳腰吸到手中,然后便是转过头来,盯着云笑阴郁地问声出口。
只是宋连山似乎是忘了,以对面那粗衣少年心智之妖孽,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给他解毒,那不是将自己置身于死地吗?
云笑此刻的战斗力,比起刚死的易多情都有所不如,要是真的面对一个至圣境强者宋连山的攻击,恐怕下场也不会和易多情有什么两样。
就算宋连山曾经立下过天劫毒誓,说不会伤害云笑,但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想要和他同归于尽,以此刻宋连山的状态,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一时之间,这片大元山的山间密林之地,便是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只留下一些淡淡的血雾在空气之中飘荡,渐渐化为虚无。